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8章 不會虧待他

-

徐凡甚至都能感覺到白朝露的憤怒和不甘心了,真的,因為此時此刻,兩人身無寸縷,他正抱著白朝露呢。

但他此刻並冇有把心思放在這無暇的身子上,而是一臉的震驚。

不管怎麼說,白朝露和那兩人也算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吧,為了家裡的財產,他們居然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來!

此時此刻,徐凡終於能理解白朝露為什麼要想方設法的上位了,因為隻有鍊鐵廠的廠長或者總經理,纔有能力去撼動下遊那些鍊鋼廠,讓某些人得到應有的報應,拿回原本屬於白朝露的東西。

白朝露的腦袋枕在徐凡的手臂上,徐凡甚至能感覺到她的淚水滴落在自己的手臂上。

很快,她聲音顫抖的道:“當時我甚至連給我媽辦身後事的錢都拿不出來,或許是心裡愧疚吧,那個當初做了假DNA化驗單的醫生給了我三萬塊錢,讓我安排了我媽的後事就離開青柳縣,還叮囑我彆再回來了,說我鬥不過他們。

“可大學畢業後,我幾乎冇有猶豫就回來了,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一定要讓他們後悔莫及!”

“這些事情,憋在我心裡好久了,今天終於說出來了,感覺輕鬆了好多。

“小凡,你回去吧,幫我把燈關了,明天早上起來後,就把剛纔我們做的事情忘了吧,留在心裡當個念想。

“以後如果看到我和廠長或者某位股東曖昧的話,也請你不要看不起我.....”

徐凡愣住了,原來,他們兩都有必須回來的理由。

他為了感恩,白朝露為了報複.....

可知道了這些又能怎麼樣的,他除了沉默,還有什麼能力去幫助白朝露呢?

下了床後,徐凡又看了一眼白色床單上那朵綻放的紅玫瑰,緩緩拉過被褥遮掩住那傲人的嬌軀,然後心情沉重的關了燈,關了門,離開了白朝露的租房。

本來遇上這種好事情,他應該回味無窮,應該特彆開心纔對,可現在,他的心情為什麼這麼沉重呢。

毫無疑問,這一晚,徐凡註定無眠了。

與此同時。

縣裡人民醫院,孫啟文一身筆挺的警服走進了病房。

裡麵,一個三十七八歲的男子正在一邊削蘋果,一邊和許芳小聲交談著,他長著國字臉,看到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的女兒,那威嚴的臉上不時地浮現出一絲怒意。

看到孫啟文進來了,剛剛還在發呆的美少女頓時來了精神,連忙詢問道:“孫大哥,找到他了麼?”

孫啟文先是看了一眼緩緩放下蘋果的男子,然後才輕聲道:“找到了,那個見義勇為的人名字叫徐凡,在鍊鐵廠上班,目前擔任人事部組長一職,他是青柳縣黃龍鎮蓮花鄉蓮花村人,十歲父親出車禍過世,母親賣了家裡的土地跟著彆的男人跑了,是他的哥哥綴學打工供他讀書。

“上大一的時候,他哥哥被工地上高空墜物砸中腦袋,當場死亡,然後是他嫂子供他上大學。

“大二的時候,她嫂子在鍊鐵廠裡麵工作期間,因為起重機出問題,被鐵塊壓斷了雙腿,拿了賠償後全部給了徐凡上大學,並對徐凡撒謊說她已經改嫁。

“徐凡是省城一流大學管理係高材生,畢業時省城很多大公司向他提出邀請,但他都婉拒了,回到了青柳縣,冇猜錯的話,因該是為了照顧他嫂子一家.....”

“今天晚上他下班後路過人工湖,這才碰巧救了你們。

這番話說出來,美少女羅小蔓直接就眼眶通紅了。

就連那位在青柳縣官場上見慣了大風大浪的縣委書紀羅天成,臉上都浮現出一絲動容。

看著眼眶通紅的女兒,許芳連忙安慰道:“小曼,彆難過,他是我們家的恩人,又在鍊鐵廠上班,媽一定不會虧待他的。

這番話要是彆人說出來的話,或許還有一定的水分,可從許芳口中說出來的話,那基本上就是板上釘釘子的事情了。

因為,許芳正是青柳縣鍊鐵廠最大的股東。

羅天成點了點頭,這纔開口道:“這樣吧小孫,找個機會,安排他跟我見一麵,要不是他的話,我們這個家就完了。

“對了,橡皮艇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了?”

青柳縣公安局副局長,在這裡也也隻是被換做小孫而已。

孫啟文連忙開口道:“按照許董提供的線索,我們把橡皮艇打撈起來仔細檢查過,確實是有人動過手腳的,先用刀子劃破,然後以肥皂堵上缺口,泡在水裡時間長了,肥皂就化了,橡皮艇就會漏氣。

“眼下,那個人已經被我們控製了,是去年被您免職並且送進監獄的那個人的弟弟,因為那個人被查,連帶著他的物流公司也倒黴了,他欠了不少錢,東躲西.藏,一直在找機會伺機下手。

“羅書記,按理說,這青柳縣知道許董和小曼是您妻子和女兒的人冇幾個,他既然知道,肯定還有同夥,我已經吩咐人好好審問了,勿必將這些人都揪出來.....”

羅書記輕聲道:“按照正常手續來處理,不能公報私仇,更不能濫用職權。

兩年前的青柳縣,官場上說實話那叫一個烏煙瘴氣啊,買官賣官這些事情早已經司空見慣了,甚至有些人還充當起了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但是這種情況,因為羅書記的到來被徹底改變。

兩年來,羅書記罷免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乾部,去年年底的時候,一位副縣長都被收拾了,連帶著下麵的好幾個乾部,以及相關企業,公司,都被連根拔起。

也正是因為這樣,羅書記得罪了很多人,所以一直以來,羅書記的妻女從來都不公開露麵,生怕被人報複。

可以這麼說吧,整個青柳縣,知道許芳是鍊鐵廠董事長的人很多,但幾乎冇有人知道她是羅書記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