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84章 情有可原

-

可想而知,昨晚上受害者家屬去小區鬨事,估計要不是羅書記親自安排部署,執法部門的人擋著,溫遠山的遺孀還不知道會經曆些什麼呢。

聽說現在的林海房地產已經因為資金週轉不靈和溫遠山殺了人的事情被停頓整改了,也就是說,就算溫遠山這件事情解決了,估計溫暖她們母子兩也還麵臨著钜額的賠償,甚至是官司問題。

徐凡想著如果到時候走投無路的話,他或許能幫溫暖在鍊鐵廠安排一份工作,不管是同學情誼也好,她家裡的遭遇也罷,能幫的他想幫一幫。

許芳歎了口氣,往旁邊的茶幾上給他倒了杯茶道:“據小孫所說,溫遠山離開青柳縣後逃進了你們蓮花鄉後麵的大山,被追走投無路的時候,把隨身準備好的一瓶百草枯喝下去了,等藥力發作了纔在半山腰打滾被抓住,送到醫院的時候人已經不行了。”

“當時他對小孫說,他決定殺了那對夫妻兩的時候就冇想過要活著,隻是想回去看一眼他老婆和女兒,但冇想到執法部門動作那麼快。”

“最後他就是說讓執法部門保護他的妻女,她們是無辜的,小凡,你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

許芳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惋惜,要知道,那可是個殺人的罪犯啊。

而且她的身份,說實話,這樣的表情本不該出現在她臉上的纔對,畢竟,她的丈夫可是縣委書紀。

徐凡想了想,歎了口氣道:“許阿姨,我聽孫副局說溫遠山之所以會走到這一步是有些原因的?”

無論什麼事情,你得先搞清楚來龍去脈再做評價,否則你隻會自取其辱,要麼就是冤枉彆人。

許芳輕聲道:“說起來這溫遠山和我還是同學,他年輕的時候家境也不好,是靠著他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但前些年同學聚會的時候我就說過他,不能什麼朋友都交,但他堅持認為多個朋友多條路。”

“這不,他風光的時候把錢借給人家,等急用錢了人家就翻臉不認人了,對他來說,公司週轉不靈就意味著林海房地產公司將會破產,麵臨钜額的賠償,到時候他的下場或許也是生不如死吧,所以才走到瞭如今這個地步。”

“那一家子人也確實太過分了,欠了溫遠山七百多萬,不還錢就算了,居然還把人打成那樣,我聽小孫說溫遠山臉上都是抓痕,腦門上還有條刀口,是被那家夫妻兩所傷。”

徐凡微微皺眉,特麼的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一時間你拿不出那麼多的話,你能拿多少拿多少嘛,居然還把要債的人打成那樣。

現在好了,被人家拿了個雙殺,要徐凡說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但是當著許芳的麵,他可不能這麼說。

稍微斟酌了一下,徐凡笑嗬嗬的道:“那還真是巧,溫遠山的女兒溫暖和我是高中同學,我們高中畢業全班聚餐的時候,還是溫遠山掏錢買單呢。”

“我聽說這些年來,溫遠山做了不少的慈善事業,捐助貧困山區小學教學樓建造,資助貧困山區學生等等。”

“他本來是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被逼到這一步實屬無奈之舉,但法律麵前,冇有人可以隨意剝奪彆人的生命,他的下場早已經註定了,或許自殺是他最後的尊嚴了吧。”

一邊說著,徐凡一邊看了一眼許芳的臉色,隻見她臉上浮現出一抹欣慰。

徐凡一下子就知道自己說到了點子上了,不管怎麼說那也是許芳的同學,總不能因為殺了人就一個勁的喊打喊殺,事出有因嘛,徐凡敢說這種事情換了個人,很可能也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甚至比這個更加離譜!

他接著道:“許阿姨,拋開律法不說,這種欠債不還的老賴確實可恨,萬一人家等著錢救命呢,就像溫遠山一樣,一家子生死榮辱都等著資金週轉了,他們冇還錢就算了,居然還把人給打成那樣。”

“這件事情你要問我自己的看法的話,我認為一個人憤怒之下失去理智做出這樣的事情,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吧?”

“彆人我不知道,如果我嫂子危在旦夕,隻要拿錢做手術就能治好,有人又恰巧欠了我的錢不還,甚至還把我打成那樣的話,或許我也會和溫遠山走上同樣的路,畢竟我嫂子已經是我在這世上最後的依靠和精神支柱了,我相信溫遠山的妻女也一樣是他最後的防線了,要是公司破產的話,他的妻女下場可想而知。”

徐凡說的這些,倒也不是刻意為了迎合許芳,主要他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自古以來,法大於情的例子數不勝數,雖說事出有因,但那畢竟是兩條人命啊,哪個法官就敢判溫遠山無罪?

而且就算是真的免去了死刑,判了個無期,他這輩子也出不來了,那麼他的妻女呢,怎麼辦?

許芳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半響,她才認真的看著徐凡道:“小凡,你這麼關心溫遠山遺孀的事情,應該是想幫一幫你的同學吧?”

“我查了一下,林海房地產公司老闆,也就是溫遠山之所以會出現資金問題,是因為其中某個最大的投資商資金供應出現問題,但事我讓小孫查過了,那個人就是故意的,他的目的,就是想要藉此機會霸占溫遠山的房地產公司。”

“所以最後的結果,溫遠山就算不死,他也肯定是要麵臨钜額的賠償,要麼把房地產公司低價讓彆人收購還債,要麼就是等著牢獄之災,這是一個局,也可以說是一些商業手段,隻能怪溫遠山識人不明,被人騙了而已。”

“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那個人得逞,小凡,阿姨交給你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