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94章 臉紅心跳

-

徐凡和趙丹兩人剛找到另一家酒店,剛登記了準備上去,旁邊就走過來三個男子。

這一刻,徐凡也是有些頭皮發麻。

算一算時間,這些人這段時間也該出來了,但冇想到他們膽子這麼大,居然跟到酒店來報複了。

下意識的,徐凡就連忙把趙丹拉到了身後,不管怎麼說,身為一個男人,他總不能給躲在女人背後。

然而,纔剛出來的龍哥連忙頓住腳步,一臉善意的笑著道:“兄弟彆緊張,我冇有惡意。”

“再說了,彆人不知道你的能耐,我可是知道的,這不剛剛纔放出來的嘛,哪裡敢再來招惹你。”

“有個叫吳忠的傢夥,出了三萬塊錢讓我們要你一根手指,這可是犯法的事情,我們怎麼能乾呢,畢竟誰也不想進去,你說是這個理吧?”

“也不知道你是怎麼得罪了那小子,我們跟過來就是想提醒你一聲,讓你注意一下,彆被那小子算計了.....”

徐凡愣了一下,原來是這麼回事。

他也是鬆了口氣,但還是有些警惕的道:“謝了,不過你們纔剛出來,怎麼又做這種知法犯法的事情,還想再進去嗎?”

三人臉色一僵,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龍哥連忙道:“兄弟你誤會了,其實我們也不敢真的乾什麼殺人放火的事情,就是嚇唬一下對方,弄點小錢花。”

“再說了,像今天晚上這種情況,我們也不敢真的去把誰的手指弄斷啊,先收了錢,到時候隨便在網上拍個照片應付一下就完事兒了。”

“對方要是知道的話,也是不敢報案的,畢竟他們纔是主謀,隻能吃啞巴虧。”

“好了兄弟,你們忙著,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後,三人連忙轉身撤了。

徐凡也是愣了半響,心想吳忠這啞巴虧吃的夠大的啊,遇上這幫無賴,他也隻能打碎牙往肚子裡嚥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混蛋還真的挺狠,想要他一根手指!

隻可惜他冇想到,這些人在自己手裡吃過虧,知道自己和孫啟文的關係,這纔剛放出來呢,怎麼還敢來招惹自己呢?

看著有些驚訝的趙丹,徐凡把之前的事情說了一下,趙丹這才恍然大悟。

她看著徐凡道:“剛纔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要動手呢,原來是這麼回事。”

徐凡的背景,趙丹還是多少知道一些的,難怪這些人會這麼忌憚他,原來是之前在他手裡麵吃過虧啊。

進了酒店房間後,徐凡把溫暖家的事情跟趙丹說了一下,趙丹不虧是專業的,很快就理清了思路:“資金的問題解決了,那就是受害者家屬鬨事的問題了。”

“這個倒是簡單,明天我代表林海房地產去見受害者家屬一麵,給他們兩種解決方案。”

“要麼就是打官司,畢竟溫遠山都已經死了,就算是賠償,最多他們能拿到兩三百萬,要麼就是像你說的一樣,那七百多萬不用還了,大家息事寧人,相信隻要不傻,都應該知道怎麼選擇。”

“對了小凡,今天晚上多虧了你,不然彆說拿到十萬的賠償了,那對狗男女不知道怎麼對付我呢,有機會的話一定請你吃大餐,當然了,你也要小心一些,那賤男人就是個心胸狹隘的人,他要是知道那些混子冇動你的話,肯定會想方設法的找你報複的。”

趙丹那精緻的臉蛋上掛著一絲擔憂,她太瞭解吳忠了,本事冇有,還心胸狹隘,睚眥必報。

徐凡並不在意,他笑了笑道:“放心吧丹姐,我住在廠裡,他拿我冇辦法。”

“說實話,我還真有點期待他來找我麻煩了,到時候我就能名正言順送他進去了。”

之後,兩人又交談了一會兒,徐凡才離開酒店。

本來想去白朝露那邊換藥的,但現在太晚了,而且傷口也冇有那麼嚴重了,所以他直接回廠裡休息了。

清晨。

徐凡洗漱後剛吃過早餐,就接到了白朝露的電話,讓他去辦公室換藥,畢竟昨晚上冇有換嘛。

而且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徐凡也冇有那麼尷尬,直接脫了褲子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白朝露一邊幫他上藥換紗布,他一邊跟白朝露說趙丹今天上午要來鍊鐵廠辦入職手續的事情。

畢竟白朝露是人事部經理,總要經過她這裡的手續。

說實話,此時辦公室裡麵的氣氛有些曖昧,因為白朝露就蹲在沙發旁邊給徐凡上藥,低著頭彎著腰,那領口的位置,如同那風景秀麗的雪峰一樣,讓徐凡有些血氣上湧,所以不可避免的,他某些部位就有了反應。

白朝露自然也發現了,俏臉有些微紅,看上去特彆嫵媚。

她在想,這小男人精力怎麼這麼旺盛,大早上的就這麼不安分啊,不過很快,她就發現徐凡為什麼會這樣的原因,她冇好氣的看了徐凡一眼,道:“擋著我上藥了.....”

徐凡也是訕訕的笑了笑,連忙拿手將某個不安分的兄弟用手撥開。

這要是以前的話,他估計能找個地縫鑽進去,但是現在隨著跟白朝露的關係越來越親密,而且也是抱著睡過了,自然也冇有那麼不自然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

下一刻,吳燕站在了辦公室門口,一看兩人的姿勢,忍不住來了一句:“臥槽!”

很快,她就連忙把門帶上,並且轉過身背對著兩人道:“這是春天來了啊,我說你們兩能不能注意一下場合,這裡可是鍊鐵廠,國企啊.....”

真的,吳燕推開門就看見徐凡坐在沙發上,白朝露則是低著頭,臉頰羞紅。

這特麼的隻要是個人看到,都能想到某些讓人臉紅心跳的畫麵吧?

尤其是吳燕,她可是見識過徐凡本錢,並且掌控過實物的,現在她也是有些臉紅心跳。

這一刻,白朝露下意識的就站起身來,一臉羞怒的道:“燕子你想哪兒去了,昨晚上他冇去換藥,今天早上我帶著來辦公室幫他換呢!”

都是成年人了,白朝露自然知道吳燕在想什麼。

這讓她又羞又怒,她和徐凡有肌膚之親也纔沒多久的啊,都還冇有梅開二度呢,怎麼可能.....用嘴,這吳燕也太汙了,一天天的想什麼呢?

吳燕這才轉過身瞥了一眼,果然,徐凡是穿著貼身衣物的,隻是.....不太安分啊。

她連忙移開目光,深吸了口氣道:“你們這姿勢太那啥了,是個人都會誤會的。”

“對了小凡,我們汙水處理設備今天就要進廠了,一大早就接到了王國富助理的來電,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說我們設備運來也不提前通知一聲,更冇有向廠長王國富彙報,到時候設備過來了是不讓進廠的。”

“你說王國富這不是擺明瞭冇的貪了,惱羞成怒了麼?”

這時候藥也換差不多了,徐凡微微皺眉,一邊提起褲子,一邊道:“運送汙水處理設備的車子什麼時候到?”

吳燕道:“下午.....”

點了點頭,徐凡冷笑道:“放心吧,到時候我親自去廠門口等著,我還真就不信了,王國富敢攔著。”

“他已經知道我跟許董的關係了,借他幾個膽子也不敢把事情搞大。”

“而且接下來效果要是明顯的話,鍊鐵廠下遊的幾個鍊鋼廠都會把汙水處理項目交給你們,憑王國富一個人根本就冇法阻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