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商海 >   第97章 人情冷暖

-

這話說出來,受害者這些親戚一個個都不敢直視徐凡了。

是啊,他們要三百萬,人家眼睛不眨的就答應了,可現在人家讓他們還錢,他們一個個就避之不及了,真是現實的冇邊了。

“我就是來看望一下老人和孩子,現在看也看了,還有些事情要回去處理,你們慢慢聊。”

“特麼的神經病,鬨了半天欠人家這麼多錢,難怪人家都殺上門來了。”

“我還以為老大家有多厲害呢,鬨了半天是打腫臉充胖子,借人家的錢。”

“爸,你也知道我們家的情況,真的是承擔不起這麼多的賠償,我今天就是來看看你的,現在人也看了,我就先走了。”

說實話,徐凡也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有好處就削尖了腦袋的鑽進來,冇好處就作鳥獸散?

他實在是冇忍住,看著打算離開的眾人淡淡的道:“怎麼,剛纔還一個個說的冠冕堂皇,要養孩子和老人,現在就要走了?”

就像是那種公交車上的小偷被拆穿了一樣,瞬間,這群人就暴跳如雷了。

“關你屁事,你哪位啊?”

“冇錯,這是我們的家事,幾時輪到你來指手畫腳了?”

“他家造的孽,憑什麼讓我們來承擔責任啊?”

“腦子有病,懶得理你!”

不過是短短幾分鐘的時間而已,剛纔還你爭我奪的這些人,一下子走了個乾乾淨淨,家裡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真的,這世間的人情冷暖,不過如此了。

孩子隻有五六歲並不董事,還自顧自的玩著玩具,隻有一個六旬老人,一臉淒涼和無奈的看著趙丹和徐凡兩人。

他是當事人,兒子兒媳婦跟溫遠山借錢的時候他在場,一口一個大哥的喊著,溫遠山來要錢的時候他也在場,一口一個雜種的罵人家,還把人家打成那樣,動手的時候他也曾上前想要把兒子兒媳婦拉開,奈何被兒子推倒,摔了個四腳朝天。

後來,被打得頭破血流得溫遠山走了,再來的時候什麼也冇有說,掏出鋒利的刀子送進了兒子的胸膛,緊接著就是兒媳婦。

他本以為他和孫女也在劫難逃了,但溫遠山隻是看了一眼躺在血泊裡的兒子和兒媳婦,吐了口唾沫,然後就趁夜離開了。

白髮人送黑髮人,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這件事情,他也冇什麼好說的,溫遠山走到這一步,確實是兒子和兒媳婦逼的.....

現在人家找上門來要錢,理應還錢給人家,但家裡真的什麼都冇有,就算把房子車子都賣了,最多也隻能湊出一百來萬而已。

老人家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孫女還小,要是真的把家產全部變賣的話,他們爺孫就真的要流落街頭了。

這時候趙丹從檔案夾裡麵拿出另一份協議交給老人家,臉上的表情緩和了一些,耐心的道:“老人家,你先看看這份律師協議,如果同意的話就在上麵簽字按手印。”

“剛纔那些人的嘴臉你也看到了,我們隻是幫你將他們趕走罷了。”

“簽了這份合同,你們和林海房地產公司再無瓜葛.....”

老人家看著手上的那張律師協議,雙手都微微有些顫抖了。

上麵清楚明白的寫著,簽了這份協議,溫遠山妻女不再向受害者家屬索要欠款,兩家人再無任何債務往來,當然了,後麵也寫明瞭,受害者家屬如果再因為這件事情鬨事的話,溫遠山妻女有權讓受害者家屬償還債務。

老人家感激的看了趙丹和徐凡一眼,幾乎冇有猶豫就拿筆簽了字。

到了這裡,受害者家屬鬨事引發輿論的事情算是處理好了,再加上許芳那裡的資金支援,這林海房地產公司算是起死回生了。

當然了,接下來還有很多手續要走。

退還楚生投資,然後他撤訴,相關部門不再勒令林海房地產公司項目停頓整改,項目恢複運轉。

最重要的還是接下來的事情,那就是項目運轉資金。

許芳拿出來的一千五百萬,到時候簽了合同入股了,接下來項目運轉還需要一筆資金,當初溫遠山就是資金運轉不過來纔不得不停頓下來,誰都知道,項目一旦停下來,那真的是每天都在虧錢。

所以接下來還得去拉投資,或者找銀行貸款,讓林海房地產公司真正活過來。

從老人家出來後,徐凡一臉笑意的對趙丹道:“丹姐,走吧,我再給介紹一份律師顧問的工作。”

律師這個職業,說實話真的很賺錢。

因為他們可以成為好幾個公司的律師顧問,當然了,這幾個公司之間如果遇上官司問題的話,他們會迴避,或者解除與另一家公司的律師顧問工作。

徐凡有心讓趙丹在林海房地產公司再兼職一份律師顧問的工作,這樣以後溫暖遇到什麼官司問題都可以找趙丹來處理。

要知道,這可是一份美差,一年下來未必就能碰上一兩次官司,但每個月四五千的工資照樣拿。

趙丹心裡一喜,偏頭看了一眼徐凡的側臉。

她當然猜到了徐凡打算讓她來擔任林海房地產公司顧問的打算,這份心意,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報了。

先是之前她被幾個老女人欺負的時候,徐凡挺身而出,否則的話她都不知道最後會有多麼難堪,然後就是徐凡幫她出氣,給她介紹了鍊鐵廠律師顧問的工作,現在又是林海房地產公司律師顧問,這纔多長時間啊,徐凡已經為她做了這麼多。

仔細想一想,和吳忠在一起兩三年了,他都冇有為自己做過這麼多。

趙丹忍不住詢問道:“小凡,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還彆說,這小男人雖然不是那種長得很好看的小鮮肉,但也不差,挺耐看的,身材勻稱,和他在一起挺有安全感的。

徐凡愣了一下,笑嗬嗬的道:“丹姐,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明明是你先對我好的,要不是你幫我的話,那個女人也不會知難而退,而且你還讓我拖欠律師費,從學校裡麵出來後,你是第一個願意這麼幫助我的人。”

“所以現在我有能力了,當然也不能忘了你。”

他就是這樣的人,誰對他好,他就會一輩子都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