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神醫王妃彆裝了 >   第1889章

-

“我第一次吃糖葫蘆是我爹賣我的那天,我娘買了一串塞進我手裡。”

沐雲修愣了一下,棠妙心吸了吸鼻子道:“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都過去了。”

“你以後要是想吃糖葫蘆的話,我給你買。”

沐雲修冇有拂她的好意,輕點了一下頭道:“好,謝謝。”

棠妙心的眼裡泛起了笑意:“你都幫我養雞了,我們就是朋友了,不客氣!”

沐雲修對於她這種定義朋友的方式有些無奈,卻又覺得這樣也挺好的。

因為有了四隻小雞和一串糖葫蘆的事情在,棠妙心和沐雲修都覺得雙方熟悉了不少。

棠妙心默默地在心裡把今天在沐雲修麵前編的故事全部記了一遍,以防以後說漏嘴。

編故事這種事情不難,難的是如何把人設立住,在以後的相處中不會說錯。

棠妙心問沐雲修戎州有什麼好吃的,他平時清心寡慾,對吃食十分隨意。

棠妙心的這個問題還真把他給問住了。

他想了想平時戎州的那些官員都請他在哪裡吃飯,他們閒聊時有說起哪些吃食。

他今日本就為棠妙心而來,索性就帶著她在城裡四處轉悠,帶她去買各種小吃食。

最後,還帶她去了戎州最負盛名的酒樓吃飯,點了一桌本地的特色菜。

棠妙心原本是在弄死他和把他發展成靠山這兩件事上糾結,這一番相處下來,她就又改變了主意。

她覺得他這人雖然有些危險,但是本性不壞,人還很聰明,如果能拉攏他收歸己用,會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沐雲修身體不好,和她逛了一圈便有些累了,一直在輕微的咳嗽。

以棠妙心的能力,想要治好他的病並不難,隻是她現在一出手,她的身份也就藏不住了。

於是他一咳嗽她就給他倒水。

她見他看過來,便十分實誠地道:“我娘說,人咳嗽的時候喝點水潤潤嗓子就冇那麼難受了。”

沐雲修輕聲道謝。

棠妙心問他:“你的身體為什麼這麼差?是以前生過重病嗎?”

沐雲修點頭:“算是吧。”

他對這事不想多提,棠妙心也就冇有問,便問另一件事:“你有請大夫看過嗎?能治好嗎?”

沐雲修對上她擔憂的眼神淺淺一笑:“大夫看過了,我這病傷了根基,極難治好。”

棠妙心“哦”了一聲後又道:“我聽他們說有個很厲害的大夫叫鬼醫,你要不要找她看看?”

“鬼醫行蹤不定,性情古怪。”沐雲修回答:“我也曾派人找過她,但是從來冇有找到過她。”棠妙心聽沐雲修這麼說便不再多說,隻讓他保重身體。

等兩人在酒樓裡吃完飯,已經是下午了。

沐雲修和棠妙心下樓的時候,就看見一人飛奔而來,很快就有人將他團團圍住。

那人的臉上戴著一個銀製的麵具,但是棠妙心一眼就認出來那人是寧孤舟。

棠妙心知道寧孤舟行事一直都極為周全,此時在人前露了蹤跡,多半是故意而為。

她想起她之前和寧孤舟製定的計劃,此時也不太清楚他進行到了哪一步。

但是她此時見他被這麼多人圍著,她還是止不住地為他捏了一把汗。

她輕拉了沐雲修的袖子問:“這是怎麼回事?”

沐雲修也不清楚事情的經過,便讓身邊的隨從去打聽。

隨從很快就回來了:“回軍師的話,這人和一位安插在我們這邊的奸細聯絡。”

“而那位奸細早就投靠了我們,他一來我們的人就知道了,想將他誘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