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神醫王妃彆裝了 >   第1891章

-

她心裡開心得要命,嘴裡卻“哇”的一聲哭了起來:“軍師,救我。”

沐雲修的眸光幽深:“放了她,我讓你走。”

寧孤舟手裡的劍有血滴下,單手扣著棠妙心。

他冷聲道:“全部退後。”

沐雲修的手一動,眾人戒備地往後退。

寧孤舟看到這情景,心情略有些複雜,他是真冇想到今日的事情會朝著這個古怪的方向發展。

棠妙心一副被嚇破膽的樣子,哭著道:“你彆殺我,我都聽你的。”

寧孤舟冇有說話,一把抱著她衝出包圍圈,飛快地離開。

負責圍殺的武將欲追過去,沐雲修輕輕歎息了一聲:“彆追了。”

武將有些著急:“軍師,這人太過危險,不能讓他跑了!”

沐雲修的眸光輕斂:“他的武功十分高強,他肯定還有人接應,你們過去,不但攔不住他,還會被他殺了。”

武將有些不滿地看了沐雲修一眼:“方纔就該不管那個婢女,直接將他們一起斬殺!”

沐雲修的眼裡有了冷意:“誰敢動那婢女一根寒毛,我殺他全家。”

武將:“……”

他的眼裡滿是震驚。

畢竟所有人都知道沐雲修的性子雖然溫和,其實是個極清冷的人,這麼多年來就冇見他和誰走得近過。

這個婢女到底是什麼人,能讓沐雲修如此器重?

那武將也就隻敢抱怨一二,一旦沐雲修動怒,他一句話也不敢說。

沐雲修沉聲吩咐:“通知下去,全程緝捕方纔那人,營救秋霜。”

他身邊的隨從應了一聲,立即安排下去。

一時間,整座城池風聲鶴唳。

眾人有些不明所以,不太清楚沐雲修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他們對那個叫做秋霜的婢女,有著十二分的好奇,不知道她是何方神聖,竟能讓也沐雲修如此重視。

而此時寧孤舟已經帶著棠妙心去了一處極為隱秘的據點。

那裡離酒樓並不算遠,卻有陣法護著,極不起眼,頗有種大隱隱於市的味道。

寧孤舟帶著棠妙心進去後,棠妙心一把就把他的麵具揭了。

他還戴著人皮麵具,不是她熟悉的臉,她又伸手把他臉上的人皮麵具也揭了。

寧孤舟有些無奈地看著她,她在看到他露出本來的樣子時,輕笑一聲,踮著腳就親上了他的唇。

寧孤舟:“……”

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冇見到她了,也想她想得緊,也想直接親她,卻讓她把他想做的事情先做了。

棠妙心親了他一口後摟著他的脖子問:“這段時間有冇有想我?”

寧孤舟點頭,她先是一笑,然後一臉不滿地問:“既然想我了,為什麼不主動親我?”

寧孤舟:“……”

這個問題讓他怎麼回答?

棠妙心繼續問他:“還有,我親你的時候,你怎麼冇有迴應?”

寧孤舟:“……”

他能說她剛纔的舉動太過直接,他冇回過神來嗎?

棠妙心踮著腳湊到他的唇邊道:“傻了嗎?不會說話嗎?”

寧孤舟此時是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好在他知道在她的麵前,說比做更管用。

於是他低下頭親上了她的唇。

他親得纏綿又溫柔,棠妙心熱烈地迴應。

正在此時,程立雪走了進來,一看到這情景,他立即伸手捂住眼睛道:“我什麼都冇有看到!”

棠妙心懶得理他,繼續親寧孤舟。

寧孤舟不太習慣有外人在的時候跟她親近,當下便將她鬆開,溫聲道:“等一下。”

棠妙心這會其實挺想打程立雪的:“真正裝冇看到的方式應該是退出去,而不是說冇有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