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九繼續複述道。

“原本我以為他們離開,事情也就到此為止了。”

“冇想到,幾天前,這幾個宗師就現身了。”

“相比較那些黑袍人,這三兄弟的行事根本不給人一絲一毫的選擇。”

“他們召集我們三家的管理子後,便之言讓我們歸附。”

“並且五天之後,再次前來。”

“後麵的事情,林先生你也知道了。”

經過鳳九的一番解釋之後。

林漠也大抵明白了他們五毒教的手段。

也是讓底下的黑袍人實地考察。

一反麵探查本地的實力分佈情況。

另一方麵,便是確認該去背後是否存在宗師。

一旦確認之後,他們便會派出宗師開始行動。

當然許多隱藏的宗師采用的基本上也是這個套路。

隻不過這些人不會像五毒教這般,渾然不顧姬獨拓製定的規矩。

無所顧忌的出手!

最讓林漠怒火的是,這金銀銅三兄弟,完全是喪心病狂到了極值。

殺人也就算了,竟然以嬰兒為食。

這是無法饒恕的!

想到這一點,林漠不由的聯想到黃老三和潘老頭的言行。

這兩個幫凶同樣罪無可赦。

“你們鳳家的實力,相比較黃潘兩家如何?”

鳳九愣了一會,目光突然一亮。

“潘家發展的年數最久,實力也是最強。”

“我們鳳家與黃家相差無幾,但相比於潘家確實差上不少。”

“若不是忌憚我們兩家聯手,那姓潘的早就出手對付我鳳家了。”

她很聰明,雖然心中已經隱隱猜到了林漠用意。

但也完全是林漠問什麼她就答什麼。

冇有一句多餘的廢話。

林漠這邊剛瞭解完情況,一旁的樓梯口便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冇一會兒,氣喘籲籲的潘老頭就出現了眼前。

身後則是跟著被手下架著前來的黃老三。

二人見到林漠也不多廢話,直接就跪了下來。

那流暢的動作,就好像專門從事下跪活動的一般,絲毫冇有一點拖泥帶水。

“老朽潘進德,見過大人。”

“黃老三,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說著兩人趕忙伏地磕頭。

親眼目睹了剛剛林漠那恐怖的劍術之後。

他們已經下定決心,一定報上這一條大腿。

“大人,這天颱風大,不放我們下樓休息休息!”

“老朽已經準備好了一些酒菜。”

說著他抬頭隱晦的朝著林漠使眼色。

“另外我們四區,幾位年輕的美女也是崇拜大人已久。”

“大人不妨給她們一個機會見上一麵如何?”

在他看來。

林漠之所以出手救下鳳九,完全就是出於對鳳九風色的垂涎。

畢竟年輕人嘛,對於美女的抵抗力幾乎為零。

正是因為如此潘老頭纔有瞭如此安排。

打算獻上美女以此來攀附上林漠這根大腿。

在場三人皆是家族管理者。

豈會不知道這老頭的打算。

鳳九一聽,臉色便陰沉了下來,同時目光之中也閃過了一絲焦急。

若是林漠被這老頭設計,陷入了溫柔鄉。

不僅僅是他們鳳黃兩家要遭殃。

整個四區都不會好過。

潘家的目的從來都不是在於怎麼管理髮展好四區。

在他們眼中,所有的人隻不過潘家發展助力和絆腳石而已。

除了剝削壓榨,普通人在他們眼中,完全冇有任何作用。

也就在此時,林漠微微皺眉,突然舒展了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