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當妖族和魂族眾修士抵達那紫霄宮入口之時。

那入口處的巨大石門內突兀湧出大片的冰雪風暴,風暴裹挾著一股詭異的時空之力,朝兩族大軍席捲而去。

“注意戒備!”

黑龍王震喝出聲,張口噴吐出洶湧的黑炎,朝那冰雪風暴衝襲而去。

十名魂族強者也各自施展神通,擋在魂族修士前,試圖抗衡那蔓延而來的冰霜之力。

那股冰雪風暴看似平平無奇,但卻讓沈浪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沈浪全身湧動起渾厚的修羅聖火,防禦自身。

下一刻。

冰雪風暴席捲而來。

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

隻見那詭異的冰霜之力竟以摧枯拉朽之勢壓製住了黑龍王釋放出的黑炎,將包括黑龍王在內的妖族修士全部冰封!

十名魂族強者齊力釋放出的神通竟也無法抵擋那冰雪風暴,被蔓延而來的冰霜之力儘數凍結。

後方的數萬魂族修士更是來不及反應,便化作了冰雕。

“不好,是時空冰封之術!”

沈浪倒吸一口寒氣。

紫霄宮內湧出的這股極寒之力,並不是什麼冰雪風暴,而是時空冰封之術!

這可是超越九階神術的逆天法則神通!

沈浪幾乎是第一時間化作血影,轉身遁走。

但逃遁速度還是不如那冰雪風暴蔓延而來的速度。

眨眼之間,沈浪就被鋪天蓋地的冰雪風暴吞噬淹冇。

“糟了!”

沈浪麵如土色。

在那冰雪風暴吞噬他的一瞬間,他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喪失了對時間和空間的認知。

這是被時空之力封印的征兆!

無論沈浪如何掙紮,均無法從黑暗中逃離出去。

他的身體無法動彈,體內的神力也迅速停止了流動,似乎就要永遠被時空吞噬。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沈浪體內突兀湧現出大片的黑白靈光,頭頂竟浮現出一塊殘缺不全的黑白卦盤。

正是天機卦盤!

“轟!轟!轟!”

一枚金燦燦的指針在黑白卦盤上轉動,每轉動一格,都會發出“轟”的一道宛如暮鼓晨鐘般的巨響聲,震懾天地。

深邃如流沙般的黑白光芒從卦盤中湧出,繚繞在沈浪周身。

裹挾沈浪的時空之力驟然消散,黑暗也被驅散。

沈浪從時空封印中掙脫開來。

當眼前的視線漸漸清晰,他已經重歸現實,站立在紫霄宮入口中的露天石門前,恢複了對時間和空間的認知。

放眼望去。

除了他自己之外,紫霄宮門外的所有魂族和妖族修士全部被冰封,彷彿被定格在了冰雪空間內,完全喪失了行動力,甚至感知不到一絲生氣。

沈浪不免一陣心悸。

顯然,剛纔的那股“冰雪風暴”已經所有抵達紫霄宮外的所有修士全部冰封在了時空之中。

沈浪自己則是靠著突然顯靈的天機卦盤逃過一劫。

說來也是奇怪,紫霄宮內湧出的時空之力,間接喚醒了天機卦盤的力量,這才讓他從時空封印中掙脫出來。

紫霄宮內的時空法則,居然能讓天機卦盤有這麼大的反應?

天機卦盤還在持續保持運轉,沈浪頭頂浮現著卦盤虛影,卦盤表麵的指針在不停走動,像是某種共鳴之力。

指針每走動一格,卦盤便會迸發出的一股黑白光芒。

靠著這股黑白光芒,沈浪能阻擋住時空之力的侵蝕。

“又是共鳴之力!難道說,這紫霄宮內藏有最後一塊天機卦盤碎片?”

感受到那天機卦盤傳達的共鳴之力,沈浪暗自震驚。

冥冥之中,他感覺這似乎是某種指引!

沈浪仔細感知。

覺察到共鳴之力的源頭,就在紫霄宮最高一層,即是第三十三重天。

看來,自己是免不了要走一遭了。

他並冇有著急行動。

先是嘗試釋放修羅聖火元鳳真火等火焰神通,試圖消除眾修士的冰封狀態,但火焰一接觸到那些冰封的修士,就被一股強大的時空波動吞噬。

眾修士並非是被冰封,而是被強大的時空之力封印,普通神通根本無法化解。

嘗試多次無果後,沈浪隻能放棄。

“抱歉,是我連累諸位了。”

沈浪麵露慚愧之色。

這紫霄宮內的時空封印之術絕非憑空產生,或許有產生時空力量的源頭,隻要能破壞源頭,應該還是能挽回眾修士的性命。

如今隻有他一人能豁免紫霄宮內的時空法則,沈浪再無顧忌,獨自進入了紫霄宮內。

紫霄宮與淩雲天宮的佈局幾乎一模一樣,共有三十三重天,每一重天均是一處獨立空間。

不難想象,後世的淩雲天宮多半就是仿照紫霄宮建造的空間法寶。

穿過露天石門,腳下是滾滾白霧,好似踏在雲彩之中一樣,雙腳不沾染絲毫塵泥。

紫霄宮第一層是一座露天廣場。

廣場方圓千裡,紫氣繚繞。

廣場中時不時颳著一陣陣極寒風暴,風暴之中蘊藏著強大的時空波動,能將任何生靈徹底冰封在時空之中,堪稱最強大的禁製。

即便強如天尊,也隻能淪落到被時空封印的份。

沈浪有天機卦盤護體,能抵抗紫霄宮內的時空封印。

然而,天機卦盤持續運轉需耗損沈浪的神力,且神力消耗量巨大。

沈浪必須在半個時辰之內抵達三十三重天,否則會耗儘所有神力,屆時還是會被時空之力封印。

他快步來到了廣場中央。

廣場中央矗立著一根巨大的通天石柱,連通紫霄宮三十三層。

沈浪還記得淩雲天宮也有類似的通天石柱,作為傳送之用。

不出意外的話,眼前這根通天石柱應該也是類似的用處。

他立即朝通天石柱中灌注神力,試圖啟用石柱的傳送功能。

紫霄宮內有著強大的禁空法則存在,沈浪無法通過飛遁的方式越過每一重天,隻能期望著這根通天神柱能直接將自己傳送到最高層。

然而,打出的神力幾乎如石沉大海一般,通天石柱毫無反應。

沈浪心急之餘,回想起曾經在淩雲天宮的經曆。

淩雲天宮的傳送石柱需要天庭將帥手持身份令牌,方能傳送到所屬的層級。

他自然不可能有紫霄宮門人的令牌,隻能死馬當活馬醫,將天機卦盤釋放出的黑白靈光灌入這根通天神柱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