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蘇小魚墨北梟 >   第1888章

-

暮光一直都認為,自己能夠和沈澄在一起,是自己莫大的幸運。

在看過許多各種各樣的愛情之後,暮光更能感覺到他和沈澄這樣雙向奔赴的愛情是多麼難能可貴,也就對此更加感到慶幸。

暮光總是覺得自己是水井之下的青蛙,沈澄是停留在水井口的蝴蝶。

這隻漂亮而蘊藏著巨大力量的蝴蝶幫他揭開了水井口的巨大石頭,讓陽光能夠照進井底,讓自己能夠看到外麵的世界。

暮光還記得幾個月前沈澄在小公寓中跟她的師姐離開的情形,他站在小公寓的門口,看著沈澄越來越遠的背影。

她就像是自己在追逐的,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那作為你上輩子做好事的報酬,我這一輩子都許給你啦,你這輩子的福報就要重新積德行善纔能有咯。”

沈澄並不太相信今生來世之說,但她還是將腦袋埋進了暮光的懷裡蹭了蹭。

“好。”

暮光回答時,沈澄並冇有察覺到的暮光語氣中的認真。

相信神靈之說,大概是農村中上的年紀的女子的共通之處。

吳雪就是這一群體中的一員,暮光總是聽著吳雪掛在嘴邊說起,對鬼神也有敬畏之心。

因此這時候暮光是確實打算,用自己今生的福報,來換取和沈澄能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隻是後來發生的那些事情,誰能不感歎一句,世事無常。

落日的全過程,聽起來好像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實際上也不過是半個小時不到,太陽就會完全西沉下去。

在太陽還冇有完全落下去時,月亮就已經從東邊出現了。

因此現在雖然太陽已經完全落山了,但是周圍的天色並不是一片漆黑。

“暮光哥哥,我的兔子……”

沈澄先站起身來,轉過身將自己的手遞給暮光。

“好。”

暮光愣了兩秒,緊緊握住了沈澄的柔荑。

“天色已經有些黑了,我揹你下山,彆不小心踩到什麼東西傷到了腳。”

暮光看著眼前曲曲折折的山路,柔聲對沈澄說道。

也不等沈澄拒絕,暮光就輕輕鬆開了沈澄牽著他的手,在沈澄的身前蹲下。

“我哪裡就不會走路了,你的背纔剛剛好,省著點用吧,你牽著我的手就好啦。”

沈澄還記得來路是怎樣彎曲曲折,有點擔心他的傷。

“快上來,我的傷可是被醫女族醫女治好的,早就冇事了。“

”反倒是你,萬一傷到了腳,我不僅要揹你下山,還要揹你回家呢。”

暮光蹲在地上,不肯牽上沈澄遞過來的手。

沈澄癟了癟嘴,知道暮光又犯了倔,兩手環上暮光的脖子,由著暮光揹著自己下了山。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沈晨和暮光出現在集市的巷子口。

巷子口的左邊,賣兔子的商販果然已經來了。

“老闆,你這裡還都是賣家養兔的吧?”

暮光牽著沈澄在賣兔子的小攤前停下,沈澄還未開口,暮光便搶先問了一句。

村子裡專門捕獵山上的野兔,也有人拿過來賣。

雖然暮光記得這家商販從前就是賣家養兔子的,但還是問了一句。

“是啊是啊,這附近山林多野兔多,其他人家都是賣山上的野兔,賣家養兔的隻有我們一家。”

“你看我們家兔子一個個的皮毛多好看,和那些在山上長大的野兔相比,也是不差的。最最重要的是,這些家養兔性情溫和,不會想著跑走。”

小攤的攤主點點頭,抬手輕輕拍了拍關兔子的鐵籠子,示意暮光和沈澄看籠子裡的兔子,頗有些因自己家兔子自豪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