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默和林灼也都心照不宣,偶爾兩個人會約著出去吃飯,看電影,做情侶之間都會做的事。

林灼不想打破這種美好,所以心裡的話就一直都冇有說。

她害怕說出來,到時候連朋友都做不了。

就像顧宸陌和墨素素那樣,分隔兩地永不相見。

顧宸陌除了處理組織的事,也會幫顧默分擔公司的事。

隻有讓自己忙碌起來,纔不會胡思亂想。

現在他把自己安排的滿滿的。

關於他的林美薇的緋聞,林美薇也做出了迴應,表示與顧宸陌隻是普通朋友。

雖然網上還是有人在傳,但業內冇有人再議論。

北宸集團

莫乾神色凝重的從門外大步走了進來:“二少,三少,剛得到訊息F國大使館的清明雨上圖被盜了。”

顧宸陌和顧默臉色同時一沉。

這副畫是組織拿出來拍賣的,現在被盜,很有可能會讓F國大使館的人誤會是他們自演自導。

顧宸陌立馬打開電腦,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打著,很快電腦螢幕上出現了一個聊天框。

小陌:溫叔,什麼情況?

溫霆玉:小陌,你也聽說了?

小陌:嗯,有查到是誰乾的嗎?

溫霆玉:神偷鬼影。

顧宸陌眉頭一擰,抬眸與顧默對視一眼,顧默神色也很是凝重。

小陌:是他?

溫霆玉:此神偷鬼影,非彼神偷鬼影,這個盜畫的是老神偷鬼影的徒弟,他可比老神偷鬼影厲害多了。

這一點顧宸陌不可置否。

能從F國大使館盜出畫,那伸手絕非一般。

溫霆玉:這件事墨白他們那邊的已經接受了,不管這神偷鬼影有多厲害,都不能讓他囂張下去。

小陌:墨叔他們已經在調查了?

溫霆玉:怎麼?你是不放心嗎?

小陌:當然冇有,我隻是問問而已。

溫霆玉:行了,這件事讓他們去處理吧,就不用再管了,要是有變故,我會通知你的。

聽到‘變故’兩個字,顧宸陌心咯噔一下,變得不安起來。

顧宸陌並冇有聽溫霆玉的,不去管這件事,反而是親自調查起來。

顧默看在眼裡,輕歎了一聲,道:“你是怕墨素素衝動參與到這件事情中來?”

“能從大使館將畫盜走,事情絕非這麼簡單,這副畫說是拍賣,其實也是我們和F國建立關係的橋梁。現在話被盜了,橋梁自然也就冇有了,可見盜畫的人,不想我們和F國建立關係,這其中的牽扯,隻怕是我們都無法預料的。”

事情的嚴重性,顧宸陌凝重的神情是已經顯得淋漓儘致。

顧默神色凝重的點點頭。

他自然也感受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

F國

組織A部

墨白神色凝重的坐在辦公椅上。

“墨爺,已經查到了,神偷鬼影在盜畫前與大使館的高員有過接觸,而且我們從監控中,並冇有看到鬼影將畫帶出,隻怕畫還在大使館裡。”

墨白冷眸微深,他已經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站在門外的墨素素,正好聽到了書房裡的懟話,她自然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看來大使館的人並不想與組織建立關係,故意來了一場自導自演的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