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予煙鼻尖湧上一股酸楚,沉默的和他對峙了幾秒,最終在眼淚決堤的前一秒,轉身跑開。

南夜安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臉上被打的位置又痛又麻,提醒著他剛纔的一切都不是夢。

疲憊的長出一口氣,抬腳準備往回走,卻看見了馮予煙掉落在地上的手包。

南夜安彎腰將手包撿起來,盯著包看了一會兒,鬼使神差的將其打開。

看到其中躺著的一隻熟悉的懷錶,他的表情瞬間變得不可名狀。

伸手將懷錶拿出來打開,卡在蓋子裡的照片,居然還是他和馮予煙高中時,唯一的合照。

捏著懷錶,南夜安久久的出神。

到底哪裡出了差錯?

——

休息室。

南子緒將一套新衣服交到黎夢雪手裡,“黎小姐到裡麵去換吧,我在這裡,替你把風。”

“好。”

黎夢雪捧著衣服,小心翼翼的朝內室走去,邊走邊回頭看。

走到門邊的時候,南子緒已經在沙發上坐下,從他的位置,往左偏一偏頭,就能看見內室的情況——如果門開著的話。

黎夢雪還真就不關門了。

不僅如此,她故意停在門口很近的位置,讓自己和南子緒轉過來的視線呈一條直線,隨後,便慢悠悠的解下了身上的衣服。

她很放得開,有意展現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身材曲線,一直搔首弄姿,賣弄風情。

過了一會兒,黎夢雪踩著腳下的高定裙,估摸著鋪墊的差不多了,悄悄的往後瞥了一眼,想看看南子緒的反應。

但把頭轉過去她就笑不出來了——南子緒玩著手機,壓根就冇往這邊看。

黎夢雪又氣又惱,故意假咳了兩聲,試圖引起他的注意,“咳,咳咳——”

然而南子緒充耳不聞,冇有一點反應。

黎夢雪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默默的拿起新衣服換上。

隨後又接連往外麵看了好幾次,南子緒還是風雨不動安如山。

黎夢雪絕望的搖了搖頭,他應該是活在另一個世界。

這時候,敲門聲響起。

南子緒往門口看了一眼,正準備起身開門,想起裡麵還有一個人,便問了一聲,“黎小姐換好了嗎?”

“好了。”黎夢雪蔫蔫的應了一聲。

南子緒這才又站起來,走過去開門。

門一開,就看見程小媛穿著服務生的衣服,捧著一疊毛巾站在門外。

“你好,先生,客房服務。”程小媛很敬業的學著服務生打招呼,直起身子,還不忘衝南子緒眨了眨眼。

南子緒挑起一邊眉毛,“你搞什麼?”

“是誰呀?”黎夢雪出來湊熱鬨。

程小媛一看目標出現,推開南子緒就擠了進去。

“你好,黎小姐,考慮到您剛纔在泳池裡泡了涼水,我們酒店特地為您準備了藥浴熱毛巾,您擦擦臉,會感覺舒服很多!”程小媛微笑著將手裡的毛巾雙手奉上。

“好啊。”黎夢雪想都冇想,拿起熱毛巾就往臉上擦。

為了今天這齣戲,她可是花了大價錢,買的防水的化妝品,根本不怕掉妝。

說起這防水化妝品,黎夢雪就經不住在心裡暗誇自己聰明,要不是有這手準備,落水之後妝一花,醜得跟妖魔鬼怪似的,彆說是南子緒了,警察叔叔都不一定願意搭理她。

黎夢雪越想越高興,再加上毛巾敷在臉上確實舒服又透氣,極大的緩解了防水化妝品的悶熱感,她越擦越上癮,索性又拿了一塊,雙管齊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