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18章

先玩玩吧

最為重要的一點是,也是最讓啟奇怪的一點是,按個蘇塵的全身的神力是如此地精純,那股精純的神力的氣息,就算是他和景寧正神也冇有擁有過這麼精純的神力,而且那個蘇塵的修煉速度也是十分之快。

隻是進入了墮神族的禁地不過是短短三天,他居然就能夠從凝神期升級到靈神期的進階,而且,那個蘇塵也不是神祗大陸裡麵的神祗,就算是他的神職,啟也是猜測,那個蘇塵的神職也是假的!強大的實力,但是卻隻有那麼微小的神職,明顯十分矛盾!

不過,啟也是知道,現在那個靈玉正神和蘇塵冇有貿然地出現,也就是說他們的不打算在這個地方級就將他解決掉,而且,很明顯的地方,按個宮秋雲神和宮林風神,明顯打不過他,邊打邊退的樣子,明顯是在引誘他進入陷阱。

啟看透了所有的計劃,但是對於啟來說,他要消滅所有的神祗,著纔是完美的複仇的結果,於是就將計就計地跟了過去。但是對於宮林風神和宮秋雲神,他們對付這個墮神族的主導神,實在是太吃力了,不過他們也意識到了啟簡直就像是貓捉老鼠一樣捉弄著他們。

宮秋雲神十分地衝動,當他意識到啟並冇有使用全力,甚至隱隱地感覺到,啟對他們的輕視和蔑視,那種感覺讓宮秋雲神十分地惱火,那種感覺,像是把他們當做傻子一樣的戲耍,一步一步地逼近,使得宮秋雲神完全忘記了自己的任務。

他簡直想要不顧自己的神力的流逝,直接使用自己的全部的實力,將自己的最終神祗的力量全部都使用出來了,宮秋雲神的雙手之中,凝聚了無數的淡藍色的神力元素。宮秋雲神的眼神之中都是憤怒,緊盯著對麵的啟。

就在這個時候,在旁邊和他並肩作戰的宮林風神看著宮秋雲神惱怒的樣子,宮林風神識傳聲阻止對他說道,“宮秋,住手,現在不是全力以赴的時候。”宮林風神自然也能夠看出對麵的啟一直在戲弄他們。

但是宮林風神也知道,啟這隻是暫時地保留了實力而已,而且對麵的墮神族的主導神也隻是一味地跟著他們,他們隻有將啟引誘到陷阱的地方,但是現在宮秋雲神這麼做,很有可能激發主導神的全力以赴,這樣他們的計劃就全部都完蛋了!

但是宮秋雲神卻冇有聽從宮林風神的話,他又何嘗不知道自己如果這麼做,非但不能將對麵的主導神給殺死,反而會將啟給帶離目的地。不過,宮秋雲神必須要使用全力!特不能忍受一個區區的墮神族,居然敢看不起他!

宮秋雲神瞬間就將自己手中的藍色的神祗力量的光球,發射出去。宮林風神看著這一幕,一邊抵擋著對麵的主導神啟的進攻,一邊十分焦急地用神識對宮秋雲神說道,“你,宮秋,你簡直是太沖動了!你這樣,怎麼引導他過去前麵的封印的陷阱?”

原本,宮林風神還是十分地焦急,但是接下來的一幕,他和宮秋雲神都傻眼了,對麵的藍色的巨大的神祗之力的光球,居然在接近那個啟的一瞬間,就消散了,細看之下,對麵的啟隻是輕輕地吹了一口氣而已。

這種實力,簡直了,簡直是令人震驚。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對麵的啟,在將宮秋雲神的攻擊力全部都消散了之後,居然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諷刺的神情,對宮秋雲神嘲諷地說道,“嗬,就這?這就是你們景寧正神培育出來的神祗的後代!居然這麼弱啊!我真是高看你們了!”

這種類同嘲諷的笑容,瞬間就將宮秋雲神的精神給擊潰了,宮秋雲神怒吼地對啟說道,“你居然敢小瞧本神?”宮秋雲神本來剛剛就因為流逝的神力,隻有所剩無幾的神力,剛剛又使用了巨大的神力攻擊的能量球,現在想再次聚集起神力的攻擊,想再次攻擊。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宮林風神阻止了宮秋雲神,現在他不可以讓宮秋雲神再度肆意妄為,宮林風神一邊手動攻擊宮秋雲神,一邊神識警告宮秋雲神說道,“你再肆意妄為,我就稟告靈玉正神大人和蘇塵擔任,你的行為已經影響到了神祗大陸的存亡了!”

宮秋雲神看到宮林風神向他出手,而且也是十分不留情地全部攻擊的樣子,宮林風神已經生氣了。宮秋雲神也知道自己剛剛實在是太沖動了,這可是關係到了神祗大陸的生死存亡,是他衝動了,宮秋雲神隻能忍了下去。

但是對麵的啟,現在已經確定他們一定是想引導他去某個地方,很有可能,那裡就是他們設好的陷阱的地方,啟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狂妄的笑容,在整個神祗大陸論實力,絕對冇有任何一個神祗能夠與他匹敵!

這樣想著,啟直接加大了自己攻擊的力度,對麵的兩個跟班,如果自己想要讓他們消散,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現在,先玩玩吧!

宮林風神和宮秋雲神,雖然心裡猜測著,對麵的墮神族的主導神可能已經知道了他們的目的和計劃,但是也知道現在除了引誘他去陷阱的地方,也是彆無辦法,於是他們一邊對啟的所有攻擊進行著防禦,一邊向後撤退,一邊儘量讓自己身上少受些傷口。

雙方就這樣僵持著,到了蘇塵和靈玉正神準備封印啟的地方去了,宮秋雲神和宮林風神得全身都是傷口,而且啟還在他攻擊的時候,將自己的墮神之力一點一點地注入了宮秋雲神和宮林風神的傷口之中,讓墮神之力逐漸地侵蝕他們的傷口。

就在宮秋雲神和宮林風神實在抵擋不住的時候,蘇塵和靈玉正神出現了,蘇塵直接一把打掉了啟的攻擊的光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