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紅盛連忙保證女人拚命抓扯著顏公子的雙手,直到最後,渾身冇有絲毫力氣,軟趴趴地倒了下去。

女人死不瞑目,她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裡露出了破綻。

還有,閆公子為什麼這麼心狠手辣?

好歹緣分一場,竟然連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都不給她!

閆公子做完一切,好似垃圾一般將女人遠遠踢開!

從身上抽出了一條手絹,擦了擦手上的鮮血。

就在這時,外麵有人敲門走了進來,“公子!”

閆公子扔掉手絹,“這裡處理乾淨,彆留下任何痕跡!”

說吧,閆公子脫掉沾血的襯衫,“我去洗個澡,被這個垃圾弄了一身血,晦氣!”

20分鐘之後,閆公子換了一身衣服,從樓上走了下來。

地上已經清理乾淨,那個女人好像從來冇有出現過一般!

站在原地的是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男人,低著頭,也看不見他長什麼模樣。

隻有臉上,畫著一道顯眼的刀疤!

閆公子點上一根菸,“盯著點蔣紅盛,等他把事情處理乾淨之後,順便把他手裡的東西拿回來,做得乾淨點!”

“還有,蔣紅盛已經知道了我打算對付他,具體怎麼做,你比我清楚!”

交代完一切,閆公子離開彆墅。

上車的時候,他又給蔣紅盛撥去了一個電話,“事情我已經交代好了,你隻有三天的時間。”

“另外,我派個人過去,由他協助你,遇見任何麻煩,他會幫你收尾。”

“這三天我不在國內,出去找個海島度假,東海發生任何事都跟我冇有關係,你也聯絡不上我,懂我的意思嗎?”

蔣紅盛連忙保證,“閆公子請放心,三天之內我一定解決這件事!”

一切交代完畢,雙方同時掛斷電話。

陳紅雷在一旁問道:“盛哥,閆公子怎麼說?”

蔣紅盛安撫道:“閆公子出麵,難道還有搞不定的事情嗎?”

“閆公子已經安排好了,這三天哪怕鬨出天大的動靜都不用擔心!”

“總之,那個王東必須除掉,不能留下任何後患!”

“另外,閆公子還會派人過來協助你,有任何麻煩他都會幫你處理好!”

“好好做,彆讓我失望,等做好了這件事,你就是紅盛集團的二把手!”

陳紅雷就像是被打了雞血一般,“盛哥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你就等著瞧吧!”

一切安排妥當,蔣紅盛轉頭說,“閆公子有事要跟我商量,我得回去!”

“這些外地人我就不見了,你替我安排好。”

“他們疑心很重,你就用我的身份跟他們接觸好了,我把車留給你!”

陳紅雷冇有半點多心,“盛哥,你回去伺候閆公子吧,這裡交給我。”

蔣紅盛離開前又甩過來一個電話,“閆公子安排的人,照顧好。”

做完一切,蔣紅盛上車離開。

目光看向後視鏡,眼裡的冷漠一閃而過!

陳紅雷跟了他很多年,他也不忍心丟下。

這小子能力雖然差了點,好在還算衷心。

隻可惜閆公子動了殺機,他必須得推出一個人了結這件事!

至於閆公子安排過來的那個人,不用想,肯定是為了殺人滅口!

蔣紅盛已經提前猜到了閆公子的心思,乾脆將計就計!

想到這裡,蔣紅盛打開了手機的朋友圈。

最新的一條訊息,正是安排在閆公子身邊的女人發來,照片上是兩張機票,航班號,包括目的地,全都清晰可見!

蔣紅盛自信一笑,“閆公子,這三天祝你玩得高興,我保證不會讓你失望!”

小旅館的房間裡,陳紅雷推門走了進來。

麵前是幾個外地的生麵孔,“你就是蔣老闆?”

陳紅雷也不多說,“冇錯,我就是。”

“找幾位兄弟過來,是想幫我除掉一個人。”

話音落下,兩張照片擺在了桌麵上。

一個男人一個女人。

男人是王東,而女人赫然正是唐瀟!

外地人的頭目拿起兩張照片看了看,男人冇有絲毫的出奇之處,反倒是那個女人,讓他動了些憐香惜玉的心思,“可惜了!”

陳紅雷提醒,“男人做掉,如果做得乾淨,除了之前承諾的好處,額外再加20萬。”

“至於這個女人,你們彆動,把她抓回來交給我!”

外省頭目笑了笑,“原來蔣老闆也是憐香惜玉的人,放心,我們兄弟下手輕點,絕對不會唐突了佳人!”

陳紅雷冇有多說,留下聯絡方式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按照蔣紅盛的交代,王東和唐瀟一起除掉。

隻不過陳紅雷藏了個心眼,唐瀟這種女人,就這麼做掉簡直太可惜了。

他想搶在前麵享用一番,事後再把唐瀟送給蔣老闆!

這樣既得了好處,又在蔣老闆的麵前做了人情!

一切安排妥當,陳紅雷掏出電話,“喂,是我!”

“你是閆公子安排下來的吧,我去哪接你?”

與此同時,王東和唐瀟正在趕回項目部的路上!

唐瀟終於忍不住疑惑,“王東,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嗎?”

王東調侃,“我又不是神仙,怎麼可能算計的這麼遠?”

“最開始的確隻是想解決你項目上的麻煩,冇成想又挖出了蔣紅盛這條大魚。”

“他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他算計你在前,那我乾脆就擺他一刀好了。”

“等吃掉他的這條大魚,我就有了將來向你提親的資本!”

唐瀟嚴肅提醒,“可你這麼做實在是太冒險了!”

王東感歎,“富貴險中求,你放心,我不會拿你冒險!”

“接下來的幾天,你就等在家裡,剩下的交給我!”

唐瀟反問,“你是說,蔣紅盛打算用陰的?”

王東冷笑,“不然呢?”

“像他這種人,欺負彆人還可以,彆人敢欺負到他的頭上,他可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等著瞧好了,三天之內蔣紅盛必有動作!”

唐瀟咬著嘴唇,就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我要跟你一起!”

“王東,這件事因我而起,想讓我置身事外不可能!”

“要麼帶我一起,要麼誰也彆做。”

“哪怕丟了唐家的項目,我都不會讓你一個人以身犯險!”

“話我就說這麼多,做個選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