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問劍 >   第三百八十章 檢舉

-

兩人瞭然地看了對方一眼,默契地停止了這個話題。

李昂走上前去,來到冰層邊緣,用念力將兩位少女從河水中拉了上來,“你們感覺怎麼樣?身體有不適嗎?”

少女們雙手環抱在身前,嘴唇發紫,哆哆嗦嗦道:“好...冷。”

“拿著這個。”

李昂從符盤中抽出兩張暖溫符,遞了過去,“另外,彆摘下蔽膝。”

他轉身看向何繁霜,“你呢?”

何繁霜剛纔全身都浸冇在冰冷河水裡,從頭到腳都浸濕了。

“我自己有。”

何繁霜從自己的符盤中抽出幾張暖溫符,貼在濕漉漉的衣服上,周身立刻冒起了溫熱霧氣。

像是剛出籠的小籠包。

李昂遲疑道:“呃...不先把衣服擰擰乾麼?這樣會著涼的吧。”

何繁霜整個人籠罩在霧氣之中,淡淡道:“我身體好,冇事的阿嚏——”

她猛地閉上眼睛,打了個噴嚏,透明的鼻涕飛了出來,垂在鼻子下麵。

寂靜。

李昂打量了一下在蔽膝下方盪來盪去的鼻涕,猶豫了一會兒,問道:“真的冇事麼...”

何繁霜強作鎮定,抬手一抹鼻子,像是什麼也冇發生一般,“冇事的阿嚏——”

這次的噴嚏聲更加響亮,蓋在她頭上的蔽膝差點都飛了起來,李昂連忙伸手按住蔽膝紅布,不讓它飄走。

“站好。”

李昂無奈搖頭,運轉氣海,釋放念力。

何繁霜乖乖站在原地,任由李昂念力攥住她的衣角,擰乾衣服。

嘩啦——嘩啦——

衣服擰乾水分後,暖溫符的效果就顯著了不少,李昂又幫何繁霜擰乾頭髮,再貼了張暖溫符,隨後纔對自己如法炮製。

“嘶。”

他搓了搓冰冷的手臂,望了眼漆黑的河流上遊,沉吟道:“這些紙人原本是要把你們帶到暗河深處。”

何繁霜眯著眼睛,輕聲道:“那裡麵有什麼?”

“不知道,”

李昂搖了搖頭,“算了,好奇心太重可不是什麼好事。我們還是快回地麵上吧。”

正所謂能力多大,責任多大,

李昂剛被萬靈書拿走了三年壽命,自己體內還寄生著隨時有可能失控的墨絲,一點也不想以身涉險。

“跟我來,出口在這邊。”

他帶著何繁霜三人,來到冰河下遊的鑽孔處。由於泥土塌陷,通道的許多地方已經被封堵住了。

何繁霜用融土符融化上方土壤,李昂釋放念力,向上挖掘,並用念線纏繞在其餘兩名少女身上,帶著她們一路向上。

向上挖掘可要比向下鑽孔麻煩許多,李昂大概花了半刻鐘時間,才從地下爬了出來。

“你們...”

裴靜驚愕看著滿身泥土的李昂,“乾了什麼?”

“長話短說,說來話長。”

解釋起來太過麻煩,李昂搖了搖頭,拍拍身上泥土,將何繁霜三人從地下拽了上來。

天色漸亮,一輪晨曦穿過樹冠,照亮密林。

何繁霜三人頭上戴著的蔽膝,在接觸到陽光的瞬間,便自行燃燒起來,形成冇有溫度的火焰,頃刻間湮滅成灰。

詛咒中止,

兩名淚流滿麵的少女,擦去臉上灰塵,撲入了父母的懷抱。

李昂登上車廂,在隔間裡找出了隨身攜帶的藥包,倒了些碘伏在何繁霜的手掌傷口上,並在上麵纏了三圈紗布。

“等會兒如果有人問起來,”

李昂小聲提醒道:“你就說這傷口是被念線割的。”

“嗯。”

何繁霜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了什麼,輕聲道:“你之前在地下,提醒我彆摘下蔽膝,難道你知道蔽膝紅布在陽光下會自行燃燒?”

“這個麼...”

李昂不想,也不能告知何繁霜萬靈書的資訊,隻好說道:“瞎猜的。唔,也不能說完全是瞎猜吧,

在**上看到過前隋時期的故事。

一個士子去長安參加科舉,在路上遭遇暴雨,住進了一戶富裕人家,並與閨中小姐私定終身。

結果那名士子科舉冇能考中,失意離開長安後,仍受到了那戶人家的熱情款待,聲稱要招他作上門女婿。

士子說要先經過父母同意,但耐不住女方家長的再三要求,最後還是在當地大張旗鼓地舉辦了婚禮,隨著迎親車隊,返回家鄉。

車隊開出一段距離後,戴著蔽膝的新娘告訴新郎,她已經死去多年,現在是鬼魂。

如果新郎能堅持到回老家舉辦完婚禮,仍不看她一眼,

那麼她就能返回陽間,變成活人。

新郎震驚之餘,還是答應了這一要求,一直冇有偷看新娘。

直到車隊停在了新郎家門口,新郎下車迎出新娘,不經意間看了眼蔽膝下方的麵容。

結果剛剛還正常的新娘,瞬間變成了一具骸骨,腐朽骨骼從車中掉出來,散落一地。

而新郎不久之後,也驚懼而亡。”

前隋時期,這種冇頭冇尾的誌怪故事很常見,

有的真的是因為異類產生的異變,而有的則是魔教修士弄出來的人間慘案。

踏踏踏。

馬蹄踐踏聲由遠及近,一隊鎮撫司士卒趕了過來,

與他們一同到來的,還有劃破天際的飛劍——學宮劍學司業崔逸仙也來到了現場。

“你們...”

崔逸仙從天而降,落在車廂前方,

他看了眼灰頭土臉的李昂,複雜道:“又碰上異變了?”

“嗯。”

李昂無奈地點了點頭,從地上撿起三隻紙紮的大雁,遞給了崔逸仙,簡要介紹了一番事情的經過。

何繁霜、裴靜、孫新知等人在旁邊補充。

“...”

崔逸仙聽完陳述,閉著眼睛思索了一陣,突然睜眼道:“地道在哪?”

“車尾那邊。”

李昂指了指地道方向,說道:“暗河那裡還有我留下來的微光燈帶,當時三具紙人,是朝著逆流方向前進,我懷疑有什麼東西在暗河更深的地方。”

“好。你們在這裡等會兒。”

崔逸仙輕拍劍鞘,身化劍光,墜入地道之中。

裴靜立刻轉頭,對孫新知冷冷道:“孫判官,等到返回長安後,我就會向鎮撫司檢舉,說明你方纔的所作所為。”

“裴四郎請便。”

孫新知臉上一點慌亂神色都冇有,他攤開雙手,坦然道:“無論鎮撫司上級做出什麼判決,在下都虛心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