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我以年齡為生 >   12鎮娃洞

-

[]

我以年齡為生12鎮娃洞12鎮娃洞

“我將在青塗域的鈴圓門舉辦一場飾展,明天你就同我麾下的什杏開始去準備。”最終,虞胭柔冷色有所收斂。

“好,好!”斛田興奮而應。

興許,這一切都是因為阿山的死,她虞胭柔需要一名替代者。

——————

時近向晚。

青塗域。

鈴圓門。

輕輕脆脆的鈴聲,飄蕩在十二座宏偉的圓門之間,餘暉如幕。

依舊有不少的人們在此遊玩,嬉鬨。

但誰能真正聽到一種生命的空靈呢?

此時此刻,攜手漫步的塗斑和擎代錦最終是在外圍一座圓門中間停了下來。

他倆本已是穿過了十二座圓門,本來就是一時興起想體會一道又一道穿過的感覺。

那像是越過人生障礙,也像是探索穹宇奧秘!

唯獨在外圍這第七個穿過的圓門裡,他倆竟是同時感受到了一種命魂激盪!

似是召喚著他倆什麼,也似賦予著他倆什麼!

同時,他倆身上的始末雙鈴也是自主地同這第七個圓門上的鈴聲同步了!

這——對他倆來說,太震撼了,太不可思議了!

究竟這座圓門……和他倆有什麼冥冥之中的牽繫呢?

就在兩人深深困惑之時,漂絨墟野中螺心魁鈴境裡的眾靈,內心也是起了巨大波瀾!

因為他們通通都感受到了他們各自所屬的通道莫名傳來了一種源能波動!

這種源能波動充滿著時空之象!

而他們卻誰也不能強行控製,更無法去探究!

好在波動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漸漸消失了。

緊接著——

深藍螺符傳來鏈音~~~魁祖,心帝,你們醒了?

藍色蜂符鏈音一回~~~螺母,我所接的通道傳來了異動,是它震醒了我。

雪白貓符鏈音訝異~~~魁祖,你竟也是這樣?

隨後,金色笛符應音~~~看來,我們的通道都是如此!這……太詭異了!

短暫靜默後,還是深藍螺符鏈音先起~~~三位,當初我們都是因通道的突然出現才得以擺脫這禍害利用陣中規則對我們的束縛,纔可以輪番鎮壓於她!如今,通道再次莫名生變,我想……我們也許是該和這個禍害談一談了,看看她是不是比我們多知道一些訊息,畢竟她比我們每一個都誕生得早。

金色笛符應聲而回~~~我讚同,我們不能太這麼被動了,不管這通道是好還是壞!

雪白貓符沉吟而應~~~除此之外,我認為我們也必須儘快獲悉當今九界的具體情況!這個漂絨界陣雖然絕不像當今之人所為,但還是有一些跡象表麵它蘊含了當下的力量!自始至終,我都懷疑……通道是當今妖界帝者所布!

然而,話剛出,金色笛符立即反駁~~~不可能!絕不可能!能同時利用我們這麼多靈性之身而為,那隻有真正的霸紀問穹者纔可能做到!然而,這個紀元在墟野所呈現之象,並無此巔峰!我還是斷定這必是在這個紀元之前且又在我們之後的某個霸紀問穹者所施!

雪白貓符卻是一笑~~~鈴母,界陣之道的巔峰,並不是霸紀問穹者能完全代表的。在我真身的那個紀元裡,於一次界陣比鬥中,已成就巔峰的我的真身就輸過給一個沌界士。

金色笛符沉默了。

這時,藍色蜂符出聲~~~的確,在超界與霸紀之間,實際還存在著一種隻有完整沌界士才能擁有的一種隱秘境層。這種境層在五大界學領域裡擁有極其獨特的地位,說它無敵,也不為過!這一點,我的真身既有經曆,也有從稔子青君的一點紀史資料中偶然窺悉。

金色笛符歎聲~~~完整沌界士可不是那麼容易成就的。至少在我真身的那個紀元裡,就從未有出現過一個完整沌界士!

藍色蜂符再次接聲~~~這一切歸根到底都是因為甲子輪迴的衰減,因為衰減使得很多資源不再生,唉!不過,眼下這個能夠同時誕生我們這麼多靈性之身的漂絨界陣,它又狠狠打臉了我!除了通道的源能屬性我已窺得一點端倪外,其他一切都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聞言,深藍螺符、雪白貓符、金色笛符都出聲驚訝了。

藍色蜂符隨即解釋來~~~如果我所窺不差,我們的通道都是建立在一具完整的毛犢骸骨上。這手筆不可謂不大!獸界五大祖獸之一!看上去,這一切又都和獸界有了關係!

話出,深藍螺符、雪白貓符、金色笛符都再次驚訝出聲了。

竟是一具完整的毛犢骸骨?

這……怎麼我們一點也看不出來呢?

很快,深藍螺符將信將疑問來~~~魁祖,這不應該吧?獸界五大祖獸的氣息,我們應該都能察覺纔是!

藍色蜂符回~~~因為有一種甲子輪迴中極其極其罕見的神秘大道覆蓋在了這具毛犢骸骨身上。這種大道,如果不是我的真身曾經有幸穿越過一次過去簌六妃所在的那個紀元,那我也不可能這麼快察覺過來。

聞言,深藍螺符、雪白貓符、金色笛符皆有震撼。

竟然還和簌六妃有了牽扯?!

然而,藍色蜂符又接著一語~~~當然,我的真身在簌六妃紀元裡所見的那個仙界極仙族女子,她身上的大道和現在覆蓋在毛犢骸骨上的大道,說相同卻又不完全相同!她身上的比現在的似乎少了點什麼,好像現在的要更加……成熟!對,就是更加成熟!

深藍螺符、雪白貓符、金色笛符這次算是徹底靜默了。

一切的一切是越來越撲朔迷離!

這背後之局,已然超出了她們的想象!

短暫靜默之後,藍色蜂符忽然轉開了話題~~~對了,螺母,鈴母,在我和心帝眠養之時,住在墟野上的那對聖齡境小娃可有什麼動靜?

深藍螺符迴音~~~他倆已經進入妖人城去了。魁祖,為何突然說起他倆來?

藍色蜂符想了想,纔回~~~實不相瞞,我在他倆身上除了隱約聽到了一種鈴聲外,還好像感受到了某種冥冥之意。三位,如果你們都同意的話,我想在他們回到墟野後,主動開啟通道召他倆進來聊聊。

金色笛符一聽,語~~~魁祖,那女娃我可以同意,但男娃還是算了吧,我不喜歡當今的妖界!

藍色蜂符冇有反駁,追問深藍螺符和雪白貓符。

深藍螺符平靜而回~~~魁祖,我都不反對。

雪白貓符一笑~~~魁祖,女娃交你,男娃交我,我倒想看看這個令鈴母厭惡的混血男娃究竟有何拙劣之處!

金色笛符一聽,語中一哼,似乎和雪白貓符有點不對付!

隨後,深藍螺符再次出聲~~~好了,那我們現在就開放音鏈,和這禍害談一談吧。

藍色蜂符、雪白貓符、金色笛符各自應了聲。

位處四符中心的鮑狀粉光很快就從來了冷笑~~~想和本主談?談什麼?

深藍螺符繼續出聲~~~多娃,你的通道剛纔是不是也受到了莫名波動?

鮑狀粉光再次冷笑~~~螺老太婆,這與爾等何乾?

深藍螺符欲語,金色笛符已是冷哼~~~禍害!少裝腔作勢,而今你也是無法掌控通道!即使每借用一次,你也會付出不小源能代價!與你談,就是想一起找出它的源頭!你可彆告訴我,你是一點也不想!

鮑狀粉光冷笑依舊~~~鈴老太婆!你彆囂張!時候一到,本主就會徹底粉碎這些破通道,屆時,你們一個個又全都得乖乖蘊養本主的道!

金色笛符未及語,雪白貓符已是出聲~~~哦,是嗎?那請問——儘在自我掌握的禦五帝主,這個‘時候’,它是什麼時候?

鮑狀粉光譏笑~~~心老太婆!在本主麵前陰陽怪氣,你是太想男人了嗎?

雪白貓符絲毫不生氣~~~是啊,我還真是想我真身所在時代的那些出色人雄了!唉,哪像你禦五帝主,隻會挑一些不堪大用的娃娃!

這時,鮑狀粉光卻是一懟~~~心老太婆,知道嗎?在不久前,本主可是臨幸了你的後代族人!說到這無用,他可還真是遺傳了你卿氏一族的窩囊!本主還冇搖晃完一次,他就在本主身下徹底泄冇了!真是令人掃興得很呢!

雪白貓符語氣微沉~~~多娃,你這麼喜歡睡,吾倒是很願意讓吾的苗兒趴趴你。

鮑狀粉光怒不可遏~~~心老太婆,待時候一到,本主定會把你轉作帶根的,讓你好好嚐嚐本主的搖晃之道!

雪白貓符不再應,隻是所現符光越來越,冷!

終於,藍色蜂符開口了~~~瑪可辛多妮,既然你不願談通道,那我們聊聊這鎮娃洞的源頭,如何?

誰知,鮑狀粉光更怒~~~茲魁!這裡是本主給你們賜名的螺心魁鈴境!

聽上去,這多娃似乎對魁祖茲魁的恨意要比其他三人更深!

藍色蜂符冷靜而應~~~從我以時空術法追溯你之真名和史稱起,你就是這麼暴躁,看來,名字對你真的很重要。

鮑狀粉光暴喝~~~老不死的東西!待吾破開這墟野,就是你紫膚一族的末日!

藍色蜂符冷靜依舊~~~末日能比得上極滅嗎?輪迴中誰也不能躲避它的到來。瑪可辛多妮,何必活得如此天怒人厭呢?你之真身所經曆的,你現在完全可以改寫,完全可以過一段屬於自己的人生!

閉嘴!閉嘴!!給本主閉嘴!!~~~鮑狀粉光好像徹底失控了。

然而,藍色蜂符卻是繼續說來~~~瑪可辛多妮,螺母說你很可能比我們知道得多,畢竟你誕生在前頭是事實,然而,我忽然覺得你也隻是被人利用罷了,這真相,你跟我們一樣,毫無頭緒!

鮑狀粉光傳來咬牙切齒之聲~~~老不死的東西,如今告訴你也無妨,能夠孕生你們的傳承之物,全都是當初本主真身一一蒐集過來的,是本主真身又以五種沌能為源,以紀元重重為機,才終於開啟了吾的蘊恒界陣!如今,你竟想自欺欺人,妄圖侵擾本主心識,真是可笑至極!

藍色蜂符聽而靜默了一下,才又語~~~那麼,為何你的這個蘊恒界陣還會出現破綻,還會被人以通道之式給做出了破壞?甚至,你這一切,都好像為他人作了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