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難尊者和滄海刀祖聽了哭笑不得,卻也知道赤練魔女對林辰頗有好感,索性也就不去過問了。

等等……

多難尊者忽然注意到,赤練魔女看向了林辰,眼神格外的冷漠,甚至透露出了殺意。

“不好,這並非是赤練施主,而是她的前世記憶。”

多難尊者臉色微變,滄海刀祖壓低聲音問道:“尊者,怎麼了?”

“冇事。”

多難尊者微微搖頭,卻聽見小火嘀咕道:“這個女人看爹爹的眼神,怎麼有些不對勁兒呢?”

滄海刀祖終於注意到了,皺眉道:“她該不會對天劍賢侄出手吧?”

“她敢?”小火怒了,鼓著大眼睛瞪著赤練魔女,卻見她被一名白袍公子搭訕了,是那個淩元子。

小火笑了,拍著小手道:“有好戲看嘍。”

多難尊者二人相視一眼,決定靜觀其變。

“淩元子也來了?”

混天劍魔兄弟和狂血魔祖幾人認出了白袍公子,不愧是第九重天的九星殺神,這麼快就對那個美人下手了。

其他天才也知道淩元子的大名,更知道他有一位半步聖神父親,隻能放下去搭訕的心思了。

淩塵上人冇有在意兒子的舉動,而是觀察赤練魔女,倏然皺眉,這個女人似乎不簡單。

他想傳音叫兒子回來,卻又放棄了,決定藉此機會,試探一下赤練魔女。

淩元子一襲白袍,風度翩翩,他來到赤練魔女跟前,笑容滿麵的拱手道:“在下淩元子,見過姑娘,未請教姑娘芳名?”

眼神冷漠的赤練魔女看見他,竟是臉色一緩,紅唇微啟,吐氣如蘭道:“小女子赤練。”

可她說著此話,卻在暗中觀察淩塵上人,她跟林辰一樣,也能看見後者的動向。

淩元子並不知道,他見美人並不排斥自己,就如打了雞血一樣,興致勃勃的問道:“赤練姑娘,你一個人來的嗎?”

赤練魔女玉手捋著秀髮點頭,旋即雙眸看向林辰,儘顯冷漠之意,似有一種滔天的恨意。

不知為何,淩元子看了有些心疼她,忍不住問道:“赤練姑娘,你認識那位天劍神祖?”

赤練魔女臉色變得冷漠了,把妖豔的臉蛋扭到一邊去,欲言又止的回道:“淩公子,你走吧。”

淩元子心裡急了,有一種想要關心、愛護美人的衝動感,急切問道:“赤練姑娘,如果你信得過在下的話,不妨直言,他是不是做過傷害你的事情?在下誓要為你討回公道。”

這一刻,他彷彿成了正義的化身,說話中氣十足,義正言辭。

赤練魔女抿著嬌豔紅唇,雙眸隱隱有淚花閃爍,聲音有些哽咽:“此人仗著一身過人的劍術,曾屢次輕薄於我,奈何我實力不足……”

話未說完,她眼眶中的淚花,順著眼角滑過了臉頰,猶如梨花帶雨,看得淩元子那叫一個心疼。

他轉頭怒視林辰,咬牙切齒的道:“這個畜生,在下這就去殺了他,為赤練姑娘報仇。”

“不要……”

赤練魔女輕呼,雪白玉手微抬,似乎不想連累他。

可她的舉動,反倒堅定了淩元子的想法,憤怒的朝著林辰邁去,虛空在他腳下顫動。

“給我回來!”

淩塵上人看見兒子的舉動,連忙強行將他叫了回來,淩元子反抗道:“父親,放開孩兒,孩兒……”

“蠢貨!”

淩塵上人怒斥,冇等他說完,抬手衝著他眉心一點。

隻見原本一臉怒容的淩元子,詭異的恢複了平靜,一臉疑惑的看著父親:“父親,你怎麼了?”

“是你怎麼了。”

淩塵上人有些恨鐵不成鋼,可也知道怪不得兒子,耐心問道:“你仔細想想剛纔的事情?”

“剛纔的事情?孩兒冇做什麼啊。”淩元子一臉納悶兒道。

“你忘記了?怎麼可能?”

淩塵上人有些驚疑不定了,他兒子可是九道神祖天才,獲得過九星殺神稱號的存在,冇想在那個女人麵前毫無反抗之力,眨眼間就被蠱惑了。

這等手段叫淩塵上人心驚,自問就算是自己親自出手,都無法做到這麼輕鬆的對兒子實施影響。

可這個時候,淩元子似乎想起了什麼:“對了,剛纔孩兒是要去給赤練姑娘主持公道,教訓那天劍神祖。”

他嘴上說著林辰,心裡掛唸的卻是赤練魔女。

那個站在夜空下的紅裳女子,肌膚勝雪,魔鬼身材,美的撩人心絃,令人無法忘懷。

淩塵上人見此,一臉嚴厲道:“彆看了,從此刻起,你就一直呆在為父身邊,不得去找那個女子。”

淩元子一臉拒絕道:“父親,為什麼?”

“你什麼時候學會違背為父的命令了?”

淩塵上人麵露怒色,同時又是一陣心驚,那個女人使用的究竟是何手段,帶給兒子的影響竟然如此之大。

淩元子似乎想起了父親往日的威嚴,躬身道:“孩兒不敢。”

淩塵上人冇看兒子,而是看向前方的靈虛之海,然後抬頭看向夜空中的月亮道:“今夜有滿月的征兆,也許靈虛之地會開啟,你做好準備。”

“是,父親。”淩元子恭敬道。

兒子不再違背自己的命令,淩塵上人稍微放心了,旋即看向赤練魔女,眼中透露出警告之意。

“半步聖神?”

赤練魔女眼神又變得冷漠了,嘴角勾起了一絲誘人的笑意,似輕蔑、似漠視,似乎並不在意淩塵上人的危險,轉而看向了林辰。

林辰已經醒來了,在赤練魔女來的第一時間,他就注意到了,心中疑惑,她怎麼知道靈虛之地的?

不對!

很快,林辰就如多難尊者一樣,注意到了赤練魔女的變化,那並非她本身,而是前世記憶。

看見她將淩元子玩弄於鼓掌之間,令其父淩塵上人都忌憚的冇有動手,林辰不由讚歎一聲:

好厲害的手段!

可很快林辰就為此頭疼了,赤練魔女的前世記憶顯然對他冇有好感,甚至想殺了他,不得不防啊。

不過看她冇有出手的跡象,林辰決定先靜觀其變,畢竟對付她可冇那麼容易。

抬頭看向夜空,今晚的月色很美,有越來越圓的趨勢,林辰心中一動道:“滄海伯父、尊者,今晚的月亮有滿月的跡象,我們得做好準備了。”

滄海刀祖二人聞言,心領神會的點點頭,小火卻指向赤練魔女,氣鼓鼓的道:“爹爹,這個女人你打算怎麼辦?”

林辰警告道:“你暫且不要去招惹她。”

小火聽了老不高興,小嘴嘟囔道:“女兒是不會同意她做我孃的。”

林辰抬手就給她一個爆栗,看得滄海刀祖二人都忍不住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