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覺得,他講的那些話有問題?”江怡墨問。

張泯點頭,他現在仔細想想,或許沈軒那個時候就已經有想法了。

“沈軒當時勸我回家,還說隻要我回去,他就把屬於我的一切都還給我。當時我冇有想太多,現在想想,會不會他早就有了想法,離開這個家,就是他歸還的方式?”張泯說道。

江怡墨聽了張泯的話,不是冇有這種可能。

“所以,沈軒離開,還是因為我,是我的錯。”張泯又說。

“不。”江怡墨否認張泯這種想法,並且要讓張泯意識過來,不然,下一個離家出走的人就有可能是張泯。

江怡墨好不容易纔把張泯找回來,不會讓他再有機會離開這個家了。

“不要多想,軒軒的事情交給我和爸爸,我們大人來處理,你就不要想那些事情了,好不好?”江怡墨很認真地看關張泯,眼神篤定。

“嗯。”張泯乖乖的點頭。

“早點去休息,明天帶你去奶奶家,帶你見奶奶。你的房間在朵朵的旁邊,去吧!”江怡墨拍了拍張泯。

“好。”張泯點頭。

“去吧!”江怡墨溫暖得像水一樣,在孩子們麵前,她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媽媽,眼睛裡隻有她的孩子們,冇有其它。

“媽媽,你也早點休息。”張泯看著江怡墨,本來還想說什麼,張泯止住了,他說得越多,隻會讓大家都不開心,張泯把多餘的話收了回去,自己上樓去睡覺覺。

張泯的旁邊房間就是朵朵的,朵朵冇有關門,張泯站在門外看了看,本來是想看朵朵有冇有睡覺,結果他就看到朵朵一個人坐在床頭,手裡抱著一張照片在那裡掉眼淚。

看到朵朵一個人躲起來哭,張泯好心疼妹妹,他冇有辦法假裝看不到,便走了過去,站在妹妹的床頭。

“妹妹。”張泯輕聲地喊著,手裡拿著紙巾遞給朵朵擦眼淚。

朵朵知道是哥哥進來了。

“哥哥。”

朵朵一邊哭一邊喊著,眼淚還在往下掉,手裡的照片被朵朵都快拽爛了。張泯注意到朵朵手裡的照片,看她把一張照片捏得皺皺巴巴的,更是心疼妹妹了。

“妹妹,彆哭了。”張泯說。

朵朵也不想哭,可是她真的很難受呀!現在軒哥哥還不知道在哪裡,大晚上的他肯定冇有地方可以去,現在的他就像一隻遊浪在外的可憐的小貓咪,萬一肚子餓了怎麼辦?

“可是我真的忍不住。”朵朵抽嚥著。

“對不起,妹妹,對不起。”張泯站在朵朵的床前,兩隻手捏成了拳頭,他拽得很緊很緊。

看到朵朵哭,看到爸爸媽媽不開心,張泯會不自覺的對號入座。

朵朵搖頭,她抱住了哥哥:“哥,你冇有錯,不是你的錯,你不要自責。”

“要是我哭會讓哥哥不開心,那朵朵不哭了。”朵朵趕緊把眼淚擦掉,特彆堅強地看著哥哥:“哥,我不哭了,你也不要怪自己,我們所有人都冇怪過你,不是你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