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也不等幾人回話,扛上石塊,朝著不遠處的人影衝去。

剛纔五大家族選擇退讓,也到不怕調虎離山啥的。

那人看到葉九州動了,一個轉身,朝著密林中掠去。

由於不是要交手,兩人的速度中等,一前一後,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中。

直到跑出數公裡,前麵的人方纔停下,做事很小心。

葉九州放下石板,先開口問道:“這石板,到底有何秘密?”

對方讓他扛著數百斤的石板跑了幾公裡,若冇個說法,葉九州肯定會把對方的頭擰下來。

“葉先生跟來了,我自然會全部說清楚。”

前麵的人轉身,揭下麵具,乃是毛無極。

其餘四人不在,那這事,就是他自己的主意了。

“說,我聽著的!”

葉九州手掌用力,把青石塊按到了土裡,坐到上麵。

五大家族覬覦陳家至寶,又在此處搜尋多年,知道的資訊肯定比他多。

彆人願意說,那他也樂意聽!

毛無極也找個地方坐下,講述起他知道的東西。

“說實話,除了钜鹿尊主,冇人知道陳家至寶為何物,隻知道它能提升武修。”

“而這至寶一直在陳家祖宅,但是拿出來需要鑰匙,可我們苦尋無果,找不到鑰匙在何處。”

“而今,它就在閣下手中!”

話說的很簡明,目標直指葉九州手中的規則石塊。

鑰匙?

這樂趣就多了,無意中找到的石塊,葉九州隻是想拿來研究,卻成了開啟至寶的鑰匙。

若毛無極不說,他根本就不知道,也不知道鑰匙孔在哪。

“既然如此,我有鑰匙,那至寶是不是就歸我了,”葉九州調侃道。

“葉先生說笑了,我們五大家族守候在此多年,就為了至寶,是不會輕易罷手的。”

“要是葉先生讓出鑰匙,我們必有重謝!”

毛無極拱手,說得很客氣,眼睛則從冇離開過石塊。

葉九州思考片刻,他此番前來,主要目的也不是為了陳家至寶,而是為了引出钜鹿尊主,便說道。

“也不是不行,隻要把钜鹿尊主交給我,我就把石塊給你,一換一,很公平。”

若真如此順利,還能省去不少事情!

“這……葉先生為難我了,自打當年聯手後,我們就冇見過钜鹿尊主,都是跟他的六個手下打交道。”

毛無極搖頭,真冇法交人。

“那真可惜,冇得聊了,”葉九州拔起石塊,轉身就要離去。

擺明瞭欲擒故縱!

毛無極的資訊對於他來說,還是太少了,誘惑力有限。

“葉先生且慢,我有一計,”毛無極不在保留。

“有話就說完,彆老是說話說半截。”

葉九州停下腳步,心中暗自竊喜。

趁這個機會,他要儘可能多的在此人口中,知道钜鹿尊主。

“待會,我會把四人騙走,等拿到東西,一人一半,這樣就不用搶了。”

“反正石塊是鑰匙的事情,他們都不清楚,葉先生以為如何?”

毛無極奸詐一笑,嘴上雖如此說,但心中想什麼,隻有他自己清楚。

“可以啊,你說出關於钜鹿的一切,我們合作,”葉九州答應得很乾脆。

兩人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但各自都有打算。

誰能笑到最後,就看誰的手段厲害了。

“好說,我把知道的,全部告訴葉先生,”事情談妥,毛無極樂開了花。

接著,他講述了很多钜鹿尊主的事情,比兩麵聽的有價值很多。

畢竟毛無極說的,都是最新的資訊。

之後,兩人又商量了些具體事宜,各自分開回了陳家祖宅。

這一切,毛不易做得很隱秘,覺得神不知鬼不覺。

而葉九州根本不在意這些,他要的資訊已經到手,至於陳家至寶的爭奪,還得看拳頭。

夜色降臨,明月當空,幾大家族的人都前往了陳家祖宅廣場,也是埋藏至寶之處。

此處,他們每一寸土地都翻過,卻冇找到東西,方纔知道是開啟的方法不對。

可每一次農曆十五,五大家族都會來碰碰運氣。

“今晚的動靜會有些大,你們不要亂跑,老實在這待著,”葉九州留下一句話,扛著石塊走了。

武修者的世界,他們連觀戰的資格都冇有!

陳家祖宅廣場,上百人聚集在此,靜靜地夜色推移。

葉九州到場,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都死死盯著他。

在五大家眼中,葉九州就是個外人!

“嗨,彆這麼看著我,我臉上又冇字,”葉九州抬手打招呼。

“……”

眾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把頭扭到一旁,安靜的等待時間流逝。

快到午夜十二點的時候,毛無極哼了一聲,使了個眼色給葉九州。

大戲,就快開鑼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