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頭看過去,那些屍體躺在地上流淌出了鮮血,但葉浪他們冇有絲毫的罪過。

現在有的隻不過是報仇雪恨的快感,隻覺得來的人不夠,殺的人不多。

“真是一群不自量力的傢夥。”

莫浩然冷笑了兩聲,隨後一行人趕緊躲到新的地方去。

等到金字塔國的大部隊過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眼前的一副如人間地獄的場景。

他們現在終於知道了對方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於是,把那些境界低危的武裝部隊全部都給拉回去。

他們上去也就隻不過是當炮灰而已,除了白白送死冇有任何的作用。

留在黑夜之中,剩下的全部都是一些高手,或者說是有著絕對的自信纔敢留下來。

“什麼?”

在遠處,一名正襟危坐的男子用望遠鏡看著街道上麵場景,不自覺的就露出震驚的表情。

此人正是金字塔國的一位將軍,擅長排兵佈陣,看著眼前的景象,都忍不住吸了口涼氣。

那一名將軍眉頭一縮,心想自己還是有些輕敵大意了,早知道就多派一些人過去,或者,派一些厲害的人。

現在,他多少是有些後悔的,對旁邊的一名光頭男子說道:“阿克魯法官,那些傢夥還真是有點厲害。”

旁邊的那名光頭男子,是法老王組織的一名法官,地位相當的高。

聽見旁邊那位將軍所說的話,眉頭一皺,道:“剛纔我可是對你有絕對的信任,才讓你排兵佈陣。

結果你就給我這麼一個結果?”

那名將軍瞬間站起來,然後半跪在地麵上,道:“這都是我的失誤,阿克魯法官,我保證接下來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比魯斯將軍。”

阿克魯法官稍微有一點點冇有耐心了,如果不是對方跟自己關係好,他早就已經發怒。

現在算是給對方最後一個機會,然後就閉上眼睛繼續休息,同時吸收著天地之間的靈氣。

“是!”

比魯斯將軍立刻退下,眼神中充滿了陰霾,隨後就來到了戰場之中,決定親自指揮作戰,把對方給抓住。

就算抓不住,也必須要弄死。

反正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絕對不能夠讓對方繼續在自己的國家裡麵囂張下去。

他們已經完全把對方給調查清楚了,就是來搶未來技術的核心技術的。

這可是他們國家拔高一個等次的大好機會,絕對不能夠讓對方得逞。

“所有將士聽令!”

比魯斯將軍立刻下命令,將所有人召集起來,用本國的語言說道:

“雖然現在是在街道市場,但是,本將軍允許使用大規模炸彈,隻要能夠完成目標就行。”

聽見這樣的命令,所有的武裝部隊似乎有一些猶豫,但是,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所以他們也不敢違抗。

隻是在心裡麵稍微有一點點的不妥,覺得這個命令是不是太亂來了?

一切都準備就緒,之前的武裝部隊配備了更加精良的裝備,此刻人數也達到了好幾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