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這裡的時候,比魯斯突然心一橫,閉上眼睛向著神明祈禱了一句:

“神明希望原諒我!”

隨後,就下命令,道:“馬上對著人群發起進攻!”

收到命令的武裝部隊直接呆在了原地,不過,封建信仰的他們隻知道聽從上級的命令,根本就無法違抗。

於是,就隻能夠按照命令形式對準人群發起,直接發射了導彈。

......

與此同時,葉浪看著眼前街道上麵的人流想到了一個好主意,道:“或許我們可以混進人群當中離開,我覺得今天晚上可以到此為止。”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莫靈曦同樣認可,今天晚上他們打的是冇有準備的戰,或許是有一點點劣勢。

君子報仇時間不晚,明天晚上再繼續報仇,也不是不可以,有了萬全的準備,或許報仇起來更加的輕鬆。

於是他們就打算混入人群當中,可,就注意到了飛向人群的導彈,於是幾個人呆住了!

咻~

隨著一個物體快速的飛進人群當中,隨著砰的一聲,巨大的爆炸直接在街道上麵掀起火花來。

處在爆炸最中心的那些子民,瞬間就被紅塵的肉泥化作血霧,消散在了空中。

邊緣的那些民眾,有的屍體被炸成了好幾塊,僥倖冇有死的,現在也是傷痕累累。

高溫直接將他們的皮膚給烤得發焦,或許死掉是最好的選擇,像他們這種生不生死不死的,纔是最是折磨。

爆炸所產生的熱浪更是朝著周圍的居民所擴散開,不知道波及了多少的家庭。

瞬間又是一片哀嚎聲響起,哭喊的聲音更是此起彼伏。

“什麼?”

就算是再怎麼認為對方冇有良心,但是,葉浪他們有冇有想到對方會如此的喪心病狂。

就算他們見過太多的大場麵,看著眼前的場景,依然是覺得有一點可怕,有一點點冇有想到。

“這些混蛋在乾些什麼!”

莫靈曦咬牙切齒,把旁邊的牆壁都給掰斷了,道:“那些傢夥,竟然直接對準人群開火?”

“真是混賬。”

葉浪臉色陰沉到了極點,眼神中也是透露了陣陣寒光,道:“他們或許是猜到了我們會混入人群當中逃跑,所以,一不做二不休!”

“太可惡了,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喪心病狂的傢夥,那些傢夥,可真不是人變的!”

莫浩然已經閉上眼睛了,不忍心,繼續去看,眼前的場景隻會更加的糾結。

“他是在逼我們現身嗎?”

葉浪冷笑一聲,真搞不懂那些傢夥到底在想些什麼。

就在幾個人猶豫之間,金字塔國所使用的熱成像技術,已經將葉浪他們的方位給鎖定。

咻~

又是幾顆導彈,瞬間飛向葉浪方向,立刻在場麵上掀起了巨大的爆炸。

葉浪他們當然是及時的躲開,由於吸取了剛纔的教訓,或許是良心上有些譴責不過去,朝著人群的利益方向逃走。

也就是之前就已經發生過爆炸的地帶,那你幾乎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