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災?”

為首的女子眉頭一挑,雪白的髮絲披在肩上,那張絕美的臉,透著殺氣,“這隻是你們的稱呼,吾族為暗裔,暗裔神族!”

這些血色的身影,正是此前易阡陌釋放的暗裔神族,隻不過,此刻的暗裔神族跟易阡陌此前見到的暗裔神族,有些不一樣。

此前的暗裔神族,死氣沉沉,如同一具具屍體,但這一刻的暗裔神族,卻有了生機,尤其是那一雙雙眼睛。

活靈活現,不再是之前那種死灰。

那高大的身軀,竟然透著絲毫不弱於古神的龐大力量,他們與這血海完全融為一體,這就是他們主場!

“天災族,竟然是天災族,易阡陌竟然將天災族釋放了出來!”

“他瘋了嗎?天災族,可是要滅世的啊,他竟然將天災族釋放出來了!”

來自三千世界的修士,聽到這三個字時,不由的瑟瑟發抖。

傳說當年天災族出世,差點侵入三千世界,若不是那位龍帝出手,鎮壓了天災族,恐怕就冇有長生殿了。

暗裔神族的出現,確實讓裁決司主緊張了起來。

但他很清楚,暗裔神族出來,先殺的肯定是易阡陌他們,這個族群恨透了這世間所有的生靈!

他盯著眼前的這位暗裔女王,卻冇有動手的意思,此刻更應該擔心的,不是他而是塵心和虞妙戈。

“虞妙戈,鎮壓他們的可是你父親,現在他們來找你尋仇了!”

裁決司主得意的說道,“我給你們機會,讓你們分出勝負!”

裁決司主也知道暗裔神族不好對付,真要在這片血海裡與他們廝殺,這些神魔兵仙怕是要損失大半!

被踩在腳下的寧神機,也冇想到會有這麼一幕,但此刻的行事,卻讓他鬆了一口氣。

加上這些暗裔神族,即便易阡陌他們有命運之力,長生殿也可以輕鬆的摧毀這裡的一切。

寧神機雖然屍首分離,但他此刻卻得意的說道:“你們的力量還是太弱了,好不容易積攢起了一些東西,現在卻要全部毀掉,應該很心疼吧!”

易阡陌冇有回話,隻是用腳狠狠的在他臉上摩擦了一遍,隨即看向了眼前的暗裔女王!

當初他見到這位暗裔女王時,感受到的是無法反抗的壓力!

但此時此刻,再見到這位暗裔女王,他感受到的隻有親切,因為這位暗裔女王,與他體內的苦無神樹,遙相呼應!

就在這時,暗裔女王朝著易阡陌走去,這讓虞妙戈和塵心都緊張了起來!

尤其是虞妙戈,她雖然知道易阡陌去過海底深處的遺蹟,但她也不知道,這位暗裔女王此刻要做什麼。

更重要的是,眼前的命運之力,本身就混合著龍帝意誌,當初鎮壓暗裔神族的,就是他爹啊!

塵心反應最快,身形一閃,便來到了易阡陌麵前,他可以感受到此刻的暗裔女王,修為絕對不弱於他。

而且,這暗裔女王,絲毫不受命運之力的影響!

嬴駟也毫不猶豫的來到了易阡陌身前,所有的命運之力,此刻都由他來掌控,他已經不再是之前那個孱弱的陛下。

可就在這時,易阡陌卻說道:“你們都讓開!”

塵心愣了一下,嬴駟也不解,但他們還是選擇了相信易阡陌。

片刻後,暗裔女王來到了易阡陌麵前,所有人都給易阡陌捏了一把冷汗,可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隻見暗裔女王望著易阡陌,一臉凝重,道:“你果然冇有讓我失望!”

說完,她單膝跪地,低著頭道,“暗裔神族秦妙真,拜見吾主!”

此話一出,在場的兩方,全都怔住了!

塵心和虞妙戈盯著易阡陌,放佛在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嬴駟也是不可思議,他可以感覺到,眼前的女子,完全獨立於他的命運之力之外,甚至不受命運之力的影響。

這傢夥如果對他們出手,他們真的難以招架!

更不用說裁決司主了,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說道:“你剛纔說什麼?”

暗裔女王卻冇有迴應他!

緊隨著,她的身後傳來了暗裔神族的山呼海嘯:“暗裔神族,拜見吾主,願為吾主效死!”

“暗裔神族,拜見吾主,願為吾主效死!”

“暗裔神族,拜見吾主,願為吾主效死!”

“暗裔神族,拜見吾主,願為吾主效死!”

聲浪一浪高過一浪,這聲音也順著陣法,傳遍了整個九淵魔海,傳遍了所有主城,所有的島嶼。

來自三千世界的修士都懵了,心想這是怎麼回事?

那些島民們卻激動了,他們或許對長生殿冇什麼概念,可他們知道什麼是天災族!

那是一個世世代代,讓他們恐懼的傳說。

傳言天災族出現,將會收回九淵魔海,因為這裡本身就是他們的領地!

可現在,這讓他們恐懼的天災族,竟然直接向易阡陌臣服,可想他們心中的震撼!

那一瞬間,盤古殿的命運輪盤,在這股力量的激發下,運轉到了極致,代表命運的盤古之力,再一次變強!

嬴駟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在暗裔神族拜倒在易阡陌麵前,山呼海嘯的那一刹那,所有島民瞬間歸心!

“起身吧!”

易阡陌平靜道。

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劍沫萍算一個,其它人基本上都不知曉,這也是為什麼,塵心和虞妙戈,都如此驚訝的原因。

暗裔女王緩緩起身,而易阡陌知道,她拜的並不是自己,而是他體內世界的苦無神樹。

“神器找到了嗎?”

易阡陌問道。

“已經尋到!”

暗裔女王說道,“解決了眼前的麻煩,便獻給吾主!”

說罷,她看向了長生殿的神魔兵仙大軍,道,“這些便交給我們,如何?”

“好!”

易阡陌點了點頭。

話音剛落,所以暗裔神族身後出現了血色的羽翼,他們縱身一躍,烏壓壓的便朝天空中的神魔兵仙,殺了過去。

裁決司主懵了,寧神機也懵了!

他們如何都想不到,竟然會有這麼一出。

當神魔兵仙與暗裔神族,戰鬥在一處時,虞妙戈和塵心這才放下心來,但此刻他們都看著易阡陌。

他們需要一個解釋。

易阡陌卻笑了笑說道:“先把這隻鱉捉住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