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任楓和九竹便在神羅宮閉關修煉。

而在這段時間內,朱明山各大勢力都異常的興奮,他們收到了天魔宗分發下來的靈脈晶元,這使得他們領地內的靈脈得以重新煥發生機。

而在這些靈脈的滋養之下,整個朱明山的陰陽之氣都變得濃鬱起來,這引得周圍其他勢力眼紅不已,以至於短短十來年的時間,便發生了數百場摩擦。

至於這些,任楓和九竹都不知道,兩人一直在神羅宮內修煉,就這樣,他們在神羅宮渡過了百年的時間,而此時,外界纔過去十來年而已。

在這些年的苦修之下,任楓不僅將境界穩固了下來,修為還有著些許的增長,當然,他現在距離突破人仙境中期還很是遙遠。

這讓任楓不免有些急躁,他的進境已經很快,然而,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在神界毀滅之前,他最低也要將修為提升到天仙境乃至大羅金仙境,這樣纔有著拯救神界的實力。

在不到百萬年的時間之內,將修為提升到如此境界,不說是後無來者,也是前無古人的事情,這讓任楓覺得壓力巨大。

另一邊,九竹這些年的提升十分之大,靠著任楓給她的那些靈脈晶元,她在六十多年前便突破人仙境中期,又在二十年前突破了人仙境後期。

至此之後,九竹的修為便停滯不前,究其原因,乃是因為相比於她強大的修為,其肉身便顯得有些羸弱,已經無法承載更強大的實力。

這乃是整個靈木族的通病,作為靈木之體,靈木族族人一向是偏於神魂修煉,在體術一道上並不擅長,這就造成了他們的肉身強度要比同等級的修士弱上許多。

而這時,人蔘果便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人蔘果本身就有著改變修士體質的作用,將其吞服下去之後,九竹的肉身乃至神魂都有著極大幅度的提升,而其中所蘊含的磅礴能量,更是讓她一舉突破了人仙境巔峰!

“九竹姑娘,真是想不到,不過百年的時間,你居然接連突破了三層境界!”任楓感慨了一句。

不得不說,九竹的修煉速度著實恐怖,令他都不免生出羨慕的情緒。

“這要感謝公子纔是,若不是你贈予我靈脈晶元和人蔘果,九竹豈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修為提升到人仙境巔峰。”九竹滿臉的感激。

說話間,她的心裡很是愉悅,這倒不是因為境界的提升,而是因為,她的修為提升之後,便不再會拖累到任楓,而是能給予對方極大的幫助,這比什麼都要讓她高興。

“我不過是提供給你的修煉提供了一些便利罷了,真正的功臣還是你自己。不過,你既然已經突破了人仙境巔峰,不如試著突破地仙境。”任楓開口說道。

九竹聞言,歎了口氣道:“九竹何曾不想突破地仙境,但公子有所不知,陽髓花自行吸收靈力的功能看似強大,卻有著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不能像其他靈木族的修士一般,靠著突破瓶頸晉升地仙境,而是需要以強大的神通打破天地法則,從而引發雷劫進行突破。”

“而我現在的修為雖然足夠高,但自身的神通卻很是一般,若是不能領悟到足夠強大的神通,我終生都止步於人仙境巔峰。”

任楓聞言,臉色凝重了起來。

他突破人仙境時,需要用五火歸一術這等強大的神通,纔打破了天地法則的桎梏,從而突破境界。

若是九竹想要突破地仙境,怕是需要掌握比五火歸一術更為強大的神通,而據他所知,人仙境修士想要掌握如此強大的神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雖然心中這麼想,但任楓並未表露出來,而是安慰道:“九竹姑娘也不必氣餒,咱們日後多留意一些,必定能為你找到一門足夠強大的神通。”

兩人聊了一陣之後,便繼續各自進行修煉。

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內,九竹則是穩固境界,至於任楓,他開始著實將雷鳴石和青木石全部煉化。

其實,煉化這兩枚晶石對於任楓的幫助著實有限,畢竟,他體內並冇有雷屬性本源和木屬性本源的存在,這最多也隻能讓他在施展雷係法術和木係法術之後,得到一些威力上的加成而已。

就這樣,在九竹的境界穩固下來之後,兩人便離開了天魔宗,在一番趕路之下,終於來到了九華山脈附近。

九華山脈在蒼北大陸也是一處不小的勢力,其地域之遼闊,比之朱明山還要大上許多,這裡居住著大量的妖修。

而如此多的門派和種族在這裡駐紮,自然是因為這裡的靈力極其濃鬱,哪怕是朱明山在獲取了大量的靈脈晶元之後,都無法與其相比。

不過,由於九華山脈的麵積實在太大,哪怕是有著大量的實力駐紮,依然顯得地廣人稀。

任楓飛行了大約半個時辰之後,才探查到東麵數十萬米之外有著一名仙人境初期修士。

任楓挑了挑眉毛,當即將遁術施展到極致,追了上去。

那名修士此時正在半空中飛行著,突然,他察覺到一股強大無匹的氣息正以極快的速度朝著他靠近,這令他心頭一緊,連忙朝著氣息傳來的方向望去。

“人......仙境強者?!”

那名修士臉色大變,他不知道任楓的來意如何,連忙表露自己的身份:“在下晚晴峰龍鬚門弟子,在此見過前輩!”

任楓在這名弟子千米之外停了下來,神色淡然道:“你莫要害怕,我不會對你怎麼著,隻是有些事情要詢問你。”

看著任楓的樣子不似作偽,這名修士才稍稍放心,他連忙開口道:“前輩有什麼要問的儘管說便是,晚輩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我剛剛來到九華山脈,對於這裡的勢力分佈並不清楚,你將此地的情況為我介紹一下。”任楓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聽到這話,這名弟子纔算是徹底的放下了心來,他連忙為任楓介紹了起來。

九華山脈勢力極多,大大小小的種族和門派加起來足足有著十來萬,他們分散在各個山峰之上,可謂星羅棋佈。

說到這裡,那名弟子遲疑了片刻,開口道:“前輩,晚輩這裡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講。”

“哦,你有什麼且說便是,我定不會怪罪於你。”任楓點點頭道。

“九華山脈往日裡雖然也偶有摩擦,但總體上也算是太平,但近期來千妖峰和通臂峰鬨得不可開交,他們中一個在眾多勢力中排名第九,一個排名第十,這使得九華山脈很不太平,前輩在此地很有可能惹禍上身,不如早一點離去。”這名修士解釋道。

“這個我自有分寸,你就不必管了,我隻是很好奇,他們兩大門派是因為何事鬨起來矛盾?”任楓好奇的問道。

他本不是那種八卦之人,但他在這裡尋找寶物,最好還是將兩者的矛盾搞清楚,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這名修士詳細的講述了起來。

就在一個月之前,九華山脈西部的一處荒山處,突然天降異象,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峰飛於半空之中,上麵釋放出無與倫比的威壓,引得整個九華山脈都顫抖不已,不知道還以為是世界末日來臨了。

如此大的動靜,驚動了九華山所有的勢力,事後,有人根本那座懸浮的山峰推測出,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蓬萊山!

“蓬萊山?!”任楓臉色大變。

蓬萊山在神界可是赫赫有名,據說,這乃是九黎娘娘昔日的住所,傳說中的玉林便是存在於蓬萊山中。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蓬萊山最最關鍵的一點在於,它和天庭之間乃是連通的。

所謂的天庭,其實並不是一處地點,而是一件巨大無比的空間法器,其本名乃是雲天寶塔!

據說,雲天寶塔一共有著二十多層,每一層都是獨立存在的空間,而這些空間之中彼此都有著連接。

在上古時期,雲天寶塔便立於蓬萊山之上,依靠著後者提供的大量靈氣而懸浮於九天之上。

根據古籍記載,這九天之上指的便是百萬公裡的高度,這也是大羅金仙所能飛行的極限。

這也是為何自從天庭和蓬萊山存在以來,普通修士都未能見過其麵貌的緣故,畢竟,如此之高的距離,僅憑他們那點神識,根本無法窺及。

後來,在經曆了那場世紀大戰之後,隨著天庭天霖大帝和諸將的隕落,雲天寶塔和蓬萊山也不知所蹤,這些年來,不知多少修士想要尋找其下落,卻都冇有任何的線索。

一直到了今天,在眾人的心中,都以為雲天寶塔和蓬萊山都毀在了那場大戰之中。

“你確定那異象乃是蓬萊山現世所引發?”任楓盯著眼前的修士,開口問道。

“晚輩身份低微,對於這些事情也都是道聽途說,至於真相如何,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不過,那座突然出現的山峰確實有著極大的古怪,它的四周被佈下了一道禁製,當時九華山脈所有的地仙境強者聯手,都未能將其損傷分毫。”那名修士沉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