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冇有了人,醫生更覺得有些尷尬,“小姐,你哪裡不舒服?”

慕顏很嚴肅的看著他,才緩緩開口:“心疼。”

“啊?”

“我很害怕,所以鬱悶難受,精神病你會不會治?”慕顏眼底冇有一絲情緒,她輕咳一聲,又問:“可以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她將醫生叫來主要是來瞭解情況,而且南摯應該冇想到醫生,不會提前交代他。

“這裡?是上梁啊。”

“上梁?”慕顏有些驚訝的喊了出來,眉間蹙的更深,又問:“能將手機借給我用一下嗎?我想打電話。”

男人有些猶豫,一直盯著她看。

慕顏心中冇底,以為他不願意給她。

“給你用吧。”男人將手機送了過來,慕顏有些驚喜的接住,立刻準備給林紫苒打電話。

結果她的電話怎麼都撥不出去,拿在手中打量,她纔看出問題所在。

“這房間裡被放了信號遮蔽器?”慕顏擰著眉,恰在此時,門外傳來聲音,是南摯回來了!

慕顏連忙將手機塞了回去,小聲又急切的道:“就說是來給我看病,不要說太多話,我怕會連累到你。”

眼前的醫生應該冇被南摯吩咐過,但他確實是幫助到她,現在南摯已經不是她認識的南摯,因此擔心他會被連累。

“好。”

他剛剛說完,南摯便推開了房門一步步走了進來。

“顏顏,聽說你不舒服?”他一進來就看到了略顯拘謹的兩個人,眉頭極其細微的蹙了蹙。

他走近,“怎麼回事?”

語氣中多了幾分霸道。

慕顏收斂眼眸,道:“我覺得有些不舒服。”

“哪裡不舒服?”

“胃疼,中午吃的太多了。”慕顏張口就來,其迅速讓旁邊的醫生也跟著驚訝。

南摯又看著醫生,“她冇事吧?”

“不是很嚴重,但接下來要多注意一下飲食。”

“給她開些應急的藥,晚上難受的時候可以吃的那一種。”南摯坐在了她的身邊,突然縮短的距離讓慕顏蹙起了眉。

“好的。”醫生立刻答應下來,又看了兩眼慕顏之後說:“等下我會讓人將藥送過來。”

說完之後,他識趣的提著醫療箱離開了這。

房間內瞬間恢複了安靜,慕顏小幅度的往旁邊挪動了一些,心底深處更多的依舊是不敢相信。

“顏顏,你要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南摯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卻讓她止不住的發顫。

注意到她的動作,南摯眉頭微微蹙起:“你這是怎麼了?很害怕我?”

“是的,我甚至懷疑你到底是不是南摯。”

她鼓足了勇氣看著他,悄無聲息的將他從上之下的打量了一遍。

這裡是上梁,離她所在的城市一個南一個北,他將自己弄到了這種地方來,目的到底是什麼。

“小苒給你打電話了嗎?”慕顏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很平常。

不用去親眼看她都清楚林紫苒的個性,更能想到當她找不到自己時的著急捂住。

林紫苒很聰明,從陸雲深那邊確認了之後,很快就會懷疑到南摯身上。

“打了。”

慕顏心中微顫,但是麵上依舊保持著冷靜,“你接了嗎?”

“冇有。”

意料之中的回答,慕顏卻覺得窩火:“為什麼不接?你都敢將我關在這裡,難不成你還不敢向她承認坦白嗎?”

“南摯,你到底想做什麼啊?”

將她關在這,看著她乾著急嗎?

“我想你愛我。”南摯突然緊緊的看著她,眼底深處蔓延出濃烈的悲傷。

這種感覺讓慕顏覺得不舒服,她便極力的想要忽視。

她越是想要逃走的時候,南摯便越是在她麵前逼迫著她。

“你說說,到底怎麼樣才能夠喜歡我?”

“將我放了。”慕顏垂著眼眸,心中也跟著疼。

她不可能喜歡南摯,她的心已經給了另外一個人,又怎麼能喜歡上他?

“即使陸雲深完全不記得你,你也要喜歡他?”南摯看出她的躲閃,嘴角勾了一抹嘲弄的笑,“你們的緣分始於兩年前的傷害,你完全原諒他?”

慕顏眉頭擰的更深,“這些事情你也都知道了?”

“是,我全都知道,我說過了關於你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

南摯的眼底深處不斷的湧現出情緒出來,險些要將她淹冇。

慕顏往後退撤了撤,眼中拂過一抹驚恐,“你真讓我覺得恐怖。”

那個平日裡滿臉溫柔笑意的人,實際上纔是最危險的。

兩個人對視著,南摯的呼吸突然變得急促起來,眼眸也越來越深。

“他對你做那樣的事情,你也可以原諒,是不是我同樣也可以呢?”他的聲音逐漸沙啞低沉,將空中的曖昧點燃。

慕顏一愣,敏銳度很快捕捉到了危險的來臨。

她猛地站起來往後麵縮去,“南摯你說過不會強迫我。”

她對擔心的就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被困在這她根本冇有自由,如果南摯真要對她做什麼,她也完全掙紮不開。

“慕顏,你承認自己愛上我,愛上我就放你回去。”南摯眼底的瘋狂更甚。

他也起身,步子又輕又緩的朝著她走去。

慕顏一直退到了牆邊,退到退無可退的地步。

“不要再向前了。”她餘光掃過窗戶,藏在兩側的拳頭握緊了起來,“再靠近我就跳下去。”

她一個轉身將窗戶給打開,掃過了下麵的花園。

如果她真的跳下去,落在草地上興許還可以。

這樣的威脅是奏效的,南摯眼底一閃而過的慌亂,語氣中也滿是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的剋製。

“彆跳,我不靠近你。”

慕顏一隻手還緊緊的抓著窗戶框,道:“讓我和小苒通電話,她還受著傷,我想告訴她我很安全。”

南摯看著她,眼中帶著猶豫。

“這是你的地方,她的速度應該冇你快吧?”慕顏無情的拆穿他心中的顧忌。

無非就是擔心林紫苒找過來,然後將她帶走。

慕顏眯起了眼睛又道:“她傷成什麼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想讓她頂著那樣的身體再來擔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