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戰爺的絕色甜妻 >   第923章

-“然後呢?”白卿卿追問道。

“然後,然後,唉!”管家長歎一口氣,沉默幾秒開口道:“戰斯禦像是讓惡鬼俯身那樣,直接給了戰若小姐一個巴掌,再接著把戰若小姐給關進了房間,說要餓她幾天。”

“老爺氣的不行,和他爭吵,也是被他囚禁起來,整個慕蔚苑一下子大換血。”

在來慕蔚苑之前,白卿卿能想到他們都讓戰斯禦給欺騙了,但是**裸的聽到這些內容,她的心依舊是害怕的顫抖,害怕一個人怎麼那麼會偽裝。

“未來嫂子!”

白卿卿正在努力的消化著那些事情,慕蔚苑二樓洋房的一個房間的陽台處傳來一道清冽的男聲。

白卿卿朝著那個方向看去,看到了笑的一臉燦爛的戰斯禦,他做錯了那麼多的事情,卻似乎一點心理負擔都冇有一樣。

“未來嫂子,你是來看我的嗎?管家叔叔,快點把她請上來!”戰斯禦笑著說道。

“白小姐,快走吧。”管家苦著一張臉說道。

“我去會會他。”白卿卿望著戰斯禦的臉說道。

白卿卿朝著慕蔚苑走去,走進客廳的時候,戰斯禦已經在客廳坐著了,他的麵前還倒著兩杯香檳。

看到白卿卿,戰斯禦站起來,朝著她露出一個溫和的笑,然後將其中一杯香檳遞到她的手上。

“為——”

“噓。”戰斯禦將食指放在嘴邊,打斷白卿卿的話。

“這個客廳還不錯是吧,但是未來嫂子你知道嗎?我從來冇有坐上去過。”

“因為我不配,我在這個家不三不四的,誰都可以踩一腳,誰都可以欺負一下。”

“他們罵我是野種,他們罵我是冇有教養的,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下定決心了,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我要讓他們被我這個野種踩在腳底下,他們比不過我這個野種。”

“直到今天,我終於做到了,我成功了,戰政,這個自以為是,一直壓在我頭上的哥哥,死了,戰墨深失去了戰氏集團總裁的位置,加上我偽造的那些證據,足以讓他去吃牢飯,比死更加難受,還有戰若,我為她挑了一戶人家,那個男人就是一個野種,她給野種生小孩,不知道心裡是種什麼感覺呢。”

戰斯禦說著說著,哈哈笑起來,他把每一個人都安排到了。

“戰墨深從來冇有欺負過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他?”白卿卿質問道。

“他的出生就是一種欺負,未來嫂子,你那麼聰明,你看不出來慕蔚苑是什麼意思嗎?”戰斯禦喃喃說道。

白卿卿的瞳孔一震,她想起她初次來到慕蔚苑的時候就和戰墨深說起過,慕蔚苑這個名字應該是戰家老宅的名字,慕衛,不就是愛慕衛景檀的意思嗎?

“你的媽媽是——”

“嗯,衛景檀就是我媽,刺激吧,震驚吧?”

“我和我媽一樣,我們都是瘋子,她一輩子都得不到那個男人,所以找了戰語堂綠了他噁心他,可惜啊,那個男人即使被綠了也不生氣。”

“後來她生了我,又不要我了,把我丟到了孤兒院裡。”戰斯禦說著說著笑起來,這個秘密被藏在他的心裡真的太久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