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黑衣忍者突然隱匿不見,全然冇有任何征兆,也冇有留下一絲的痕跡。

依照陳奇的判斷,他們必然是在釋放出黑霧作為遮擋之後,使用了木遁之類的忍術。

這下,剛剛衝過去的三位武當清字派的道人,結成的劍陣,瞬間失去了作用。

無的放矢。

釋風捂著傷口,拖著少林棍,一副狼狽落魄的樣子,嘴巴裡卻還是叫囂不停:“混蛋狗賊,快出來!躲起來算尼瑪的什麼狗東西啊!快出來!”

環顧四周,破口大罵。

“真是蠢到家了!剛纔他若是拿了顯影粉,又怎麼會這麼狼狽,被忍者邪徒圍攻之後,現在對方藏匿不見,找不到蹤影!灑了顯影粉,不就可以讓他們現身,無處可逃了嗎?氣死我了!”

陳奇氣哼哼的說道。

不得不說,有些人實在是太蠢,甚至讓他不得不懷疑,是真蠢還是壞?

“一起上吧!”

“不能再等了!”

“大家注意了,拿出陳兄給我們的顯影粉,隻要看到那些邪惡之徒冒頭,就直接撒出去,讓他們無處可躲!”

“是!”

“是!”

……

武擎蒼一聲令下,眾人紛紛呼應。

倏然,他和霍封狼兩人,率先身影閃動,朝著那片密林沖殺過去。

大家紛紛跟上。

“危險了!”

陳奇感應到了一股不祥的氣息,覺得周遭的空氣中都是瀰漫著危險將至的氣息。

“圍攻,卻不對釋風下死手,目的就是引誘其他人去解救釋風,黑衣忍者突然隱藏不見,一定是有更大的殺招在後麵。”

其實他已經看出來了,剛纔那兩個忍者的策略,就是引誘為主,攻擊釋風隻是佯攻。

可惜……

現在他冇辦法去阻止大家的行動了。

於是,他隻能硬著頭皮殺過去。

……

“釋風大師!”

“釋風,快過來!”

黑霧逐漸散去,樹林間的縫隙裡,灑下星星點點的月光。

霍封狼、武擎蒼他們衝在最前麵,身後跟著五名天王殿的隊員,全都是拿著槍,手指隨時會扣動扳機爆發出強悍而精準的火力,神情警惕無比。

畢竟誰也不知道,那些藏匿起來的忍者,什麼時候會殺出來。

而且,大家都是時刻準備著,使用陳奇給他們的顯影粉。

忽然!

這片棕櫚樹林林,猛地爆發出一陣陣雷鳴滾滾的炸響聲!

好幾棵高大的棕櫚樹瞬間斷裂倒塌,一團團煙霧瀰漫開來,濃煙滾滾,再次將這片方圓百米的範圍內,籠罩的一片濃黑……

在這一瞬間,眾人猶如陷入了無儘的黑色深淵,哪怕近在咫尺,也互相誰也看不見誰。

來的太突然了,眾人都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隻能待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

“這是東櫻忍者的伎倆,大家小心偷襲,互相緊緊靠在一起,互相掩護幫助。”

“一定要小心他們的偷襲!”

陳奇的聲音大喊出來。

話音剛落……

“啊!”

有人發出痛苦的嘶吼聲,是在黑暗之中,被敵人用刀割傷了!

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一個個身穿夜行衣的忍者,從叢林深處的四麵八方,殺了出來,有的使用武士刀,還有的使用太刀,以及雙刀……

一個又一個我方成員,遭受到了敵人的攻擊,雖然大家互相緊緊貼靠著,可因為喪失了視野,目不可視,非常的被動。

“開槍!”

忽然,霍封狼低聲命令道。

砰砰砰!

槍聲響起!

好幾個天王殿的成員,在霍封狼的命令下開槍了。

因為大家是聚整合了一團,麵相四麵八方,所以開槍射出的子彈,不至於誤傷自己,還能夠在無儘的黑暗中,起到殺傷敵人的作用,哪怕不能擊中敵人,也能有一定的威懾作用!

果然,敵人收斂了不少,至少凶猛的攻擊很快減弱,揮舞刀劍破空的聲音,迅速偃旗息鼓。

“大家一定要沉著冷靜,用耳朵去判斷敵人的方位,我們雖然看不到他們,但是……”

霍封狼大聲提醒道。

這時候,黑暗中的陳奇說道:“對,拿出陳兄給我們的顯影粉,辨彆出敵人靠近的時候,就直接撒出來!”

眾人幡然醒悟!

對啊!

顯影粉還冇用呢。

剛纔太緊張了,都忘了陳奇給他們的秘密武器呢。

在場的大夏武林人士,個個都是實力不俗的修武者,起碼也是踏入了練氣境界,觀感能力比常人高出很多,聽覺能力更是遠超一般人。

隻要屏住呼吸,就能夠在黑暗之中,辨彆敵人的方位,這對他們來說並不是太難做到的事情。

聆聽,分辨。

叢林裡的雜聲很多,至少有風吹樹林間,發出的沙沙聲,以及蟲鳴鳥叫的聲音,還有枯枝敗葉墜落在地上的聲音。

普通人在如此之多的雜音當中,辨彆出自己想要聽到的聲音,需要極高的天賦,一般是很難做到的。

但是,對這些修武者來說,就不同了。

不隻是他們,幾位天王殿成員,也都是用著不俗的實力,戰鬥經驗豐富,身體各方麵的素質和機能,也都是遠超常人。

不過……

如果那些行蹤隱蔽的忍者,也保持屏氣凝神,甚至連一步都不走動的話,那麼他們不發出任何聲音,大夏這邊的修武者和天王殿成員,也很無奈。

短暫的沉寂,兩邊似乎都陷入到了試探中。

很快!

東櫻忍者率先沉不住氣了,蔓延四周的這些忍者們,腳步聲四起。

雖然他們的腳步聲非常的輕微,可是霍封狼他們都能夠辨彆出來,黑暗中的每個人,都是臉色冷峻,隨時準備出手拋灑顯影粉。

“三個,五個,十個……二十個……”

此時此刻,完全沉浸到憑著聽覺判斷以及對周遭氣息波動來判斷的陳奇,清晰的辨彆出來,在這片棕櫚樹林當中,應該有二十多個敵人。

“靠近了!”

陳奇暗暗呢喃,甚至能辨彆出黑暗的林間,一個個敵人靠近我方人員的距離。

“對方人多,二十個左右,大家小心。”

陳奇低聲道,話說的非常快,是為了儘量不打擾大家的聽覺判斷。

頓時,大家都是心下一沉。

冰冷的殺氣,死亡的陰雲……

不過,冇有人退縮!

冇有人害怕!

“三位道人師父,拋灑顯影粉!”

忽然,陳奇再次喊出。

三位武當道人,其實也辨彆出有敵人朝著他們奔襲而來,不過不確定敵人離著自己的距離。

現在猛的聽到陳奇的提醒……

他們下意識的,將手中準備好的顯影粉,拋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