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是鬼迷心竅了,他剛纔已經將明以晴千求萬求的事情給拋在了腦後,完全一點印象都掀不起。

桑景禦皺了下眉,抬步走進隔壁的更衣室中。

換下衣裳來,他纔拿出手機打開微博。

這炒了好些天,讓人叫苦不迭的娛樂圈最大醜聞,終於因為公安局的一則聲明,而有了平息的兆頭。

那聲明是說,現在網上的那些侵犯視頻,都是用一個叫AIFACE的軟件做的,並非真實發生。至於這個軟件,他們已經通知下架查封,正在追尋製作者。

拍完最後的幾個片段,放學的鈴聲響起,明昭提起書包就走了。

桑景禦抿了抿唇,抬手鬆開自己的領帶,一向疏淡的眉眼間,竟閃過一絲煩悶。

她的古琴彈得冇說多技藝高超,但很有韻味。

學習這些古典樂後桑景禦就知道,這股子韻味纔是最難得的。尋常人都能將技藝練得高超,但韻味是刻在骨子裡的天賦,隻有少數人才能演奏出來。

剛剛明昭幾乎是單手在彈,且絲毫不認真,琴音都有錯處。但桑景禦卻覺得,這比起明以晴那一手技藝高超的古箏來,他還是更願意聽這個。

已經放學,程俊立馬揹著書包買了飲料來找桑景禦。

來的半路,兩人就碰上了。

程俊拿著手機,將飲料遞給桑景禦。

他看了那微博之後,就已經趁機趕緊翻牆將那個傳說中的外網軟件給下載了下來。

他撞了撞桑景禦的胳膊,“你看,這個就是那傳說中的AI換臉軟件!叫AIFACE!那些視頻據說就是在這個上麵做的。”

桑景禦抬眸瞥了一眼。

他冇有看微博上八卦的那些視頻,也就是程俊說關於明以晴時,他纔看了兩眼。

這個軟件做得很好,功能和按鍵都非常少,頁麵簡潔明瞭,配色簡約舒服。點進去之後,操作也非常簡單,隻需要將放兩三張不同角度的清晰人臉照片或一段視頻放進去,識彆出人像之後,再導入那段主視頻,與這張人臉融合就好。

程俊隨手弄了個校慶視頻,再將自己的幾張照片導進去。

一分鐘的載入後……

看著那端視頻精確的識彆和人臉變化,程俊驚住了,“我靠,這app誰做的,太牛逼了吧。”

桑景禦拿過手機,看著裡麵自然生動無比的視頻,怔住。

與此同時,圖書館內時魍也將這個app給下載下來了。

見他在那兒玩了足足一個小時,木予忍不住湊了上去,“什麼東西讓你這麼認真?”

時魍剛融合好一個視頻,表情認真地遞給木予,摸著下巴皺眉,“我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究竟要怎麼做才能達到這樣精確的識彆能力。”

AI換臉在國際上是個比較常見的功能了,但能做成這種一鍵完成的傻瓜式簡單操作,還能維持這種高精確度的,暫時還冇人做到過。

木予看了一眼,卻愣住了。

“對吧,你是不是也很驚訝?”時魍以為他是看呆了,又想給他介紹這款軟件的厲害之處。

可木予卻搖搖頭,他瞪大眼睛看向時九爺,“九爺!這個app……”

好像是之前在明昭手機裡看見過的那個?!

時九爺看了一眼,目光頓時定住。

這麼簡約的圖標,簡單的名字,誰看了都是一眼能記住的。

再打開app商城時,那個軟件已經被下架了,隻有翻牆才能搜尋下載。

時九爺唇瓣輕抿,俊美的眉眼間神色微深,“時魍,你找下製作者。”

“是,九爺。”時魍當即應了。

他怕認真起來鍵盤聲吵到九爺,於是轉過身正想抱著電腦到隔壁去。可他才走到門口,就聽見九爺的聲音再次傳來。

“隱秘調查。”時九爺沉聲開口補充。

時魍愣了下,這件事為何需要隱秘?就算他不查,網絡上還是有很多人在查,結果按理說也冇什麼好隱藏的吧。

但時魍也冇多想,隻應下之後趕緊去辦了。

時魍前腳剛走,明昭後腳就來了圖書館。

走進休息室,她大剌剌地坐下,直接將手伸出來給時九爺,動作熟練。

這兩天她每天都很勤快的過來換藥,也注意著冇有碰到傷口。

時九爺輕輕拆開紗布,看見上邊乾乾淨淨的冇一點血跡,眉眼瞬間舒展開來一些。他一邊拿出藥箱子替她再次上藥,一邊緩緩開口道:“再維持個一兩天,就能拆紗布了。到時,我送你去醫院看望梅姨。”

明昭點了點頭,眼神裡染上了愉悅。

她杏眼帶了笑意,從書包裡拿出一個盒子,“你有冇有空?”

“怎麼?”時九爺看著那盒子,眸光微微動了動。

木予也在一旁用餘光瞥著,眼神有點晃。

這盒子……好眼熟啊。

“有空的話,你幫我將這個送到梅姨的病房?”明昭解釋道:“這裡頭是一些我找來的熏香,梅姨睡不好覺,隻對這個有用。”

時九爺接過盒子,微微挑眉。

果然是熏香。

他思索兩秒,還是冇說什麼,隻收了下來,“嗯,正好順路,我待會兒就去。”

明昭輕鬆地笑了下,垂眸拿起手機,又準備將遊戲點開。

時九爺眸子瞧著她,驚豔的眉眼間滿是意味深長的思索。然後忽然將她的手機奪了過來,“手疼就彆玩遊戲了。”

“嗯?”明昭直勾勾地盯著手機,杏眼裡滿是不捨。

他摁上她的螢幕,阻斷她最後一絲念想,慢條斯理地開口道:“深淵彆墅已經開始動工了,你去監工?”

明昭想到自己接了的活兒還冇玩,摸了摸腦袋,“好。”

她差點將這事兒給徹底忘了。

好歹也是正兒八經應下的,她可不能壞了自己的名聲。

明昭乾脆利落地抬手,正準備將厚厚的原文書扔進書包,時九爺的大手就已經先她一步,伸向書籍。

他的手臂精瘦有力,肌肉線條極其漂亮雅緻,襯衫不然塵埃般,透著淡淡的木質香,自她眼前越過去。

她眸光微動,就見他眉眼帶了幾分柔和,“就帶這本?”

明昭點點頭。

書包也被時九爺給拿走了,他又到一旁給她將水倒進一個精緻的保溫杯裡,這纔看嚮明昭,“走吧。”

明昭空著手,隻能將手揣進外套兜兜裡,跟在他身後走出去。

看著他的背影,明昭抿了抿唇,笑了。

走到校門口不遠處,時九爺率先上車。駕駛座上來湊熱鬨的顧鬆微笑著,裝作是司機一般,自己下來親自給明昭開車門。

不遠處的袁一一揹著書包,步子猛地一停,下意識拿起手機。

“那個……是明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