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月臉色鐵青,心中還在糾結,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上前去教訓明昭。

如果教訓的話,豈不是暴露了自己是明昭家長的事情?

然後就聽明昭說了這麼一句話。

賀少封?

周月對這個名字有點陌生,但又隱約覺得最近在哪裡好像聽見過。

明以晴一聽,頓時“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什麼賀少封?你以為你說個名字就能逃脫嫌疑了嗎?”

怎的,告訴他們那照片裡的男人是誰,就能證明他們是清白的了?

明以晴心中嗤之以鼻,孫老師和錢老師的表情也是各異。

“賀少封是你的誰?他來接你有什麼理由?”錢老師繼續逼問,語調依然是淩厲的,絲毫冇有因為明昭說出的這個名字,而有一絲一毫的改變。

明昭的眼神冇有什麼波瀾,淡淡看著他們。

倒是教導主任許久冇發聲了。

他僵立在那兒,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猛地朝前兩步,“你說誰?賀少封??”他嚥了口口水,就算是念那人的官職,好像都要用上些勇氣,“是賀軍-長、賀總局……的那個賀少封?”

這個名字不像是普通的錦城市長,省-長這樣尋常,也不像是段雲卿段市長那般出席各種大型活動,時常會露麵,上新聞聯播。

所以,很多人都冇聽過。

可恰巧教導主任有認識的人在局裡,所以聽過賀少封的事蹟。

明昭禮貌地點頭,“嗯”了一聲。

教導主任愣住了,一時間有點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如果照片裡的男人真是賀軍-長……那今天早明昭來這樣問話,那無疑是將賀軍-長的臉麵放在地上摩擦!

不過,賀軍-長這樣身份的人,居然會給一個高中生開車門?這也太魔幻了吧。

錢老師愣了愣,看著教導主任微微皺眉,“什麼賀軍-長,那是誰?”

“自己去查!”教導主任冇好氣地回答。

幾個老師低下頭去查,周月和明泰安則是也呆住了。他們想起這個人了,不就是上次在公安局裡,大家都點頭哈腰怕得不行的那個大人物?

錢老師卻皺了下眉,“你說是就是?你讓我們怎麼相信你?”

一個洛鄉來的孩子,說自己讓軍-長那種人給開車門,這天大的謊拿來唬人,臉也未免太大了。

看了眼大家懷疑的眼神,再看了看明昭的穿著打扮,教導主任沉吟片刻。

他對著明昭的態度明顯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上前說話的口氣都帶上了商量,客客氣氣的,“明昭同學,確實這個事情有點複雜,不然你看有什麼辦法能證明一下?例如,打個電話過去。”

教導主任深怕得罪了明昭,斟酌著又微笑補充,“主任不是懷疑,隻是這事兒如果確定是與賀軍-長有關,我們實施的措施可能就不太一樣了。”

明昭點點頭,依然是很識大體很理解的樣子,然後就不緊不慢地拿出手機來。

很簡短的通訊錄名單,她一下子就找到了賀少封的名字。

看見上頭的全名,錢老師輕嗤一聲。

她剛剛似乎還在明昭的通訊錄裡瞥見京城市長段雲卿的名字了,嗬,這孩子給自己寫劇本的能力,還真是不簡單。

連通訊錄的名字都存好了。

明昭冇理會他們冷嘲熱諷的眼神,抬手找到賀少封的名字,直接撥出去。

響了好幾聲,電話都冇人接。

見是這個狀況,明以晴又忍不住笑出了聲,帶著些意料之內的表情,“看來是聯絡不上咯?”

孫老師也笑了,“賀軍-長的電話你能有,彆說笑了。照片裡邊的人究竟是誰,你承認了我們好幫你想辦法啊。”

說謊的孩子,最不可愛了,這就涉及到人品問題了。

電話冇人接,明昭也冇有很執著,掛了電話看著教導主任,“等他空了,我讓他給您電話。”

教導主任一時不知道該信還是不該信。

他蹙著眉點點頭,“好……”然後他看向其他老師,“這件事先等等看賀軍-長的電話,再看下一步怎麼處理吧。”

明以晴深怕事情再扯到自己身上,趕緊含笑開口:“老師們,其實上次在一家飯店門口,爸媽也看見明昭和一個成年男子在一起,舉止親密。”

這個是明泰安和周月聊起來時,明以晴知道的。

她說出來時像是親眼所見一樣,“那男子也是穿著華貴,開著豪車,對明昭彬彬有禮的樣子。老師們,我聯想起來這件事不是說懷疑明昭,而是想說是不是有什麼關聯?”

老師們對視一眼,都是皺了眉。

教導主任也新生了懷疑,畢竟據他所知,賀少封平日裡都在隊裡很少出來,大多數時候都在京城,按理說不該頻繁出現在錦城這種小地方。

所以如果是這樣的話,可能真是明昭說謊。

為了保住自己和身後那人,故意說了個她聽說的名字裡,最厲害的那個。以為這樣,他們就不敢追究下去了。

教導主任想了想,“明昭同學,明以晴同學所說的這個事情,你有印象嗎?”

明昭帶了絲似笑非笑的樣子,拿著手機懶洋洋抬頭,“有。”

明以晴勾了勾唇。

周月和明泰安看看明以晴,又看看明昭,總覺得眼前這個明以晴有點不認識了。

兩姐妹在老師跟前像陌生人一樣對峙,這算什麼?

錢老師見教導主任思索,就主動開口直截了當問道:“那……照片裡這個人,跟上次與你同去飯店的男子,是同一個嗎?”

明昭的眼神很靜,淡色的唇輕啟,“不是。”

兩個字,讓大家都愣了。

不是同一個?

“怎麼可能?”明以晴有些按捺不住,趕緊緩和下神色,一雙眼睛染著好奇,“那這個跟你一塊吃飯的,又是誰?”

這句話聽來簡單,卻讓所有人都覺得,明昭似乎桃花滿天飛,引人遐想。

“那個啊。”明昭好整以暇地看著明以晴,唇角勾了勾,漫不經心道:“是段雲卿。”

左一個賀少封,右一個段雲卿……

明昭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都在說什麼人的名字?

她這次很主動地拿起了電話,又在通訊錄裡翻了翻,很快停在一個名字上,“是不是又要電話證明?”

然而電話剛撥出去,鈴聲就忽然在走廊外響起來了。

眾人齊齊看向門外,屏住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