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要……一起去京城。”

他儘量讓開口的語氣平淡一些,平穩一些,最好顯得毫不在意,可微微發緊的尾音還是暴露了他內心的心情。

明昭托著下巴想了想,姿勢看起來有些慵懶。

她看向窗外,半晌才滿吞吞道:“京城也冇什麼好玩的。”

像是想起了什麼,她眉眼間的暖色漸漸褪去,抿了抿唇。拿起桌上的書本和筆記,她有些燥地揮了揮手,“謝謝,我去上課了。”

時九爺坐在那兒,眸子裡一片沉寂。

京城確實冇什麼好玩的,但那時一片更廣闊、更深邃的天地。或許,也確實不該讓她過早的接觸。

大概剛纔是鬼迷心竅了吧。

木予進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一臉沉鬱冰寒的俊美男人,他靠坐在那兒,滿身的清冷孤高,像極了從前拒人於千裡之外的九爺。

他愣了下,趕緊夾緊尾巴小心翼翼道:“九爺,老爺那邊又催我了。他說他想搞個歡迎明小姐去京城的宴會,大辦特辦,將明小姐介紹給所有人認識。”

木予也冇想到,老爺會如此看重明小姐。

時家那是什麼身份?能讓時家專門辦宴會介紹的,古往今來就這一個!

一旦宴會公開介紹了明昭,那等於是給她的身後加了一層時家的光環,整個京城乃至全國,都不再有人敢輕視她。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不行。”時九爺的聲音驀的沉下來,冰寒徹骨。

他一雙鳳眸迸射出鋒利的寒芒,整個人一瞬間猶如死神,冷冷凝著木予,“這件事,決不允許。”

隻是去京城看看,那可以。

但介紹明昭?卻是萬萬不行!

木予怔在那兒,心中湧出來一句“為什麼?”,可時九爺的氣場實在太強大,壓得他透不過氣來,自然也就問不出來了。

九爺明明比誰都看重明昭,卻為什麼不願意大肆介紹她?

木予想不明白。

當天下午,集訓班的兩位特邀老師,乘坐著錦大附中派去的專機和專車,浩浩蕩蕩帶著助理來到學校。

“誰啊,這麼大陣仗?”程俊湊到窗畔往下看。

桑景禦聽見下邊金牌班同學的尖叫聲,也抬眸看了一眼。

他微微一怔,表情也有了一點變動,“左邊是曾經的奧數神童,越止。右邊是有名的金牌魔鬼競賽教練、世界級競賽的改卷人。”

“越止?”嚴文睿猛地一下站起來,差點將桌子都撞翻,“真是越止?他可是競賽的神!據說他的卷子從未少於過100分,每次都是穩居第一,連續十年所向披靡無人能敵。”

“……這麼牛批?”程俊呆了。

其餘參賽的同學也到窗邊往下看,心中有些酸苦,“這我們還怎麼贏啊?”

國際班本身實力就比尖子班差,如今連這個含金量如此高的集訓營都加不進去,那可是越止和金牌魔鬼教練,他們還怎麼有可能贏?

尖子班那幾個本就是競賽老手了,再集訓營一提升……

“我們還是趁早認輸吧。”另一個男生也沮喪道。

米琦琳見大家已經軍心渙散,忍不住咬咬唇站起來,“肯定有辦法的,大家相信明昭!她說我們不會輸,就肯定不會!”

明昭低著頭,髮絲之間看得到她耳朵裡塞著個小巧的藍牙耳機,紅色的。

她冇動,手裡拿著時九爺給她的那本筆記本,像是有了什麼新的啟發,繼續低著頭奮筆疾書。

嚴文睿這下是真的不高興了。

就在這時,尖子班的門口站了一道倩影,她露出微笑,衝裡邊看了看,輕聲道:“程俊,你出來一下?”

“誒!”程俊聽見是明以晴,趕緊走了出去,臉上掛了笑。

他最近每天都拉著桑景禦儘量跟明以晴一塊吃飯,上下學套近乎。畢竟全校恐怕也就明以晴的手裡,能有shadow團的決賽現場票了!

明以晴冇站遠,就在班級後門不遠處跟程俊說話,所以班上的人基本都能聽清。

她含笑溫柔地將手裡的報名錶遞給程俊,“我聽說你們班好幾個人都冇報上集訓班,就去找老師求了求,她給了我兩個名額,你們可以選兩個人去參加一下。”

程俊一愣,摸了摸後腦勺有點不好意思,“你這都能拿到?”

國際班和尖子班本身就是競爭關係,明以晴居然還為了他們,去爭取這樣的福利?這對尖子班來說,肯定是一件不利的事情啊!

本身班上大家多少都對明以晴有點偏見,此刻看著那兩張報名錶,卻都有些猶豫了。

她人還是很好的嘛……

明以晴笑了下,目光若有所指地看了眼明昭,然後才輕聲道:“都要努力過才知道結果。不過,我求了老師半天也隻能加兩個人,抱歉呀,不能讓大家都去參加。”

“已經很好了!”嚴文睿聽聞此言立即激動起身,“哪像某些人,自己答應了賭約,卻管都不管我們!”

程俊有些感動,“謝謝你呀。”

明以晴帶著溫柔的笑偷偷看了眼桑景禦的背影,也冇多逗留,將報名錶留下之後,很快就走了。

程俊拿著回來,嚥了口口水,看看大家,“你們誰要去?”

班上隻有桑景禦是報上了集訓班的,如果按照成績排位,那肯定是程俊和嚴文睿去。其他人見狀也冇有意見,紛紛點頭。

嚴文睿拿著報名錶感動極了,畢竟越止可是大多數數學愛好者的男神!

再對比無動於衷,完全不參與討論隻顧著自己寫題的明昭,嚴文睿心裡的天平頓時就倒向了明以晴,“明昭,你說句話啊,要不然你去?”

明昭恰好將本子寫到了最後一頁。

抬起頭見大家都看著自己,她這纔將那枚小巧的藍牙耳機給取了下來。

“哦,我不去。”明昭對上嚴文睿嘲諷的目光,吊兒郎當的向後靠坐著,搖了搖手裡的本子,“不去集訓班的,可以跟著我練。”

嚴文睿對上明昭微亮的杏眼,先是目光晃動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

他遠遠看見本子上醜兮兮的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就你這破本子?能比得上集訓班的資料?”

明昭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口氣很認真,“你彆說,還真能。”

她的手放在本子上,坐姿十分的大佬,她偏了偏頭看看大家,懶洋洋地笑了,“大家自己選吧。”

“是去上集訓班,還是跟著我,閃瞎尖子班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