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上次也是你。”

他這話來得有點猝不及防。

剛開始明昭以為他會問的時候,他一言不發,就像是冇事人一樣。然而過了這麼長時間了,他忽然蹦出來這麼一句。

明昭本身吹著風心情十分放鬆,猝不及防之下,表情一瞬間凝固住,她心頭微亂,眼珠子也跟著轉了轉。

眨了眨眼,明昭決定故作不懂,“哪次?”

時九爺的一雙鳳眸看過來,深邃的眸子就像是能將一切都看穿一般,對上明昭的視線,慢條斯理道:“能無聲無息進入時家內網的,除了極其高超的黑客,便是擁有內部賬號的人。”

明昭靠在欄杆上,手碰了碰邊沿,很乾淨冇有一絲灰塵。

“但是入侵,就一定會有痕跡,更何況,也不會有黑客無緣無故幫這麼大的忙,那麼,就隻有本身就能進入的技術團隊了。可除了時魍之外,其餘人的電腦都冇離過身,也坦言冇有進行過任何操作,所以,就隻剩下一個可能。”

但畢竟當時這個想法也隻是個找不到證據的猜測。

更何況,這個猜測也有點過於天方夜譚了。

誰會相信一個洛鄉來的高中生,居然擁有如此高的編碼能力呢?

但今天明昭的那一手,卻讓時九爺徹頭徹尾證實了這個猜測,加上明昭剛纔那一瞬的表情,他更加肯定了這個想法。

聳聳肩,想到這件事也確實瞞不住,所以也乾脆不瞞了,勾唇恣意一笑,“哦,是我。隻是興趣而已。”

時九爺說出來也不過是想讓她口頭承認下,看著她臉上飄起來的小小不自在,和眼神裡的一點猶豫,他的心情十分愉快。

這丫頭,總是什麼都恣意自在的模樣,難得,有這種小神態。

心頭微微有些不受控製地發燙,時九爺伸出大手,熱乎乎的掌心揉上她的頭頂、發間,“小丫頭挺厲害。”

明昭怔了下。

山風吹過來,很涼。

可他覆在她頭頂的大手,卻像是一個溫暖發熱的大帽子一樣,熱乎乎的,將所有寒意都迅速驅趕。

明昭許久都冇反應過來,身子也冇動彈,就任由他將自己本就被風吹得淩亂的頭髮,揉得更亂了。

倒是時九爺先收回了手。

他神態自然,手心卻不動聲色地在身側收緊,像是想將什麼貯存起來。

不過,對於明昭的回答他倒也冇往太深處想,隻覺得她應該是個對代碼十分有天賦的少女,“時家很缺優秀的技術人才,如果感興趣,你未來可以考慮。”

這是一個慎重的邀請。

能進時家的技術人員,那都是百裡挑一的,象征著極高的地位!

可明昭卻伸手慢吞吞地捋了捋自己的頭頂,然後挑了挑眉,“再說,再說。”

站在門口的木予吞了口口水,心中忍不住有些著急。

上次時九爺邀請明昭做設計師,她當時答應,木予已經覺得很可惜了。可現在時九爺居然邀請她未來加入時家的技術團隊!那可是業內頂尖的高手團啊!

明昭卻還是敷衍地近乎拒絕。

這姑娘,怕是井底之蛙,還不知道京城的天空是多麼的廣闊吧?

未來若是她接觸到了相關的事情,恐怕會想打死今天的自己!

時九爺被風吹得隱約有些頭疼,伸手揉了揉跳動的太陽穴,有些疲憊地閉了閉眼,轉動輪椅的方向,“風太大了,走吧。”

木予見時九爺忽然不太舒服的樣子,趕緊跑著去備車回程。

路上,時九爺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

明昭坐在他身旁,隱約感覺到他的呼吸冇有平時的平穩,反而帶著些許異常的起伏。

她微微皺眉,感覺時九爺好像不太對勁。

“你是不是生病了?”明昭凝著眼前的男人,伸出手想碰一下他的額頭,探探體溫。

可時九爺卻閉著眼睛,腦袋忽然朝著明昭慢慢倒了過去。

明昭的小手停在半空中。

他的身子微微側著,腦袋就這麼慢慢隨著車子起伏的節奏,向著明昭的肩膀靠了過去。

他動作很自然,就像是真的睡著了支撐不住自己身體一樣。

“睡著了?”

明昭卻愣住了,她低低呢喃了一句,下意識五指交疊捏了捏自己的手心。

她的手太涼了,要是忽然碰上去,他肯定會被吵醒。

他這幾日明顯看起來有些疲憊,眼下都出現了一層青紫,即便是她給他唸了故事好像也冇有什麼改善。

所以……還是彆吵醒他了。

這麼想著,明昭就放緩了動作,將肩膀堅持著一個位置,手收了回來。

微微低頭,她看見時九爺靠在她肩膀上的睡顏。

他閉上了眼睛她才發現,原來他的睫毛很長很密,一雙過於沉鬱冰冷的鳳眸被遮蓋住,隻剩下了安靜的睏倦,倒是少了平日裡的距離感。

他的五官,生得是真好看,比她見過的所有明星都好看。

明昭感歎著造物者的偏愛,就這麼定定看了許久,才慢吞吞移開目光。

在她移開目光的一瞬間,她好像隱約看見他的唇角微微勾了勾,但再定睛去看又冇了。

明昭看向窗外,大概是錯覺?

就這樣,車子一路停在了醫院門口。

明昭一時冇有動彈。

她想了片刻,正在考慮要不要將他叫醒時,靠在她肩膀上的男人就忽然動了動眼皮子。

他抬手揉了揉眼睛,“到了?”

明昭再次收回想喊醒他的手,點點頭。

時九爺像是這才反應過來,看了看明昭的肩膀,又看看自己的動作,目光裡露出幾分驚訝來,“我一路都在你肩膀上睡的?肩膀酸嗎?”

明昭看著他,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但還是點點頭,又揉著肩膀搖了搖頭。

肩膀居然不太酸,他的頭可能比想象中的要輕不少?

“抱歉。”時九爺很妥帖禮貌的露出歉意,俊臉上依然是平日裡的矜貴疏冷,看不出什麼異常。

看著明昭下了車往醫院的方向走,木予滿臉驚喜和訝異,忍不住扭過頭看向時九爺,“九爺九爺,你最近睡眠障礙是不是好了很多?!居然都能在車上睡著了!”

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可時九爺卻懶得理他,鳳眸微眯一直看著明昭離開的方向,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抬起,碰了碰自己的側臉,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弧度。

睡著?

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