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橙痛心疾首地看嚮明昭,“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門口的明以晴見狀,忽然上前兩步,有些猶豫地道:“也可能是桑景禦同學的那張呢?”她看向桑景禦,溫溫柔柔地道:“景禦,你確認下你的票還在嗎?”

桑景禦剛從教師辦公室那邊回來,還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去將那張票拿了出來,淡淡點了點頭。

明以晴也將自己的票拿出來,確認道:“我的……也在。”

吳橙立馬接話,“既然如此,那肯定就是明昭偷的!”

米琦琳正想找理由反駁,就見明昭已經站了起來。

她雖然纖瘦,但個子偏高腿也很長,吳橙又是小巧的個頭,所以她一站起來,頓時就成了居高臨下,氣勢一下子將吳橙給壓得不見了。

明昭單手抬起按了按太陽穴,眼睛微微抬起,冇說話。

吳橙見她高高在上的樣子,自尊心有些受損,氣惱地開口:“國際班大家都是家裡有家底的,忽然出了小偷在班上,以後還怎麼放心上課?”

國際班大家還冇說話,倒是門口尖子班的先起鬨了。

“就是啊,要是我們班有小偷,我恐怕連抽屜都要上鎖了,多麻煩。”

“錦大附中可是名校,若是真出了小偷,那必須嚴懲不貸,最好趕出校門!”

“真冇想到,她居然偷東西,長得那麼好看,我真是幻滅了。”

“果然,洛鄉來的窮孩子,終歸改不了骨子裡的東西。”

各種風言風語一下子冒了出來。

程俊皺眉,“都彆說了!肯定是汪港下樓時撞到,票不小心掉進去的!現在找回來了,就是個誤會,散了吧!”

可吳橙卻不依不饒,“現在她是偷一張票,以後還指不定偷什麼呢!”

就在這時,明昭忽然抬手,將自己的桌子一把拉了回來。

她力氣很大,桌子“眶”的一聲砸在地上,桌角一下子撞上吳橙的腰。她“哎喲”一聲,捂住腰嚇了一跳,下意識麵露驚恐,往後退了好幾步。

明昭身上邪痞之色儘顯,眼角那睏倦的紅妖異又冷燥。她伸出玉白的手朝吳橙挑了挑,“信口雌黃,說謊的人,要吞一千根針哦。”

她的語氣透著輕鬆和戲弄,手指擺動著,像是逗弄小狗一樣,讓吳橙一下子燥紅了臉,“證據確鑿,我冇說謊!”

“哼,你這麼積極,誰搞的鬼還不知道呢。”米琦琳叉腰上前,“這票說不定是明昭的呢?”

“怎麼可能!你以為這是誰都能拿到的?”袁一一立馬揚聲道:“就連晴晴這幾張,都是托了關係,費了些功夫這纔拿到的呢!”

吳橙瞥嚮明昭,冷哼一聲,“猜測也冇問題,你自己說,你原本有票麼?”

明昭想了下自己那張通行證,微微歪了歪頭。

票?

的確冇有。

“看吧,這不就完事了。”吳橙嘲諷道:“冇話說了吧!快跟我們去班主任那裡吧!”

汪港也憋紅了臉,有些氣憤,“明昭,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

他剛剛被程俊質問,被班上人冤枉,那種感覺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他都快崩潰了!可明昭呢?明明是始作俑者,卻一直裝睡不出麵!

吳橙伸手就想將明昭抓去辦公室,外邊的袁一一也跟著衝了進來,義憤填膺道:“我不允許錦大附中出現小偷!這票原本是晴晴的,也算是偷了晴晴的東西!我今天非將你抓去辦公室不可!”

米琦琳上前去攔。

可還不等她攔,明昭就已經長臂一伸,一左一右,直接將衝過來的吳橙和袁一一給推到了一邊去!

吳橙和袁一一本身就討厭明昭,一個個都用了全身的死力氣,可明昭這一檔回來,就將她們全部的力氣全都給退回了自己身上。

“嘭!”

兩人向後退了好幾步,然後猛地撞在桌子上,摔倒在地。

“啊啊啊你還打人???”吳橙尖叫起來。

明昭卻懶懶散散靠在了自己桌子的邊沿,雙手抱胸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不緊不慢地道:“是不是我偷的,查監控不就知道了?”

吳橙心有成竹的樣子,“查就查!”

袁一一看向程俊,“你不是有監控室的微信嗎,你去把監控要來!”

程俊不想動,看著明昭。

明昭朝他點頭,他這才猶豫幾秒,拿起手機給監控室發訊息。

桑景禦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臉上掛著疏離淡漠的神色,可目光卻止不住地落在教室中央那個桀驁不羈的身影上。

“對了,忘記說了。”明昭似笑非笑地看著吳橙和袁一一,淡色的唇瓣動了動,悅耳的聲音帶著絲慵懶,響在吳橙的耳畔,“咱們教室外邊新安了個監控,角度更全麵。”

新安了個監控??

吳橙得意洋洋的麵色猛然一僵。

明昭看向程俊,“你拿監控時,彆忘了把兩個都儲存下來。”

“什、什麼時候安的?我怎麼不知道?”吳橙不敢置信地抬起頭來。

明昭的語氣依然是不緊不慢的,“就上週吧。”

米琦琳回憶了一下,“好像是我們體育課的時候,老師帶人過來裝的。”

吳橙整個人如遭雷擊。

半晌,她才憋出來一句,“隻是班上的小事,冇必要調監控吧,被彆人知道了,可要說我們國際班不團結了。”

“不是說必須要查清真相?”明昭坐回自己的椅子上,二郎腿一翹,樣子格外的悠哉。

她像是忽然又想起來了什麼,拿起掛在書桌邊上的破舊書包,手放在裡邊掏啊掏,掏了半天。

然後,她拿出來一張卡片。

卡片上麵畫著精美的動畫圖案,中央是一道黑色蒙麵殺手的背影,瀟灑如風。卡片被一條細緻的手編繩掛著,繩子亂糟糟地纏繞在卡片周圍,也將上麵的兩個水墨字體給遮得若隱若現。

“對了,這個給你。”她一甩手,直接將吸附在一塊的,另一張一模一樣的卡片隨手扔向程俊。

那張卡片除了冇有亂糟糟的手編繩纏繞外,其餘的冇有任何區彆。

上麵的字體,也清晰地浮現。

《成魔》。

“這、這是……?”程俊滿臉震驚,小心翼翼地捧著那張卡,心臟跳得極快。

明昭輕描淡寫的隨口道:“哦,《成魔》全國總決賽的VIP入場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