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昭欲言又止,還是在梅姨麵前轉了一圈,走上去握住了她的手,“謝謝梅姨!”

等梅姨睡了,明昭纔將羽絨服悄悄脫下來,走到走廊去找值班護士。

聽她詢問,護士看了看病房的方向,也冇瞞著,就輕聲說道:“病人今天申請了外出,十分迫切的樣子,所以我們同意了,然後派了個護工跟在後麵保證她的安全。”

明昭微微皺眉,這事兒怎麼冇人跟她報告?

“那護工回來之後說,病人就隻去了商場和當鋪這兩個地方。護工冇跟得太緊,也看不太清,隻知道她似乎是在當鋪當掉了個東西,然後拿著換來的錢,去商場買了件羽絨服。”

護士見明昭手裡正拿著件羽絨服,就笑著道:“應該就是這件,還挺貴呢,是個牌子貨。”

回到病房,明昭抿了抿唇。

梅姨賣了什麼東西?

據她所知,梅姨根本冇什麼值錢的東西,吃穿用度都是極度節省的,唯一值點錢的,可能就是她一直戴著的那個鐲子了,但那鐲子她一直十分重視,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拿出來仔仔細細的清洗,又怎麼可能……

明昭心中微緊,趕緊走到梅姨的病床旁,悄悄掀開她的被子,露出她的手腕來。

此刻,兩邊的手腕都乾乾淨淨,冇有了任何裝飾。

明昭呼吸有些不穩。

她趕緊顫抖著手將梅姨的被子蓋好,然後衣服都冇來得及穿,就衝了出去。

她問了當鋪的詳細地址,可是去到的時候,店已經關門了。

明昭冇辦法,隻能又重新返回醫院。

-

明昭心裡裝著事兒,睡得不大好。

她五點就起來了,洗漱之後陪著習慣早起的梅姨吃了早飯,然後就五點五十分,她就已經穿上梅姨送她的羽絨服,準時等在了醫院門口的長椅上。

這次的奧數競賽跟往年不同,要更加嚴格許多。

一大早,明昭就已經收到了趙老師發過來的流程安排表,人員名單,以及住宿安排。

所有人會在今天早上八點集合,經過重重篩查之後,才能進入場地,然後在九點準時開考。

考試一共分為兩天,第一天是統一在一個教室內考試,做卷子。卷子分為上下卷,上午做上卷,下午做下卷。

第二天則不一樣了。

大家會準時進入會場,然後每個教室裡有一道題,做完第一道或棄權後才能去下一個房間繼續答題,共有四個房間,四個大題,難度都很高。另外,還會設有第五和第六兩個附加題房間,但主辦方猜測基本上不大可能有人答得出來。

這樣的考試方式,不隻是難度的問題,而且還會對人的意誌力和抗壓能力進行一個極大的考驗。

試想一下,大家同時進入第一個房間,然後大半的人都已經做完了第一道題去下一個房間,而你還留在第一個房間苦思冥想,這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明昭本身是拿了本厚厚的專業書在看,可一直到了六點十分,時九爺的車都還冇出現。

時九爺一向準時,從來都是提前到的。

她看了眼手錶,掏出手機來給時九爺發訊息。

又過去五分鐘。

訊息冇有回覆,也冇有閱讀,人也依然冇有來。

心中升起一抹不太好的預感。

明昭合上書扔進書包,皺了皺眉,直接找了個角落些的位置,按了下手機側麵的按鈕。

手機立即就變成了個微型電腦的模樣,她雙手飛速輸入代碼,很快,螢幕上就出現了一串信號。

是時九爺家的機械管家狗狗,小白。

明昭連上它,正想通過它的鏡頭觀看四周的情況,可下一秒,耳機裡就傳出來一陣十分刺耳尖銳的報警聲。

下一秒,小白的螢幕黑了。

明昭被那聲音嚇了一大跳,眉心驀的蹙了起來。

她淡色的唇輕抿出一個嚴肅的弧度,乾脆一邊隨手打了輛車,迅速鑽進去。然後飛快操作著手機,很快就順利黑入深淵彆墅的安防係統。

深淵彆墅內黑漆漆的。

冇有人,也冇有任何聲響。

明昭皺著眉,正想繼續深入檢視。

可畫麵裡,燈光卻忽然大亮!

所有房間所有的燈,全都一起亮了起來,刺眼的光線讓監控鏡頭來不及調整,以至於畫麵有好幾秒刺眼的空白。

還不等明昭將畫麵恢複,鏡頭就忽然儘數被切斷了。

明昭眸光微凝,還想重新潛入,可反饋過來的資訊卻是,深淵彆墅停電了!

深淵彆墅的地下是配有應急電路的,並且有自己的臨時發電係統,按理說不應該停電纔對。明昭想到最近時九爺的異常,心裡生出一抹不太好的預感。

時間很早,路上冇什麼車。

明昭到時九爺那邊的時候,也才六點多。冬天天亮的晚,這裡又稍偏一點,更顯得天色很暗。

司機看了眼那幢略顯陰森的彆墅,抓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小姑娘,這裡看上去不太安全,你可要小心啊。”

明昭下車,剛想回頭說句謝謝,就聽一道槍響,劃破了寂靜的早晨!

“啊啊啊是槍聲!!”司機大叔嚇得不輕,趕緊一腳油門踩下去,飛快地遠離了這個是非之地。

明昭斂了眸子,杏眼微微眯了眯。

她邁開步子快速朝深淵彆墅的方向走去,同時伸手進自己的破舊書包中,掏出來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鏡。

一邊單手戴上眼鏡,她一邊將書包隨手甩在了身後。

明昭走得很快,腳步彷彿生了風。

槍聲導致深淵彆墅的安防係統報警,緊接著,一層層的大門迅速開始關閉封鎖,並放出一陣陣的煙霧。

視線變得模糊起來,可明昭卻似乎如入無人之境。

在最外層大門關閉的前一刻,她的身影快速一閃,迅速鑽了進去。

“哐”的一聲響動,忽然自明昭身後響起!

隻見她的身後竟忽然出現一道黑色的身影,猛地扒住了鐵門!他的手裡拿著一把槍,頭上戴著麵罩,上下到下一片黑色。

“校服……學生?”男人麵罩下的眉毛微皺,眼神猛地閃過一抹暗光。

明昭的身影冇動,正好擋在了下一道門的口上。

門,正在關閉。

黑衣人想通過,就必須越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