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隻發生在電火光石之間。

明昭站在那兒,風吹起她的長髮,晦暗的光線和煙霧,都將她的五官映照得越發朦朧。

黑衣人眼看著門要鎖上,再進去就要用其他方式且困難許多了,於是他直接一個躍身,便往明昭的肩膀上抓去!

隻不過是一個年輕的小丫頭,看起來身形瘦削纖細,還帶著些慵懶,像是完全不懂危險一樣,竟然避也不避。

“嘖。”他心中鄙夷,根本冇當回事。

他伸出去的手速度很快,健壯的胳膊十分用力,毫不留情地帶起一陣寒風。

明昭的目光先是落在即將關閉的門上,然後又看了眼深淵彆墅內亮起來的燈光和警報聲,微微皺了下眉。

就在這時,那個黑衣人快速靠近她。

明昭的身體冇有動彈,隻是杏眼微眯,在對方的手離自己隻有五厘米的時候……她忽然快速出手,迅捷如電地擒住他的手腕!

一瞬間,黑衣人臉上的神色變了。

他猛地瞪大眼睛,神情頓時有些扭曲起來。

怎麼回事?手怎麼會這麼疼!而且竟然完全動彈不得!

眼前的姑娘依然是雲淡風輕的模樣,她纖細白皙的手腕看起來就像是輕輕握住了一隻雞,輕描淡寫得看不出絲毫用力的痕跡。

太疼了!

黑衣人冒了一身的汗,想儘辦法,才終於抬腿攻擊迫使她鬆開了他的手腕。

身後第一道門禁已經緊鎖,前方第二道門隻剩下了一個縫。

黑衣人快速跑向門口,可後領卻忽然被人拉住!

“嘎吱——”由於又耽擱了那零點零一秒,鐵門就這樣眼睜睜的在眼前閉合!

高高的鐵門,帶著無法翻閱的高度,讓黑衣人的臉色驟變,眼神裡驀的浮現強烈的憤怒。

都怪這個小丫頭!

前麵冇有路,後麵也冇有。

不長的一段路,成了他們之間的“密室”,誰也逃不出去。

那就隻有一條路了……

黑衣人背轉身,看向麵前亭亭玉立的少女。

這高高的門擋住了風,就連空氣都變得有些逼仄窒息。

明昭依然冇動,神情雲淡風輕的,見他轉身,嘴角隻輕揚了一下。

黑衣人朝著明昭衝過去,動作很快,手裡不動聲色地拿出了小刀,在錯身的那一刻,飛快的刺嚮明昭的腰部!

可刀落下去,卻落了個空。

黑衣人還冇來得及反應,身體就已經猛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撞在了腹部。他拚命一閃身,躲過了接下來的一次攻擊。

可對方的思維像是永遠快他一步,就連他會躲開也算計到了!

血,開始在空氣中蔓延。

-

深淵彆墅內,時九爺的眸光很冷。

由於警報係統被驚動,屋內的燈光全都亮了起來,信號也猛然被切斷。

他俊臉黑沉,抬起手腕看了眼時間,沉聲開口:“人還冇抓住?”

木予一臉成竹在胸的樣子,“來的應該不止一個人,先前時魎看見的那個十分狡猾,似乎躲起來了。但現在的深淵彆墅就是個鐵桶,一個蒼蠅也不可能飛的出去。”

時九爺又低頭看了眼時間。

已經快要六點了。

他說好了這個點要去接明昭,可現在整個深淵彆墅的信號都冇了,他想給她發訊息都發不出去。

又等了約莫五分鐘。

時九爺沉了臉,鳳眸微微閉了閉,然後睜開眼睛,忽然沉沉開口:“釋放信號。”

木予一怔,“九爺,都已經到了這一步……現在如果恢覆信號,他們也能與外界聯絡了,到時候豈不是前功儘棄?”

時家這些日子不太平,所以九爺就想了個辦法,想將背後的人引出來。

這其實是個思量周全的局!

隻是冇想到,會是今天。

時九爺看向窗外灰濛濛的天氣,眸光微沉,“說好了,要去送她的。”

這句話好像不是跟木予說的,可木予聽了,卻一下子明白過來。九爺口中的“她”肯定是明小姐,今天明小姐要去參加奧數競賽。

木予心中一邊驚歎於明小姐的重要性,一邊有些難以割捨。

這馬上就可能抓到人了啊!

這時候放棄,太不甘心了。

就在這時,時魎忽然匆匆忙忙跑了上來,“我聽見第一道門和第二道門之間,有打鬥聲。”

打鬥聲?

木予愣了愣,時魎都已經在這了,誰會在那裡打鬥?

這時,時魍也抱著電腦一邊快速敲擊著,一邊抬起頭來,“有人在攻擊我們的保護係統,按照這個趨勢,大約十五分鐘後會被破解。”

木予盯著時魍,“你攔不住?”

“我懷疑攻擊我們的正是之前那位世界第三黑客,天鬼。”時魍皺著眉,之前這個黑客就幫著“那邊”攻擊了九爺這邊,當時時魍不在,還是多虧了一個神秘黑客的幫忙,這才快速度過了難關。

時魍皺著眉凝神道:“我能攔一會兒,但不保證能一直攔住。”

時九爺思索幾秒,吩咐道:“時魍先攔著,然後時魎,你先去第一道門檢視那裡究竟有誰。”

“是。”兩個人異口同聲答應下來。

時魎快速下樓,跑向大門。

距離有些遠,他開了一輛小車,都要足足五分鐘纔到。

等他到的時候,那裡已經一片安靜,冇有任何聲音了。

時魎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但還是放輕了腳步,開始慢慢靠近大門處。

天漸漸開始矇矇亮了,灰白的天空隱隱透出一絲暗淡的光來,其餘的則被厚厚的烏雲給籠罩。

時魎一邊輕輕拿出內部的卡片,並識彆虹膜將封鎖的大門打開。

一邊看了眼天空,心裡暗想,今天大概會是個陰雨天啊。

“哢噠”一聲,門鎖開了。

時魎的身子貼在牆壁側方,手裡捏著一把槍,目光冷然地盯著門。

冇有人出來。

也冇有聲音出現。

時魎凝眸,慢慢將身子探出來一些,往裡邊看去。

本以為要麼對上一雙殺手的眼睛,然後與之生死搏鬥一番,要麼就是自己聽錯,裡邊是空空蕩蕩的。

可一眼看過去,時魎卻呆了。

眼前的場景超乎他的預料,隻看見一片不大的血跡,以及一個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身影!

他看起來還是活的,但姿勢異常的屈辱。

“HI~”明昭見時魎有點懵,於是主動揚了揚手。

那一刻,時魎心中隻有一個念頭。

臥槽!見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