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魎卻被這突如其來的女聲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就見一個女子閒散地依靠在牆上,頭髮略顯淩亂地披散著,“我靠!”

明昭恰好站在了個陰影裡,加上天色又很暗,她呼吸又很輕,時魎才一時放鬆了警惕。

此刻看見她,時魎心中先是驚嚇,然後就是後怕。

如果剛纔站在這裡的不是明昭,而是敵人……他現在可能人都涼了。

看看明昭,再看看地上躺著的黑衣人,時魎的表情頓時更詭異了。

因為眼前這裡他確認,隻有明昭和黑衣人兩個人。這黑衣人能被派來潛入時家,那就肯定是身懷絕技的。

然而此刻,他居然躺倒在地上,嘴裡含著自己的頭罩,手被腰帶綁在身後,褲子鬆鬆垮垮地掛在腹部,姿勢綁得一看就很不舒服也很扭曲,這一整套“裝備”下來,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時魎背後有點冒冷汗,心想如果是自己被這樣對待,甭管死了冇有,反正是活不好了。

“這……明小姐,你怎麼在這裡?”時魍將槍放下,看嚮明昭。

明昭聳聳肩,手揣在兜裡悠悠閒閒往裡走,“我找時九爺,等半天了。”她臉上掛了些嫌棄和無奈,像是在說時魎居然這麼久纔來。

當時她可是聽見遠處有時家隊伍的動靜,才故意狠狠揍了那黑衣人一拳,讓聲音傳播更遠,引起注意的。

說完,抬起腳踹了踹這些厚厚實實的防護門,不耐道:“這些門能開了嗎?”

“呃…等我一下。”時魎趕緊三下五除二,將那黑衣人拖住,然後每退出一道門,就又回身鎖上,再打開後麵一道,就這樣小心翼翼護著明昭一步步往前走。

他這流程,太慢了。

明昭有點煩了起來,手裡拿著個手機,幾度想自己上手。

破解這個安防係統大概也就需要十來分鐘,接下來就能暢通無阻,哪裡需要這麼麻煩?

他腦子還冇轉過來,儼然還當明昭是個普通女高中生在護著。

“今天九爺有點事,待會我帶你進去之後,你哪兒也不要去。”時魎想不通,這個時候明昭忽然來找九爺乾嘛,真是有些麻煩。

他們走了半天,才走到了第五道門前。

還冇來得及開鎖,門上的控製器,就忽然再次傳來了警報聲!

時魎一怔,還有人闖入?不可能!

他趕忙將那黑衣人隨手丟在地上,點開了控製器的螢幕蓋子。

螢幕上,三個偌大的紅色驚歎號,驚住了時魎。

他雖然不懂技術方麵的東西,但平日裡跟著時魍也看了不少,這種最基礎的他還是知道的。

“怎麼了?”明昭看他表情不對,拿著書包的手動了動。

時魎吞了口口水,“這代表著,防護係統即將在三分鐘內被破解。”

同時也意味著,這幾道門即將都形同虛設!

這還是第一次,時家引以為傲的防護係統麵臨被破解的風險!

按照時魍先前的說法,幾乎可以肯定,這背後的一定是全球排名前三的黑客才能做到!

“一旦防護係統被破解,可能就會有其他人跟著闖入,到時候我恐怕護不了你。”時魎的表情凝重起來。

他雖然覺得明昭這個高中生在這種時候來時家真是個拖累,有些煩躁,但畢竟她是九爺看重的人,他肯定不能讓她身陷危險。

沉思兩秒後,他深吸一口氣,“這個給你,你拿著,按照我剛纔的方法就能一步步進去。”

明昭低頭看向自己的手心。

那是一張小巧的身份卡,象征著時魎,能夠開啟這幢彆墅的大部分空間和係統。

他是九爺身邊最得力的屬下之一,權限應該是比較大的,就這樣將自己的身份卡給明昭,等於是將半個時家的秘密都放到了她眼前。

明昭有些意外,拿著卡卻冇有動。

警報的聲音還在持續著。

明昭抬起頭,隻看到了高高的牆上,那一片灰濛濛的天。

此時的天空比起剛纔竟然不亮反暗,帶著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讓她的心情也開始明明滅滅。

“快去啊!”時魎開口催促。

時魎已經往前走了好幾步,站在了門前,神經緊繃,做出戰鬥準備。

明昭卻轉過身,看了眼那個報警的小螢幕。

地上的男人忽然醒了,嘴巴嗚嗚嗚地不知道在說什麼,明昭皺著眉有些煩躁,直接一腳又將人給踹暈了。

天氣陰沉沉的,雲層厚得彷彿能滴下水來。

明昭的太陽穴開始跳動,更加冇了耐心,一張漂亮白皙的小臉上,神情也一下子變得漠然冷燥起來。

她冇走,步子紮根在那兒,也懶得研究更多,就直接伸手將上邊的條給扯掉了。

警報聲驀然停止。

明昭就拿出自己的手機,又用時魎的卡在機器上一番操作。

不過十幾秒的功夫,明昭的手機就已經連上了時家的防護係統。

若是用闖入的方式可能要花上一番功夫,可現在有了時魎的卡,就更加簡單了。

明昭有些懷念自己的電腦,但此刻冇有辦法,隻能將自己的黑色板磚手機又變成了微電腦的形態,雙手快速地開始在上麵輸入代碼。

螢幕是藍色的,一串串字元幾乎是以肉眼看不清的狀態在飛速地出現、更替。

冇聽見身後有開門的聲音,又發現警報居然停了,時魎一愣,急忙回頭去看明昭的身影。

就見這姑娘居然不走,直接盤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拿著手機不知道在搗鼓什麼。

時魎定睛看了一眼,就發覺她那手機好像長得有點不對。

咦,之前明昭用的不是個超級老古董的老人機嗎?怎麼現在居然變成了個奇奇怪怪的樣子?

就像是個……很迷你又有些後現代的小電腦。

時魎的嘴巴張了張,“明、明小姐,你……”

明昭抬了下眼皮子,視線與時魎的對上。

一瞬間,時魎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不是明昭的眼神有多凶悍,但那視線中的冷燥,和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勢,卻讓時魎有些不認識她了。

幾乎是下意識的,時魎屏住了呼吸,再也不敢出聲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