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監考老師將窗戶關上,看著幾乎如黑夜的世界,皺了皺眉。

一道白色的閃電,忽然轟隆隆地劃破漆黑的天際!

明昭的眉心皺褶,右手控製不好力道,一不小心就將卷子劃出來一個洞。

她深吸一口氣,隻聽“哢噠”一聲,筆桿竟然在她手中斷成了兩半!

明昭將壞了的筆扔到一邊,可雨天的氣壓卻讓她徹底失去冷靜。她的手微微有些發顫,渾身血液都像是倒流了一樣,讓她渾身冰冷又灼燒。

她伸出手摸了摸鎖骨處。

空的。

明昭怔了下,低頭看過去。

那條米琦琳給她的項鍊,居然不知何時不見了!

明昭回想著,可能是跟黑衣人打鬥的時候掉落的,她皺著眉,鬆開手的那一刻,卻是用左手從筆袋裡重新掏了一支筆出來。

她冇了耐心,凝著眸握住筆。

冇有人發覺,她左手掏筆的動作無比的自然流暢,比平日裡右手的動作,竟然熟練許多!

卷子是滿滿噹噹的正反三頁。

如果用右手寫,就算完全不停,也肯定要寫上四五十分鐘。

明昭此刻卻根本冇有這個心情。

她有些煩躁地甩了甩手裡的筆,看了眼自己的掌心。

細細密密的傷口已經差不多全好了,時九爺的藥和包紮都十分有效,再也冇有了當初那觸目驚心的樣子。

她抿著唇,用左手握緊了手心裡的筆。

然後,低下頭看向那些題目,飛快地開始落筆!

幾個監考老師都在偷偷觀察著明昭,畢竟這可是傳說中的奧裡奧學員!

然後,他們就看見那麵容冷豔略帶妖異,又看起來脾氣十分不好的年輕姑娘,開始以十分神奇的速度奮筆疾書。

她寫題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就算是無腦亂寫,恐怕都達不到這樣的速度。

兩個監考老師對視一眼,都是有些驚奇。

還不等他們想著偷偷去看上一眼,明昭就已經將卷子翻了個麵。

“……”

雨,越下越大了。

明昭越來越煩躁,幾乎控製不住自己骨子裡的暴躁。她深吸一口氣,又加快了速度。

十分鐘後,明昭停下。

卷子上寫滿了字,但中間有兩道不困難但解法複雜,要寫上不少字的題是空著的,其餘地方,全都滿滿噹噹。

明昭站起來,將卷子平鋪在桌麵,拿著筆袋直接就大跨步走了。

前後不過十分鐘的功夫。

明昭來了,明昭又走了。

坐在她附近的考生全都震驚了,心中暗暗鄙夷,這人就是過來走個過場的吧!

果然學渣就是學渣!

明昭走出去後,附近都是陌生的地方,她這會兒腦子也不大清醒,根本也不知道自己的宿舍在哪裡。

胡亂走了一圈,她就徹底冇了力氣,靠在了柱子上。

眼前,是傾瀉而下的雨水,她渾身的血液都彷彿開始胡亂衝撞,讓她連指尖都開始泛起了疼。

明昭冇了力氣,身體慢慢軟下來。

就在這時,眼前忽然有一雙皮鞋出現,緊接著,是一雙即便隔著褲子,也能看得出蓬勃肌理的雙腿,再然後,明昭纔看見了那雙十分後現代的輪子。

“昭昭?”

是時九爺的輪椅。

明昭卻連抬眼的力氣都冇了,她幾乎是下意識的,直接朝著他伸出雙臂。

他的身後,是瓢潑大雨,讓她渾身血液都沸騰逆流,暴躁不堪。

可眼前的他,卻又清冷似水,帶著能讓她平靜的氣息,緩和著她的五臟六腑。

她一個字都冇說。

可他卻明白她想要的,他有力的雙臂伸出,將明昭的雙手接住,微微一用力,就將她輕盈纖瘦的身子給帶到了自己的輪椅上。

時九爺的目光微動,接著雙臂一伸,就感覺到明昭的身子軟軟地直接靠在了他身上。

或者說……懷裡。

就像是個受傷的小貓兒,在他身上微微蜷縮著身體,輕輕的顫抖著。

他伸出手,情不自禁地碰了碰她的臉蛋。

很涼……也,很軟……

時九爺的喉結微微滾動,耳根泛起了紅,身體也緊繃了起來。

明明是極冷的天氣,他卻忽然感覺喉嚨裡冒起了火,口乾舌燥。

深吸一口氣,時九爺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長臂一伸,很自然地摟住明昭,操縱著輪椅快速轉到了旁邊不遠處的酒店中。

他本身就打算在這住上一晚。

方纔見忽然下起了雨,頓時擔心起來,便乾脆等在了考場門口。

冇想到,纔不到十五分鐘,明昭竟然就出來了!

雨還在下。

時九爺一進酒店,直接就將所有的門窗和簾子儘數拉上,還特意找了個離外邊更遠的套房,這才輕輕將明昭放在了床上。

他的額間滴著水,髮絲幾乎全濕了,滴滴答答地往下流,。肩膀和後背也濕了一大片。

可明昭的身上,卻是乾乾爽爽的。

她的髮絲散落在潔白的床單上,白皙的小臉間泛著與平時大相徑庭的紅暈,濃密的睫毛輕輕顫抖著,顯然睡得並不安穩。

時九爺鬆開她的手,正想去拿條毛巾給她擦擦手。

可他的手纔剛剛離開,迷迷糊糊間的明昭就不樂意了。

她癟了癟嘴,直接抱住了他的胳膊,往他那邊蹭了蹭。

好聞的木質香重新縈繞在鼻息,明昭這才滿意地勾了勾唇角,擺了個舒服的姿勢。

時九爺渾身又是一緊。

她靠得太近了。

她身上的羽絨服太厚重,他已經替她脫去了。而羽絨服裡麵,便是一套寬寬鬆鬆的休閒服,鬆鬆垮垮掛在她纖瘦的小身子上。

此刻她抱住了他的手臂,可想而知,他的胳膊碰觸到了她什麼位置。

線條,似乎都在眼前勾勒成了一幅畫。

時九爺的眸光一陣陣發暗,唇瓣輕抿著,眸子裡隱隱透出一抹侵略性。

他不是聖人。

是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子。

雖然在此之前,還從未有女人能引起他的興趣,但此刻……

然而,眼前的女孩白得幾近透明,乾乾淨淨的小臉漂亮極了,卻還透著些尚未長大的稚嫩。

若是再長大一些,也不知會是什麼樣妖惑眾生的女子。

“……我該拿你怎麼辦。”時九爺深邃的風眸裡,光影忽明忽暗,半晌,才重重吐出一口氣。

等你長大。

等我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