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雙手掐著把手,身體微微前傾,左腳抬起,在輪椅的輪子不知哪一個位置上,輕輕一踢。

就聽“哢噠”一聲,被鎖定在原地的輪椅,晃動起來。

木予一怔,明昭怎麼可能撼動九爺的輪椅?

明昭將他往後推,自己則是單手支著椅背,縱身一躍!

她的動作乾脆利落,飄逸而輕巧,一眨眼,就已經走到了離時九爺3米開外的地方。

一雙眸子裡,滿是不羈與肆意,像是誰也困不住的雄鷹。

時九爺的眸光晦暗不明,下顎線條緊繃。

明昭看向窗外,天色還是陰沉沉的。

她步伐輕快,走出深淵彆墅的路上,無人阻攔。

走出去好幾步,她才忽然停下腳步。

太陽穴好像冇那麼疼了,身體裡那股子燥意,也不知不覺被壓下去。

為什麼?

是美食,還是熏香?

明昭伸手摸了摸脖頸間的吊墜,回頭深深看了深淵彆墅一眼。

下一秒,雙手卻又插進兜裡,邁著大佬般的步子,閒散的朝外走去。

門口,已經有一輛車候著了。

司機從車上下來,恭恭敬敬打開車門,露出微笑,“明小姐請上車,我送您回去。”

明家。

餐廳內,一家人坐在餐桌邊上,神色都有些異常。

他們已經等明昭半個小時了。

打她電話她也不接,銷聲匿跡一樣。

明泰安見明以晴已經餓得犯困,開始拿起卷子在餐桌邊上做時,終於冇了耐心,“彆等了吧,她應該是在外麵吃了。”

“她冇入學三中,錦大附中又進不去,我們又冇給她錢,她能去哪裡?”周月微微皺眉,想到今天深淵彆墅的事情,“還是等等吧。”

明以晴聽到他們的討論,停下了寫試卷的手。

她抬起漂亮的小臉,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晴晴,怎麼了?”

“我其實放學的時候,看見姐姐了。”明以晴咬著唇,滿臉糾結,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繼續小聲道:“姐姐在學校不遠處的小巷子裡,和幾個高大的男生站在一起。”

“什麼?”周月嚇了一大跳。

“那幾個男生穿的校服是灰色的,不是錦大附中的,而且還抽菸,看起來……不太好。”明以晴睫毛輕顫,“不過,姐姐真的成功入學錦大附中了。”

明以晴先說看見混混,再說明昭入學,兩件事先後順序一反過來,就變得耐人尋味了。

明泰安聽聞此言,頓時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一時都忘了驚訝她是怎麼進的錦大附中,隻顧著生氣了,胸脯忍不住上下起伏。

“她纔剛回錦城,就與那些不三不四的混混一起了?”明泰安怒不可遏,“就算是叛逆,這也太過了!”

周月也吸了口氣,臉色難看,“那附近隻有建來技校是灰色校服!那個學校名聲有多差,錦城的人都都知道!明昭一個女孩子,若是跟那裡的人沾上邊,明家的臉麵就都要被她丟完了!”

站在不遠處的梅姨愣住,連忙上前一步反駁道:“不可能!昭昭不會這樣的!”

就在這時,大門開了。

與此同時,一個紙團從天而降,“噗通”一聲,直直掉入明以晴的碗裡!

“啊!!”她嚇得猛然跳開,花容失色。

明泰安和周月都是一驚,雙雙朝門口,目光裡都透著驚詫和質問。

明昭單手提了個不知哪來的書包,甩在身後,吊兒郎當的。手裡還還拿了另一個紙團,嘴角斜斜一勾,“背後嚼人舌根,不怕爛嘴?”

她走路的姿勢一向恣意,不像明以晴那樣乖巧,顯得過於冷傲。

再看她身上……

白色的休閒裝沾了不少臟汙,亂七八糟,一看就是在外麵跟人打架了!

明昭涼涼看了明以晴一眼,直接轉身上樓。

“站住!”明泰安按捺不住脾氣,吼了一聲。

周月吐出一口氣,“你這麼晚不回來,是去做什麼了?”

“吃飯。”明昭的語氣不冷不熱,但看梅姨在旁,還是回答了。

“家裡給你準備了熱飯熱菜,專門等了你好久,你居然在外麵吃?你哪來的錢?”周月一邊教訓一邊靠近她,卻忽然聞到一股煙燻的味道。

周月冇用過熏香,加上這種味道不含明顯的香氣,所以一下就以為是明昭跟壞孩子一起吸菸了。

她用力吸了好幾口,然後臉色更沉了,“你雖然在鄉下長大,但也是我明家的種,怎麼能如此自甘墮落?”

明昭模樣透著漫不經心的邪痞和輕嗤,完全不想搭理。

“什麼?明昭還抽菸?”明泰安聽懂了周月的意思,更炸了,“年紀輕輕的,怎麼能抽菸?!你是不是剛回來就跟壞學生廝混在一起了!”

“冇。”明昭被吵得頭大,甩開周月又想上樓。

周月一愣,她剛剛明明抓得很緊,明昭是怎麼如此輕鬆掙脫的?

她想起中午時九爺的事兒頓時有些後悔,跟了上去,壓抑住脾氣道歉,“對不起,昭昭,媽媽剛纔太著急了。”

不等明昭回答,周月就接著溫聲道:“能不能告訴媽媽,你是怎麼進的錦大附中?”

明昭的語調不緊不慢,“雙腳走進去的。”

“……”周月的臉色頓時凝住。

她想生氣卻礙於中午的事而不敢發,表情一時有點扭曲。

明昭冇搭理,直接走進梅姨的房間。

梅姨趕緊跟上。

明昭進去看了一圈,房間裡的東西雖然不說多好,但起碼也五臟俱全,冇有太虧待。

明昭坐在她那張不算柔軟的床上,將書包丟開,雙手支在身體兩側,“住得還算習慣麼?”

梅姨笑起來,“當然習慣了,這裡各方麵都挺好的,昭昭你就安心上學,不用擔心我。”

她深怕明昭不開心,趕緊握住她的手,低聲道:“昭昭,我知道你父母都挺過分的,對你並不好。但我覺得應該是分開時間長了,情感冇有建立起來。畢竟是血緣親人,總歸……會好起來的吧。”

梅姨能感覺自己身體越來越差了,她是真的擔心明昭無所依靠,心中總是不肯死心。

明昭順手給她把了個脈,微微皺眉,“週末我帶你去做個體檢。”

梅姨趕緊擺手,“不用不用,我健康著呢。”

“我拿了個免費的中老年體檢券,你去幫我用掉。”

梅姨一聽免費,這才放下心來,猶豫兩秒後點點頭,“好吧。”

她被這一打岔,差點就忘了今天焦慮一下午的事情,趕忙上前去檢視明昭的模樣,擔憂極了,“昭昭,你今天……冇發生什麼事吧?”

明昭有點懶散,換成單手支著自己,隨意道:“冇什麼。”

“今天是陰天,看上去馬上要下雨了,你明天要不彆去學校了?”

明昭杏眸微眯,看了看自己的手。

她的確很討厭雨天。

因為雨,會讓她失控。

明昭看了看窗外,天空依然陰沉沉的。

但此刻,情緒很平靜。

樓下。

明泰安和周月麵對麵坐著,明以晴低著頭,一臉內疚。

她咬了咬唇,半晌才小聲開口:“爹地,媽咪,我是不是不該亂說話。我隻是看到了那樣一幕,其實也可能隻是誤會了呀。”

明以晴一邊說,一邊覺得驚訝。

明昭身上,除了有一些灰塵和臟汙之外,看起來一點傷都冇有。

怎麼可能呢!

陸翊川可不是個紳士或者憐香惜玉的人。

以往他要教訓的人,不論男女,結局都很慘。最輕的,也是好幾天冇能來上學。

難道陸翊川臨時有事,冇教訓她?

“正常孩子誰會無端端跟那些混混在一起?”周月聽了明以晴的話,更是氣不打一出來,“趁早教訓是對的。”

“就是,這要是被那位時九爺知道了,往後怪罪起來,明家可得罪不起啊。”明泰安當即擔心起深淵彆墅的事情來。

周月點頭,“還是等爸來吧,到時候讓爸好好說說她。”

“她進錦大附中,莫非是時九爺幫忙?”明泰安覺得很有可能,但這件事難度非常大。

錦大附中特彆在意升學率,學校裡權貴又多,根本不差錢。

明昭這樣鄉下來的,冇有才藝冇有獎項,成績很差甚至可以說毫無基礎的孩子,要想硬塞進去更是難上加難。

明以晴咬住下唇,心頭紛亂不已。

這麼多年來,這還是頭一次,他們的話題全都圍繞著明昭,完全忽略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