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是最後一天才被明昭通知過去的,所以學校裡確實很多人還不知道,還以為明昭冇帶他去。

隻是明以晴說起這話,就顯得過於挑撥離間了吧!

陸翊川壓根冇伸手去接明以晴遞過來的簽名。

就在他想開口說話的那一瞬間,身後忽然有一樣東西朝著自己扔過來。

緊接著,就是一道慵懶悅耳的嗓音,“陸翊川,接著。”

是明姐的聲音!

陸翊川平時喜歡打籃球,也練散打,所以東西過來的一瞬間,他就已經條件反射地接住了。

是一件……T恤?

陸翊川鼻子很尖地聞到,這T恤上有嶄新的味道。

他一愣,拿在手裡回頭,就見國際班內好幾個人都正看著他們的方向,同時目送明昭從自己的位置上跨過來。

她冇走尋常路,而是直接單手支著桌子,一下跨越過來。

幾秒間,就已經到了陸翊川跟前。

她小手很爽快地拍了拍陸翊川的肩膀,吊兒郎當地輕笑一聲,“怎麼什麼垃圾東西都能臉送到你跟前來?”

明昭這話雖然是對著陸翊川說的,可很顯然,誰都聽的出來她是在指桑罵槐。

“你什麼意思,什麼叫垃圾東西?這可是晴晴削尖了腦袋纔拿到的親筆簽名!”袁一一頓時炸了,直接從教室裡衝出來開罵。

“就是啊,你不帶翊川哥去看比賽就算了,如今難不成還要阻止他拿簽名嗎?”

明昭懶懶散散靠在門框上,看也冇看她們一眼,像是壓根冇聽見她們在說什麼。

“看看,還滿意不?”明昭勾著唇角,微挑的杏眼帶著些妖嬈與輕佻,儼然像是個調戲良家婦女的大少爺。

陸翊川愣愣地低頭,看向手裡那件T恤。

然後……

他控製不住地爆發出一聲國罵,“我靠!!”

他的聲音過於響亮,以至於近在咫尺的明以晴幾乎是被那聲音吼了一臉。

她嚇得後退兩步,眉心緊鎖地看向陸翊川手裡的東西。

陸翊川滿臉激動不敢置信地看嚮明昭,“這這這……這真的是shadow團的親筆簽名紀念T恤??”

這上麵不隻是親筆簽名,而且還有每一個人的Q版畫像。

不等明昭回答,袁一一就已經上前看了一眼,頓時笑出了聲,“怎麼可能是真的,這東西這次總共就限量發了兩百件!現在網上到處都是假貨,哼,有什麼好稀奇的。”

而且,還是網上和現場同時發送,僧多肉少,哪裡搶得到。

見明以晴對袁一一的話語冇有反應,像是默認了一樣,陸翊川忍不住閉了閉眼。

他是喜歡明以晴的,喜歡了很久。

整個學校都知道,他陸翊川的原則是對彆人的原則,而明以晴的原則,就是他的原則。基本上可以說,自從認識明以晴,除了上次的事情之外,他還從未拒絕過她什麼。

現在大概是醒了,他忽然感覺自己看到了很多曾經看不到的東西。

“明姐送我的東西,我相信是真的。”陸翊川開口,忽然打斷了她們的聲音,語氣是前所未有的淩厲冷酷。

畢竟也是個校霸,生氣起來也是有些嚇人。

袁一一等人全都立即噤聲。

明以晴的臉上浮現一抹異樣,頓了好幾秒才又輕聲開口:“你彆誤會,我朋友也隻是覺得這個東西太稀奇,太不容易得到,怕你被騙了而已……”

“被騙?”陸翊川忽然笑出來,“我冇被誰騙,我隻被我自己騙了。”

他垂下頭看著明以晴手裡的簽名,語調忽然很勤快灑脫地開口:“謝謝你要的簽名,但不管有冇有明昭給我的這個T恤,我都不會要的。”

明以晴的手捏著那張簽名紙,好看的眉毛輕輕蹙著,臉上帶著我見猶憐的霧氣,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一般。

她慢慢將手收回來,朝後退開兩步,“抱歉,打擾你了,我以為我們是朋友的。”

陸翊川看著明以晴,心頭隱隱浮現一抹動容,但馬上又被他壓了下去。

眼前的這張溫柔清純又楚楚可憐的臉蛋,這大方退讓又禮貌妥帖的樣子……儼然,與他腦海裡另一幅模樣掛不上鉤。

然而現在他卻知道,那副嘴臉纔是明以晴真實的樣子。

他甚至在後悔,為什麼自己喜歡了她這麼長時間。

如果不是他包庇者保護著,明以晴或許也不能私下裡作威作福到這種程度吧!

陸翊川閉上眼睛,回憶起早上的那一幕。

平日裡他不喜歡上課,早自習通常都是百無聊賴的在學校各處找地方睡覺,今天也是一樣。

然後,他就看見了吳橙。

接著是明以晴。

吳橙穿得很破爛,頭髮亂糟糟的,手上脖子上都是汙漬,看起來像是從家裡強行逃出來的一般。

“以晴,我幫你做了那麼多事……幫你從國際班要來這麼多訊息,偷偷陷害明昭偷明昭的零分試卷,給明昭報名奧數競賽,還冒著風險陷害明昭偷走你給程俊的《成魔》總決賽票……即便是被老師帶去辦公室審問,我也冇爆出你來。”

明以晴站在那裡,陸翊川看不清她的表情。

吳橙聲淚俱下,手都是顫抖的,不停哀求明以晴,“我為你做了那麼多,你就不能最後幫幫我嗎?隻要你幫我找人求求情,讓我不要被退學就好……”

明以晴皺著眉,聲音冷靜到嚇人,幾乎冇有任何的動容和不忍。

她隻是冷冷開口:“那我問你,你哪件事成功了?你偷零分試卷,幫明昭報名奧數競賽和主持,結果最後樁樁件件都是在幫她!你汙衊明昭失敗,害得自己被抓,怪誰?”

“你一步一步將明昭推上校花,成為所有人眼中的女神,讓我變得黯淡無光,又怪誰?”

“你一切都搞砸了,現在讓我幫你?嗬,你怎麼不找明昭幫你?”

一連三句話,一句比一句更狠心更冷酷。

要不是陸翊川格外喜歡明以晴的聲音,反反覆覆聽過上百遍,恐怕他都要覺得,站在那裡背對著自己的根本就不是明以晴。

這跟她平時的樣子,實在是相差太遠,他不敢相信。

陸翊川視線穿過樹葉,落在明以晴的身上。

他一聲不吭,呼吸都放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