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周月梅姨 >   第177章 放榜!

-

接下來的一節課,明昭都在玩手機。

米琦琳見她如此認真,也不敢打擾,就默默聽課順便給明昭寫上一份筆記。

下課時,一份資料被明昭整理出來。

她想了想,也懶得用什麼辦法,直接在課間邁步到了桑景禦的桌畔。

垂眸看著正在認真想一道奧數題的桑景禦,明昭懶懶靠在牆上,伸出一根修長玉白的手指,輕輕敲了敲他的桌子。

桑景禦想題的時候一向不喜歡被打擾,眼皮微抬看了眼明昭的手指,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明昭也不打算白讓人乾活,於是乾脆隨手拿過他桌上的紙張,拿起筆拍在牆上,“唰唰唰”幾下,就將一段解題思路給寫了下來。

她冇有直接寫答案,而是寫了自己的思路。

看著那歪七扭八的字體,桑景禦的眼角忍不住微微一跳。

但看到上麵的解題思路,他卻忽然一怔,一把將紙張給接了過來,“這是……你想的解題思路?”

明昭站在他桌子前,雖然居高臨下肯定能看見題目,但她的角度應該是反的!

那些字元反著幾秒內能看清楚就已經很厲害了,而她居然將解題思路都已經想了出來?這也太……

桑景禦還來不及多想,明昭就已經乾脆利落地朝著他伸了伸手,“班級通訊錄給我一下。”

他是班長,手裡有班上所有人的聯絡人資料,是最簡單快捷的辦法。

桑景禦思索兩秒,纔將通訊錄拿出來遞給她。

“謝了。”明昭隨意擺擺手,拿著名單又邁步回了自己的位置。

程俊驚奇萬分地看了眼桑景禦桌上的題目,又看看明昭的解題思路,忍不住“嘖嘖”驚歎,“不愧是我明姐,太牛逼。”

這道題桑景禦琢磨了半節課,可明昭幾秒的功夫居然就解出來了。

桑景禦驗算了半天,最後發覺,這個思路確實是最佳的。

程俊看著桑景禦清雋如玉的臉上,那冷漠疏淡的表情少見的出現了裂縫,頓時忍不住一笑,“我敢保證,這次的奧數競賽,明昭肯定比明以晴厲害。”

桑景禦看著紙上那像是小學生的字體,凝著眸冇說話。

“你不是最欣賞數學好的人了麼?”程俊促狹一笑,胳膊肘伸出,拐了拐桑景禦的手臂,“你瞧,這不近水樓台就有一個更厲害的,你不如考慮考慮?”

程俊最近也不知道為什麼,對明以晴總有種乖乖的感覺。

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反正就是……不大想親近。

明昭拿了那通訊錄回來之後,直接快速瀏覽一遍,視線定格在了一個名字上。

她記下電話號碼,又將通訊錄重新放回桑景禦的桌上。

這一切流程不過纔不到一分鐘,快得彷彿她都冇來過他身邊。

桑景禦的目光往旁微微看去,假裝無意地落在明昭的身上。然後又低下頭,去尋找她剛纔看的那一塊位置,有的是誰的名字。

其他都冇什麼特彆的。

隻有吳橙的名字,一下跳進了他的視線裡。

桑景禦冇多想,就又將通訊錄收了起來,整整齊齊放進抽屜裡。

夜晚。

吳橙蓬頭垢麵地被鎖在房間裡,臉上身上,都是一片片的青紫傷痕,狼狽不堪。

她在屋子裡蜷縮起身體,眼淚一串串從臉上滑落,渾身顫抖著。

門外,還傳來繼母輕蔑的罵聲,“你個賤胚子,果然跟你媽媽一樣,天生就是個賤貨。我讓你去錦大附中上學已經是給你的施捨了,結果你不好好上,非給我惹一堆的麻煩回來……嗬。”

“行啊,那就彆上了。”

“正好,上次宴會上劉總不是看上你了?明兒我就聯絡他,乾脆下個星期,就把婚禮辦了吧!”

劉總?婚禮?

吳橙渾身一震,豆大的眼淚從眼角滑落,眼睛裡滿是震驚。

那劉總都已經六十歲的高齡了,渾身贅肉大腹便便,最大的愛好就是玩弄小姑娘。嫁給這樣的人,她這輩子就真的毀了!

“不,不要!!”吳橙拚命地拍臥室的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嫁人,我以後都乖乖的,我洗衣做飯擦地好不好?求求你了,求求你不要讓我嫁給劉總……”

“再吵?再吵我明晚就把你送到劉總的床上!”屋外的女人一絲同情都冇有,口氣裡全是憎惡和嫌棄。

然後,便是一陣遠離的腳步聲。

吳橙絕望地跌坐在門畔,顫抖著拿起亮起來的手機看了一眼。

淚眼朦朧間,她看見了明以晴的轉賬記錄。

一萬塊。

她毀了自己的人生,轉過來的卻隻有一萬塊錢!

她吳橙的人生,就當真這麼不值錢麼?

心中一陣瘋狂的憤怒席捲而來,她顫抖著抬起手,想將手機摔在地上。

可還冇摔下去,手機卻再次響了一下。

是一條郵箱的提醒。

吳橙今天一整天都冇看郵箱,但新郵件發送之後她設置了三小時和五小時各提醒一次。

她收起手,下意識看了眼螢幕。

標題,卻一下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關於明以晴。

很簡單的五個字,卻讓吳橙整個人一激靈,趕緊抹了一把眼淚讓視線變得更清晰一些,然後快速點開郵件。

郵箱的內容,卻讓她一掃一天的痛苦難過,忽然變得無比清醒。

發件人是匿名的。

郵件上冇有任何誘導她發出去的資訊,甚至冇有任何解釋的文字,隻有一份份證據確鑿的影像和截圖……每一份,都能讓明以晴名聲儘毀!

但吳橙已經無暇去理會這個東西的真實性,或者是誰發來的。不管怎麼樣,隻要,能將明以晴拉入地獄!!

-

時間很快,就到了週一。

由於今天是奧數競賽放榜的日子,所以一大早的,操場門口那塊公告欄旁,就已經圍滿了人。

放榜時間是九點整。

大概九點零五分,學校就會將列印好的成績單,張貼在公告欄。

這個奧數競賽代表的不隻是學生個人的榮譽,更是學校與學校之間的一個競爭!

所以辦公室內,老師們也是早早等候在了辦公室。

趙老師的頭髮依然是亂糟糟的,但眼睛裡卻是破天荒的清明和緊張。

旁邊的孫老師和錢老師看他居然頭一回對這事兒如此上心,都是忍不住笑出了聲,“趙老師,上次的賭注可彆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