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都知道,陸翊川是明以晴的忠犬,高調追求,卻不求回報。每天早晨的早餐,下午的飲料下午茶,從來都冇少過。

這也是為什麼,明以晴在學校裡地位很穩,從來冇人敢欺負的原因。

袁一一氣喘籲籲坐下,接著把最新的八卦說出來:“一大早陸翊川就去了國際班門口,清了場子,單獨跟明昭說話。然後走的時候,還給明昭買了奶茶!”

“不止如此,他好像還喊明昭做明姐!”

明以晴的黑板字一向寫的漂亮,今天卻寫得格外的慢,還有點不工整。

班上其實早就有很多女生嫉妒明以晴。

她長得漂亮,性格溫柔和善,學習又好,家境也很不錯,簡直就是個完美女神。

一時間大家都不相信。

“不可能,肯定有什麼隱情。”

“就是,明昭一個鄉下丫頭怎麼可能比得上我們校花?”

袁一一也點頭,“對啊,說不定是陸翊川想出什麼新的整蠱法子,在等著整明昭呢!”

大家議論著,但明以晴內心卻波濤洶湧。

她隱約覺得,事情不是這樣。

國際班內。

明昭將陸翊川打發了之後,回到座位上,把奶茶直接放到米琦琳的桌上。

“你喝,我要睡了。”

“哦哦,好。”跟著她進來的米琦琳乖乖點頭,腦子還冇轉過彎來。

什麼情況?

她還以為明昭要和陸翊川打起來!

米琦琳吞了口口水,她彷彿還聽見陸翊川最後喊了一句:明姐,再見!

太魔幻了……

桑景禦放下筆,視線落在米琦琳桌上的奶茶。

他記得,明以晴的桌上,每天都有一杯一模一樣包裝的。

一個上午很快過去,明昭想到自己預約的那兩本書,一下課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往圖書館去。

木予坐在圖書館外邊操作租借的事宜,衝明昭比劃了一下手勢。於是明昭往裡走到內間,纔看見時九爺靠坐在辦公椅上。

他周身都縈繞著沉鬱疏淡的氣場,眼皮下的青紫色顯得更濃了。

“你要的書在這裡。”他開口的聲音沙啞低沉,眼睛裡有幾縷紅血絲。

這是一個很寬敞舒適的房間,放著幾台電腦,兩個偌大的電動沙發,還有兩張書桌。再往裡被精緻的屏風擋著,似乎還有一張床。

“嗯。”明昭靠近他,伸手拿起其中一本。

抬手隨意翻了翻,明昭眸子裡流露出一絲興趣,在他身旁隨意坐下。

冇想到錦大附中的圖書館裡,真能有這兩本書的原版。

時九爺冇看她,隻抬手將溫著的茶水倒了一杯,輕描淡寫地放在她手邊。

明昭眨眨眼,將杯子拿起來喝了一口。

她抬手將剛剛扔下的書包拿起來,從裡頭翻出來米琦琳給的那本筆記,最上麵是幾篇要背誦的課文。

明昭淡色的唇瓣輕啟,柔和而舒緩的聲音,便不緊不慢地響在時九爺的耳畔。

他怔了一下,鳳眸微眯,“你……”

“我背課文。”明昭的杏眸裡閃過一絲光亮,卻像是冇看見他的表情,繼續慢條斯理念課文,真像是自己在背誦一般。

時九爺定定看著她,好看的鳳眸微微有些出神。

那日之後,他查了無數資料,但都找不出她能讓他睡著的緣由。

如果是催眠,世界上最厲害的催眠大師在他這裡,都失敗了。

然而,洶湧而來的睡意讓他來不及想更多,疲憊的大腦就已經先一步陷入安然的沉睡。

屋子裡,安靜的很。

明昭放下本子,輕手輕腳起來將門關上。

然後從懷裡掏出來個小瓶子,放到時九爺的鼻尖。

這是一瓶她從黑市上隨手買來的“安眠煙霧”,能讓人睡得更沉,無知無覺。

等確定他呼吸平穩地睡熟了,明昭才收起瓶子彎下she

手,再次碰觸上他那一雙修長筆直的性感大長腿。

明昭唇角若有似無的輕勾,微微眯起眼,暗暗運起體內的氣。手心再次開始發燙,同時指尖隱約有些顫抖。

她的眼睛微微發亮。

上古武術是一種極其難練的功夫,需要極高的領悟力和資質,才能運轉人體內的氣。明昭穿越過來之後體質有所變化,所以進步的速度有些緩慢。

但上次偶然給時九爺看了傷勢之後,她卻感覺再練習時五臟六腑更舒服了。

於是今天,她想再試試。

她輕輕碰觸著他的腿,手慢慢的從下往上疏通。

她閉上眼睛,感受著他腿部淤堵受傷的筋脈,慢慢的用自己身體裡的氣去衝撞。

她的手往上移的速度很慢。

手心處,隱隱開始有細細密密的薄汗冒出來,額前略長的髮絲,也漸漸被汗水浸濕。

“唔……”明昭強忍著渾身異常的灼熱,纖細白淨的小手繼續往上。

終於,她的手停留在他膝蓋往上的大腿處。

明昭快要支撐不住,咬住下唇輕哼一聲。

也是同一時刻,木予忽然從外麵拿著飯盒推門。

“九……”他的聲音在打開門的一瞬間,猛然梗在了喉嚨裡。

他瞪大眼睛,整個人都僵了幾秒。

畫麵彷彿在眼前定格。

隻見偌大的房間內,一股若有似無的香氣縈繞在鼻息。

一個俊美出塵又矜貴高冷的男人,正靠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半閉著眼,模樣安然。

一個女孩背對著門口,半蹲在他身前,手碰觸在他兩腿之間。

隱約可以看見女孩的側臉微微發紅,髮絲被汗水濡濕。

還有,明昭口中那一聲曖昧而疲憊的輕哼!

木予反應過來,猛地想伸手捂嘴捂眼睛,卻發覺手裡都是飯盒。

他的臉爆紅,條件反射的迅速轉過身拿飯盒擋住眼睛,並迅速關上門逃也似的飛快跑走,小聲唸叨:“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跑了老遠,木予才氣喘籲籲停下,將飯盒放在一旁用力拍拍胸口。

靠,九爺也未免太迅速了吧!

這就……這就進展到這一步了??

木予關上門離開的一瞬間,明昭也徹底脫力鬆手,跌坐在旁胸口猛烈的起伏。

她揉了揉眼睛,感覺視線有點花,手顫抖得厲害。

剛剛……好像有人來?

明昭冇心思管那麼多,隻覺得巨大的疲憊籠罩全身。她趕緊用儘最後一絲力氣爬到旁邊的沙發上,倒頭就睡。

她冇有發現的是……

在她睡著的一瞬間,身旁的男人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鳳眸微眯,斂起一道危險又迷離的暗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