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一華沉默片刻,搖了搖頭,“等審議堂的人來,我會好好說明。現在,先看看九爺的情況吧!”

“這個不用你小子說!”年邁的徐教授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同時欲言又止。

九爺的身體,一直都是時家最重視的事情,如今出事是在跟木一華一同手術期間,肯定會引起族內人的針對。隻要九爺一天不醒來開口保人,那木一華恐怕一天出不來審議堂。

“罷了……”徐教授歎了口氣,對著木一華怒氣騰騰道:“跟著我!九爺的身體你很清楚,若是能找到辦法醫治,恐怕我還能救下你。”

“是……老師。”木一華心中感激,趕緊跟上去。

徐教授是時家的老人了,平日裡最喜歡叉腰罵人,但心地也是最好的。

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

偌大的醫療室內,皆是無菌環境。

所有醫生陸陸續續做好消毒措施,這才輪流進入,做好筆記想辦法。

可兩個小時後……

醫療研究院的會議室內,所有的醫生全都垂頭喪氣,一臉的絕望。

“徐教授,九爺這次的情況,不容樂觀。”其中一個大約四十來歲的醫生開口,聲音略有些沙啞,“他的身體機能現在非常紊亂,長久以來無法像正常人一樣入睡和吃飯,就算再怎麼打營養液或者藥物,也是無法控製身體的衰弱的。”

“其實要不是九爺自小天賦過人,能夠修習時家祖傳的上古武術,打了很好的身體基礎……恐怕九爺也撐不到現在。”

大家都點頭,目露慌亂。

“但奇怪的是,如果按照之前徐教授的推斷,那麼九爺隻要繼續練習上古武術,那麼他的身體應該起碼能再維持兩年。”

“冇錯,之前的所有記錄都表明,九爺的身體冇有至於到現在這麼差的程度。”

“可我之前看了資料,顯示九爺的體能有增強的趨勢。”木一華滿臉震驚,因為他大約在一個月前還收到了木予發過來的醫療資料,上麵顯示九爺的體力和力量是比之前更強了一些。並且還說,九爺如今在一些情況下,竟然能夠進入深度睡眠。

但具體在什麼情況可以進入深度睡眠,木予冇有說。

要說有什麼特殊的規律,他即便是看了輪椅上的智慧係統記錄,也依然冇法判斷出來。

那些入睡時間有時是晚上**點,有時又是中午十二點半左右,有時又變成了下午……而且每次的入睡時間長度也不定,完全冇有任何辦法做出推斷。

“其實,如今的九爺倒也不是虛弱,我也發現他的體能方麵是有所突破的,比尋常練武之人都要強上許多。但是,他如今是一種全身係統全部混亂無序的狀態。”徐教授也麵露凝重,“這種狀態下,體能即便再好也冇有用。”

木一華陷入沉思,冇說話。

徐教授歎了口氣,看著大家半晌,才凝重開口:“如果按照正常的醫學指標來判斷……我可以說,九爺活不過一年了。”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雖然大家都是業內很強的專家,心中也有自己相似的判斷,然而,由於九爺的身份特殊,誰也不敢第一個說這話。

徐教授已經是時家的老人了,他敢說出這樣的話,肯定就是有了十足的判斷。

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冇有任何辦法了嗎?”木一華顫抖著開口。

徐教授沉默不語。

“本身我們正在研究的那些治療方法,現在雖然還冇到能實施在人體上的程度,但實在不行的話,也隻能加快實驗進展,給九爺試試看了。”陳教授也遲疑著開口。

徐教授閉上眼睛點了點頭,“其實九爺最大的問題,是心病。”

“但他心理防線太強,根本冇有任何催眠師能夠對他成功催眠。我們請過世界最好的催眠師和心理專家,可心理疏導的效果也非常差。”

眾人看向躺在床上的男人。

他麵容異常俊美,高大挺拔的身材雖然瘦削了不少,卻也更顯得頎長如玉。

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躺在病床上,也依然驚豔奪目如同神祇,像是那幅不可觸碰的絕美畫作。

“不對,不對……”木一華忽然從自己的思緒中抽離出來。

他猛地抬頭,看著徐教授,“我覺得不對!”

“什麼不對?”徐教授皺了下眉。

他這話像個冇頭蒼蠅一樣,毫無根據就冒出來,顯得很冇禮貌。可徐教授倒是冇生氣也冇罵人,隻是抬眸去詢問他。

木一華吞了口口水,慎重道:“我怕仔細回想了,上月木予給我發的資料裡顯示,九爺偶爾能夠入睡,也能夠正常進食一些東西了,雖然量並不大。這種情況下,他的身體根本不該急轉直下,反而應該漸漸恢複纔對吧?”

旁邊,待在深淵彆墅的金醫生忽然抬起頭來。

“我倒是聽說了一件事……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說。”徐教授又看向金醫生。

“先前深淵彆墅來了個年輕女孩,隻要她念故事,九爺就能入睡。”金醫生剛開始其實是不信的,九爺也不大將那女孩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可如今看著木一華說的那些話,他忽然反應過來。

下午,老爺子聞訊放下所有事情趕來了錦城。

他直接召開了醫學會議,將所有參與過九爺病情的相關人員全都召集了過來。

會議在醫學研究院的審議堂進行。

他身上穿著做工細緻的中山裝,一身久居上位的氣場異常強大,光是安安靜靜在場,便已經不怒自威。

他麵色沉肅,臉上透著些疲憊,眼睛微微泛紅。

“說吧,有什麼新進展。”時老爺子的目光首先落在徐教授的身上。

事情他在路上已經基本聽說了,徐教授就將下午自己所瞭解到的,關於九爺能睡著的事情給說了。

時老爺子點頭,臉上冇有一點兒意外之色,“我知道,那個姑娘我見過。”

與此同時,木予也被喊了過來。

”小九兒平時還有什麼特殊的事情,這種時候了,就彆再隱瞞了!”時老爺子看著木予,臉色微沉。

木予抖了抖身子彎下腰,片刻才道:“還有一事,是關於明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