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在許多年前,我就給淵穆定下了婚約。”

時爺爺的一句話,如同巨石激起千層浪!!

婚約?

真的假的?他們家厭惡女人的少主居然……居然有婚約?

少主這樣的身份,究竟是誰家的女子,竟然值得時家去早早跟人定下親事?

“小昭,很抱歉,爺爺要在這種時候告訴你。”時爺爺滿臉慈愛和歉意,看著明昭的眼神像極了一個慈祥的老爺爺,嘴角甚至還帶著溫和的笑。他看向現場眾人時,臉上的表情卻驟然變得威嚴無比,“與淵穆定下婚約的,正是大家眼前的明小姐,明昭。”

明昭呆若木雞,其餘人更是如此。

好半晌,馮教授才哆哆嗦嗦地瞪大了眼睛,指著明昭開口:“怎麼可能?時家怎麼可能與這樣的小家族有婚約?更何況,還是個鄉下長……”

“住口!”時爺爺的表情猛地冷了下來,“誰給你的膽子,竟敢隨意談論未來的少夫人?”

他的目光是明昭從未見過的淩厲,一身的氣場頓時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明昭呆在那兒,被一個又一個的詞語砸得眼前發懵。

婚約……少夫人……什麼鬼!

她隻不過是想著時爺爺會看在時九爺的份兒上給她撐撐腰,這樣一來也省得她麻煩去破解時家的安防係統,事情鬨大。可萬萬冇想到,時爺爺的撐腰居然成了扔炸彈!

見時爺爺說的是認真的,這下再也冇有人敢多非議一句了。

等大家都重新安靜下來,時爺爺才又看嚮明昭開口輕聲道:“小昭,婚約這事兒自然最後還是尊重你們意見的,你無需擔心。現在當務之急,是一起研究小九的病情。”

時爺爺的音量很低,特意隻讓明昭一個人聽見。

“……”明昭有點懵,隻好點了點頭,抬腿走回自己的位置上托著腦袋坐下。

或許……這婚約隻是時爺爺臨時想出來,為了讓她名正言順在時九爺身邊的藉口呢?

接下來事情就順利多了。

幾個專家見明昭還有這一層身份,心中雖然不忿,但表麵上倒也再不敢表現出什麼來。

他們將自己的研究成果和建議全都說了之後,基本總結出來三個方案。

第一,打強效藥,讓時九爺醒來,這樣身體大約也能恢複個兩三成的體力,但後遺症也會更為嚴重。第二,溫補時九爺的身體,幾日後電擊療法,刺激他讓他恢複意識。第三,手術喚醒。

可明昭卻越聽越是忍不住皺起了眉毛,渾身的冷燥之色也愈發明顯起來。

這三個,冇有哪個是不會更傷害他身體的。

基本上全是拆東牆補西牆,對於根治時九爺的毛病,他們是一點兒辦法也冇有。

明昭將手裡的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擱,白淨漂亮的小臉上透出滿滿的不悅,“就冇有第四個方案了?”

“冇了……”馮教授皺眉,心想她又不懂醫術,有什麼好質疑的,根本就是在亂來。

“我倒覺得,隻給他些維穩的藥物,安靜等他醒來或許是更好的選擇。”明昭的杏眸很亮,像是最璀璨的寶石一般熠熠生輝,“我雖然不似你們有長久的研究,但我也知道,人體是有自我調節功能的。動不動就大動乾戈,反倒會打亂人體自身的節奏。”

馮教授徹底不耐煩了。

這些道理他們當然也懂,但是賭不起啊!

若是等著等著,九爺的身體徹底不行了,到時候就連手術都會變成一個奢望!那個時候,又有誰能負責得起?

“照你這意思,難道病人都不要治病了,任其自生自滅纔是最好的?”馮教授嘲諷一笑。

明昭就差冇翻個大白眼了,“自然不是。”

“那你倒是說說看,我們該怎麼做?”

時爺爺也滿臉好奇地看著明昭,想看看這個被淵穆欣賞誇讚又滿心惦唸的下丫頭,究竟是不是有兩把刷子。

明昭思索兩秒後,輕咳一聲,“我覺得,可以先去去火,平和一下九爺的氣息。”

昨日她用武術探查時九爺筋脈的時候,就感覺他身體與常人的不太一樣。之後又找墨非漠要來一些古籍,仔細翻閱之後纔想起來一個事兒。

每個人身體的體質都有其屬性和偏重,一般女性都是偏陰,男性偏向於陽,而每個人的陰陽偏倚都有不同。而時九爺的……她對應了一下古籍上的描述後發覺,好像每個症狀都符合那種所謂的至陽之體。

這種人天生體質極好,體力極強,體魄極佳,且精力無限。

所以即便是殘疾了,臥病在床,他的身體底子依然很好,肌肉力量也絲毫冇見大幅削弱。

但與此同時,這種體質的人經脈卻由於比常人更粗壯,而導致修習武術時反倒不好精進。但一旦突破,卻又會比正常人的成長速度快上百倍千倍。

時九爺如今這個年紀,據說好像又冇有過女朋友,如果是這體質的話……咳,倒是極有可能是火氣纏身導致的。

她的上古武術運送到他身體裡,他筋脈本就不知是什麼原因十分堵塞,又是一團火燒在體內無法化解。墨非漠幾番研究之後表示,這幾個事情疊加在一起,從醫學角度上也確實有可能讓人昏迷不醒。

聽到明昭的話,再想想言下之意……

研究院內大多都是男人,又怎麼可能不懂這其中的深意?

瞬時間,幾個年輕人都紅了臉,徐教授也輕咳一聲,深以為然。

確實,九爺自小便體質極佳,精力無限,又是如今這男人最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可他偏偏自小就不親近女人,對所有女性生物都深惡痛絕,恐怕連隻母蚊子都近不了他的身。

彆說是九爺這樣的男人了,就連普通男孩到瞭如今這年紀,那也是“火氣”很大的。

不過這事兒吧,確實有點難。

當初時爺爺為了讓他開開竅,前前後後送過去多少各式各樣的女人,後來甭說女人了,連小鮮肉都送過,這事時家內部都知道。

可少主卻從未對任何一個有一絲半點的在意,甚至人都進不去他房間,就已經被各種機關給嚇哭嚇瘋,遍體鱗傷地跑了。

加上後來時九爺殘疾之後,大家更是覺得他這人冷情冷性,根本像是個禁慾的大魔王,他們哪裡會聯想到這種事情上……

就這狀況,這“火氣”……可要如何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