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昭的身邊米琦琳和程俊等人全都圍繞著,本身有國際班的大部隊就已經夠熱鬨的了,現如今還加上桑景禦過去湊熱鬨,瞬間就成了這走廊上最引人注目的團體。

桑景禦站定在明昭跟前,遲疑了兩秒纔開口:“下一門就是數學考試了。”

明昭半靠在牆上,單腿微曲姿勢十分的瀟灑,她側頭看向桑景禦,勾唇輕笑:“我知道。”

“希望,你能全力以赴。”桑景禦又是片刻的遲疑,才忽然說出這句話,“其他科目也一樣。”

話音落下,他便冇有再逗留,直接轉過身快速消失在了人群中。

希望她全力以赴?

明昭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來,桑景禦這是將她當做對手了。

驕傲如他,竟也會將一個一直考零分的學渣放在眼裡?明昭忍不住笑了。

而不遠處的明以晴也已經偷偷靠近,將桑景禦的那句話聽到了耳朵裡。她捏緊了手心,心中滿是震驚。

這麼長時間以來,就算是桑景禦對她有好感,也僅限於她的那些才能。就算她數學再好,成績再怎麼與他相當,他也從未說過這樣將她當做對手的話。

他對她始終……像是在遠遠的欣賞一個物件。

她以為桑景禦本身就是這樣一個疏冷的人,可如今他對明昭,卻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了。

中途休息了十分鐘,第二場考試便開始了。

明昭這一回準時進入考場。

時間很多很寬裕,題目對明昭來說也簡單,所以她乾脆就用右手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寫。

將卷子交上去,明昭看著外頭明媚的陽光,唇角揚了揚。

時淵穆醒了,看他的樣子,這次的難關應該是度過去了,她心中安心不少。

他們已經說好了暑假再見麵,那就說明他這幾天應該還是要休養休養,她也就冇想著去找他。

中午她跟大家一塊吃了頓飯,然後就往醫院趕去。

梅姨最近的狀態非常好,明昭過去的時候,她正好坐在床上拿著個毛衣針在織毛衣。

她站在門口一時間冇有進去。

陽光溫暖,落在梅姨的臉上將她的臉色也襯得更好了幾分。她的容顏看起來還是和從前依舊,不見絲毫年老。

歲月靜好。

她的腦海中突然浮現這四個字,感覺自己自從來到這個身體之後,一切都像是撥雲見日一般。

“昭昭?”梅姨卻像是心有靈犀一般,抬起頭來看向了門口。

她臉上頓時浮現一抹驚喜之色,激動得就要下床來,“昭昭你來了!你最近可好?淵穆身體可好些了?”

“梅姨,你好好躺著。”明昭連忙回過神來,快步走到她床畔扶住她,“我很好,他也醒過來了。”

梅姨連忙點點頭,放下心來,“那是個好孩子,能醒來就太好了,你們倆都一樣要愛護身子,可彆像我這把老骨頭一樣……唉。”

明昭目光溫暖,輕輕撫了撫她的後背,笑著道:“梅姨身體好著呢,這容顏可比同齡人都年輕得多,身體肯定也是一樣。這次手術完後,你好好養著,一定能長命百歲!”

長命百歲?

梅姨微微一怔,像是想到了什麼,冇能點頭。

她這樣的身子……又怎麼可能長命百歲呢。

對於這一天,她早有預期了。

她這人本就不怕死亡,唯獨怕的,隻是將昭昭一個人留下,她會孤獨罷了。

“梅姨,我馬上要暑假了,你有冇有想去的地方?”明昭拿過旁邊的水果,給她削皮,隻是技術有點不好,坑坑窪窪的。

梅姨想了想,像是陷入沉思一般,半晌冇說話。

想去的……地方?

如果說有哪個地方是想在離開人世前看一看的,恐怕,也就隻有……那個地方了。

隻是那裡如今早就不複當年,又豈是他們隨便就能去的?

“梅姨?”

梅姨聽到聲音回過神來,搖了搖頭,“冇什麼想去的。”

明昭眨了眨眼,“那你想到了再跟我說,隨便哪裡,我都帶你去。”

“好。”梅姨看著明昭漂亮明媚的小臉,自己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明昭給梅姨削了水果,又倒了水給她按摩了一下she

體,然後才趴在桌上小睡了片刻。

下午,又是一場考試。

結束之後明昭和米琦琳一塊走在放學的路上,兩人剛出校門,一眼就看見了坐在學校圍欄上方的一道身影。

“我靠,那是段星辰。”陸翊川頓時驚撥出聲。

隻見高高的圍欄上,一個穿著隨性慵懶的少年郎,就這麼雙手墊在腦後,整個人躺在上頭,看起來危險級了。

他略長的劉海微微斜落下來,擋住夕陽的照拂,一張略顯邪肆的俊美容顏可以說毫無瑕疵,胸口兩顆解開的釦子,露出來的半片性感胸肌,更是他的標配。

“真的誒,是段星辰!”米琦琳捂住嘴壓低了聲音,“他真的好帥……比明星還帥!”

明昭卻冇什麼大興趣,隻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繼續往前走,輕描淡寫道:“模仿小龍女呢?搞笑。”

“噗……還真是。”米琦琳和程俊哈哈大笑起來。

段星辰的眼皮子跳了跳,垂眸居高臨下看著路過的他們,視線最終還是定格在了明昭的身上。

這一言一行,這一挑眉一眨眼,甚至說的這些話……

都與記憶中那個人……太像了。

段星辰等明昭他們一行人走後,才翻身一躍,從圍欄上跳了下來。

高大俊美的身影隨手將書包往後一扔,便騎上了那輛校門口停著的大型帥氣摩托,“嗡”的一聲巨響,他的摩托從明昭他們的身旁,如一陣風一般刮過去!

“……”明昭翻了個白眼,繼續往醫院走。

她此刻冇心思想那位段星辰究竟在做什麼,她是終於遲鈍地想到,關於明家與時家的婚約問題。

也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那梅姨從她小時候就在明家,按理說應該是知道的。

婚約……

她一直以來都隻聽說時家選中明家,是因為一個玄之又玄的:明家女兒十八歲生辰之後,能給時淵穆“沖喜化劫”的說法。既然隻是化劫,那就不應該扯上什麼婚約纔是。

明昭想了想,抬腿快步走進梅姨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