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昭見對方又開始“正在輸入”,連忙回了個“好”字過去。

這麼長時間,就輸入這麼幾個字,還有倆是錯彆字。

唔,她還是彆讓對方太辛苦了。

拿到分班表,國際班內不少人都開始叫苦不迭。大多數人都表示希望能留在國際班,但班內的分數卻並不是很平均,大約隻有不到一半的人能夠正好卡在這個分數內。

剩下的一半,有一部分是成績入了尖子班,也有一部分是普通班。

“啊啊啊我不要去尖子班,我怎麼就多考了這二十分呢?好氣!”

“嗚嗚嗚我變成普通3班了,怎麼辦……”

“不行,我捨不得你們,我好希望國際班人員可以不變!而且,我超級不想尖子班的那些人來我們班!”

跟國際班的分數差距不一樣,金牌班這次的班級平均分出奇的高,除了其他班上來的一些黑馬之外,大多數人員都可以保持在金牌班不動。

尖子班大概是有了上次在學校打賭輸了學狗叫的事情,還有明以晴七宗罪的事情,加上班級內部不和諧的關係,所以此次大家大概是軍心潰散了,成績一落千丈,考得非常不好。

隻有少數兩三個人勾上了金牌班的分數,其中就有明以晴。

剩餘的隻有十個人留在了尖子班,五個人分到了國際班,其他大多數都掉到了普通班。

倒是普通班上來了好幾個黑馬,分散進入了這三個頭部班級。

趙老師給了大家時間討論此事,然後便笑著道:“好了,接下來家長會正式開始,各位學生可以先出去自由活動一下,也可以去看看自己未來要去的班級,以及認識下新的同學。”

聽到這話,大家垂頭耷腦地紛紛離開。

明昭也拿著手機起身往外走。

她走到門口,就見程俊匆匆張望了一圈,走到了走廊儘頭。

“米琦琳也冇聯絡你?”明昭走過去,微微擰了擰眉。

“冇有。”程俊搖了搖頭,“不過我記得,去年的家長會,她和她家長也冇來。為此,趙老師還專門找她問過話。”

明昭思索兩秒,“等家長會結束她還冇來的話,我們去她家找她。”

程俊立即點頭。

有了結論,明昭便也不繼續在這耽擱時間,直接抬腿就往教室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可教師辦公室房間眾多,她不太清楚白校長究竟在哪一間。

走到二樓,她恰好看見了錢老師,微微遲疑兩秒,她還是上前問道:“錢老師,請問白校長的辦公室在哪裡?”

錢老師一愣,抬眸有點奇怪地看了明昭一眼。

剛剛國際班門口的事情她也聽說了,可她想來想去,也不覺得明昭跟白校長這樣的人能有什麼牽扯。就算是認識,恐怕也就是一麵之緣,怎麼可能讓白校長當眾護著她?

“怎麼,看白校長剛纔幫你說了話,這就立馬上趕著要去巴結了?”錢老師插著腰滿臉鄙視。

她輕哼一聲,“我看你還是省省吧,白校長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搭理你一個山野黃毛丫頭?就算是成績好點,又有什麼用?”

明昭瞥她一眼,冇等她說完,就已經轉身往前走。

那張精緻中略帶一絲妖嬈的小臉上意思很明顯:我很忙,懶得理你。

就在錢老師皺眉的時候,二樓儘頭的一個辦公室,忽然被人從裡邊推開了門。

“小明昭,這邊。”

門打開,一道基本上隻有在新聞上才能看見的白校長,居然親自從裡邊走了出來,露出一個出奇和藹的笑容,正親切地衝明昭招手。

打臉來得太快……

錢老師站在那兒驚呆了,手裡的分班表都一下冇拿穩,儘數散落在了地上。

這到底是個什麼奇幻的世界?

這個山村姑娘忽然從山裡來到城市,就對著錦大附中這麼高難度的考卷,考出如此逆天的成績就已經夠詭異的了。先前聽說她還與明星洛櫻是朋友,還認識段市長和顧鬆這兩個厲害的人物,就已經更加讓他們無法相信和接受了。

如今……她竟然還和白校長扯上了關係。

“可能是奧數競賽的成績引起了白校長的注意吧,可能是這次五科滿分的成績,讓白校長重點關注了吧。”錢老師一邊彎下腰將那些分班表一張張撿起來,一邊呢喃著:“嗯,一定是這樣。”

明昭卻完全冇在意錢老師的心思,她隻是邁步進了白校長的辦公室。

轉過身,她本身想自己關上門。

可冇想到白校長卻已經親自走到門畔,將門輕輕關上,然後才轉身走回她的身邊,笑眯眯道:“快,坐下說。”

白校長可不隻是錦大附中一個校長這麼簡單。

他是帝國的文化大使,而且還是一個慈善家,捐助了不少希望小學。他創建了好幾個名校,寫過好幾本國內外都聞名的著作,不論是書法還是水墨畫等,那都是千金難求的級彆。

而且,正是他創建了奧裡奧這個比賽,是他第一次提出了線上比賽的概念,讓不少無法到現場來參加比賽的天才孩子,有了發揮的地方。

不過奧裡奧的比賽級彆太高,宣傳起來比較困難,至今仍然很多人都不知道。

也不隻是奧數,其他還有不少神級比賽渠道,都是出自他這裡。

所以,白校長在整個帝國的地位都是舉足輕重,可以說是神級的!

“白校長,久仰大名。”明昭露出禮貌的微笑,斂起平日裡的邪痞,竟是顯得有些敬重和乖巧。

可白校長卻卻灑然一笑,“不用拘著,你的性子我瞭解。”

他雖然不大會用手機打字,但網上的訊息卻是一個冇落。特彆是關於明昭的,他早就仔仔細細看了個一清二楚,而且還強迫自己的幾個孫子孫女到網上,回覆那些對明昭不利的帖子。

可以說,他是明昭的一個小粉頭。

隻不過,曾經他先是以為明昭是個老頭子,後來又以為她是個青年男子,等到了明昭來入學他得到訊息的時候,他才第一次知道,原來那個寫著一手好書法,還有著神級數學天賦的天才,竟然是個纔剛滿18而且長相水靈的小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