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家為了讓時淵穆能更好的入睡,真是用足了功夫。

這張床的舒適程度就連明昭都十分讚美,而且還是智慧化的,能根據人體的重量隨時調整弧形。所以明昭的重量壓下去時,床做了個及時調整,讓他那邊感受不到身旁明顯的凹陷。

而且不論是枕頭的角度還是他身上睡衣的布料,全都是絕佳的。

明昭捏著那柔軟的褲腳,慢慢的,一點點往上掀。

不得不說,時淵穆的腿型長得是真好看。

一米九的身高,那傲人的雙腿又長又直,而且肌肉線條絕佳,完完全全是可以去做模特的那種水平。

明昭本就所剩無幾的睏意,頓時全跑了個乾淨。

她微微探身,又去將他另一條腿上的布料,也慢慢掀上去。

一雙好看的小腿,便明晃晃地呈現在了她的跟前。

可她想了想,卻還嫌不夠。

這一次她是想給他的雙腿和各處都用氣息探測一下,看看身體裡是不是還有其他淤阻的筋脈。所以,她思量再三,還是又貓著身子,將他的褲腿繼續往上卷。

他的睡褲布料柔軟且寬鬆,即便是捲到了大腿處,竟然也不顯得緊。

躺在床上應該陷入深沉睡眠的男人,此時感受到她一點點繼續往上的手……頓時,眼皮顫動得更厲害了。

明昭卻很認真,抬眸瞄了眼時間,現在已經過了零點。

她看那雙大長腿的皮膚幾乎都露在了外麵,這才終於滿意地停下了手。

他身上的被子已經被掀開一大半堆在一旁,明昭擺好姿勢搓了搓手,將自己微涼的掌心搓得熱了些,然後慢慢的,輕輕的貼了上去。

她的手柔嫩光滑,就像是滑溜溜的綢緞,帶著微微的涼意,碰觸上他同樣光滑的肌膚。

隻是兩相對比之下,男女之間的差異就出來了。

男人的皮膚即便是再光滑,也完全比不上少女的細膩柔嫩,觸碰之下,相互間因為差異而產生的輕微摩擦感,勾得人心頭髮顫。

“嘖,這腿比正常人的都好看許多……哪像是不鍛鍊的。”

大約是確定了時淵穆不會醒來,也聽不到她說話,所以明昭竟然有自言自語起來,甚至頗有一點看藝術品的模樣。

她小手伸出去,漸漸認真起來。

滑膩的掌心一點一點向上,柔軟的指尖微微摩挲,更換著動作。

明昭微微閉眼,凝神去感受。

人體內的筋脈便像是有了畫麵一般,在她腦海中浮現。

這男人的筋脈真是與旁人不同,格外的硬朗強大,而且經過上次他昏迷不醒的事情之後,竟然有一種變得愈發強大的趨勢……

明昭微微皺眉,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太妖孽了……”這男人真的太異於常人,簡直就是妖孽級彆的練武奇才!

如果他的筋脈稍微正常一點,恐怕早就有其他的辦法治療他的腿。再者,她前些日子的努力,也定然能讓他有一定的改善。

按理說,即便是現在他筋脈如此強悍的情況下,經過她用上古武術的衝擊,也應該有了變化纔對。

起碼,也該有觸感了吧。

可時淵穆對此卻什麼反應也冇有,所以,難道是一點都冇恢複?

明昭越想越覺得奇怪,神情便更投入了一些。

她其實對醫術一直都是一知半解,隻是會一些很基礎的內容,和一些症狀的判斷。但她畢竟不是專業的,給九爺用的法子是通過自己學過的上古武術進行,也是自己的一種猜測,其實並不確定。

她的小手慢慢向上疏通,一點一點,從腳踝處,一直到了小腿肚,然後是膝蓋。

然後……是大腿。

她的動作很緩慢,每到一處,便掀起一大片滾燙的浪潮,讓他的氣息和血液都彷彿被掀動,渾身都冒出一層薄薄的汗。

明昭顯然也是如此。

她的手心也漸漸有了濕潤,變得無比滾燙。

熱,太熱了。

明昭忍不住伸手將自己的外衣脫去,隨手扔到一旁的沙發椅上。

可漸漸的,還是熱。

她便又將裡邊的薄針織衫也給脫掉,隻留下了一件薄薄的校服襯衫。

襯衫的碼數是剛好的,幾乎緊緊貼合著她的身形,將她窈窕的身材曲線勾勒得無比明顯。

明昭卻還是感覺很熱。

她吐出一口氣,有些不耐地扯了扯自己的衣領,乾脆將上邊的兩顆鈕釦也順勢解開。

領口鬆快了之後,她這才感覺身體更透氣了不少。

雖然很熱,渾身都燙得厲害。

但兩人都同時感覺到一陣奇異的舒暢感,就像是身體由內而外的一種疏通和輕快,讓她忍不住想繼續。

她挪動了一下位置,坐在了他的腰側。

低頭感受到時淵穆身上的滾燙和薄汗,明昭覺得他雖然無意識,但肯定也很熱。於是,她微微彎身湊上去,單手支在他的身側,小心地將他身上剩餘一半的被子,也給儘數掀開,堆在床的裡側。

然後,又貼心地碰觸上他的睡衣,將上頭兩顆鈕釦也輕輕解開。

精壯結實的胸膛隱隱染著性感的薄汗,呼吸起伏間,滾燙的氣息噴吐,好看的胸膛在昏暗的燈光下露出一大片……妥妥是能夠讓萬千少女尖叫的那種水平。

她吞了口口水,伸出手又重新碰觸上他大腿的肌膚,然後,順著筋脈的走向一路向上……

明昭一心沉浸在治療之中,壓根冇有發覺自己遊走的小手,幾乎已經快要碰到了性彆禁區上。

躺在床上的男人喉結微微滾動,手臂間的青筋爆出,顯然是在極力隱忍著什麼。

汗,出得更厲害了。

身體,也愈發的滾燙。

明昭卻以為他這樣的反應是自己的疏通有了效果,所以更加不肯停下了。

大腿中部……大腿中上……

很快,她就幾乎來到了大腿根部。

還不停下?

時淵穆幾乎裝不下去,他隻覺得自己渾身幾乎都要被燒灼起來。

終於……

就在她的小手繼續向上挪,隱約感受到了一種異樣又陌生,和身體其他地方都不一樣的燙度時……

黑暗中,男人終於按捺不住。

他猛然伸出大手鎖住了她纖細的手腕,略顯急促地吐出一口極為滾燙的氣息。

然後,他忽然一用力,將她一把扯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