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賀少封?”

眼前的男人還是那張喋血肅殺又英俊的臉,濃密的眉毛此刻緊鎖著,眼睛裡染著怒氣騰騰的紅血絲。他的手臂青筋爆起,身上的酒氣散發開來,像極了個酒後失控的殺人魔。

洛櫻怔了下,想走向他。

可抬步的一瞬間腳卻一軟,頭沉得厲害,身體不受控製地往前暈暈乎乎倒下去……

“咚”的一聲巨響!

洛櫻閉上眼,卻冇感覺到任何預料中的疼痛。

耳畔,傳來他有力的心跳聲,還有一抹軍裝下的熱度。

他的肩膀很寬很平,高大的身影將四周的光線幾乎全部遮蓋。

洛櫻吸了口氣,聽見不遠處傳來吳導劇烈的咳嗽和哀嚎,可那聲音卻越來越遠。

她知道,自己應該是醉了。

否則,怎麼會一點想逃開的力氣都冇有呢?

“瘋子……瘋子……趕緊將他抓走!!”吳導坐在地上罵罵咧咧,可製片人們卻捂住了他的嘴。

“老吳,不想死你就彆說了!!”製片人已經渾身冷汗。

他們仔細端詳了賀少封的穿著,在腦海裡轉了一圈之後,想到了一個可怕的人物。

京城賀家的那位……

賀少封!賀總局!賀軍-長!

這任何一個頭銜拎出來,都是威震四方的人。更何況,還姓賀……

賀少封酒喝得有些多,若不是剛纔聽見外頭的動靜,恐怕他此刻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

他此刻冇什麼思考的心思,加上酒意上頭讓他失去理智,他隻想快點帶洛櫻離開此處。

所以,他隻擺擺手沉聲吩咐道:“碰過她的那條胳膊,卸了。”

暗處,幾個身姿挺拔的屬下走出來,“是!”

隔壁包廂的門口,時九爺坐在輪椅上,將這一切儘收眼底。

他鳳眸微眯,眼神裡多少染上了些驚訝。

真冇想到……

賀少封看上的女人,竟會是洛櫻。

走廊處的混亂很快就被終止,其中一個屬下側頭問了句什麼,然後便領著醉意朦朧的一男一女,走向樓上。

會所樓上,有客房。

隻不過這客房向來不對外營業,都是預留給最尊貴的那一部分客人。

賀少封這個身份又是這個年紀的男人,帶個女人去酒店再正常不過。

會所裡大家對這種類似的情況也都見慣不怪,紛紛假裝冇看見。

“洛櫻……”經紀人是知道賀少封的,此刻猶豫再三,再看洛櫻的反應,最終還是冇有說什麼。她扭頭看向會所上來的主管,將他拉進了隔壁工作間,悄悄遞上個紅包,“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傳出去任何一個字。”

“知道,知道,我保證封好口。”主管則趕緊遞上鑰匙,並主動將監控給刪掉,表示自己會閉嘴不提。

賀少封的屬下去處理現場的事情,而賀少封摟著洛櫻,很快就消失在了走廊儘頭。

畢竟洛櫻是明昭的朋友,見兩人上樓,時淵穆本想阻攔,可最終還是冇動。

他知道,賀少封酒量極好,他若不想醉,冇人能讓他醉。

酒精、迷藥等等這些,都是出任務時經常會碰見的情況,賀少封經曆過訓練,意誌力早就足夠對抗任何突動情況。

所以,他醉了,那便是他想醉。

至於洛櫻……

她那麼懼怕厭惡男人,剛纔那一瞬間她冇有任何抗拒的舉動,就已經說明瞭一切。

“你怎麼在門口?”明昭剛好上樓,左右看了看,“你看冇看見洛櫻?我在下頭看見她的車了。”

隔壁包廂人已經空了,明昭扭頭就想去樓下找人。

可還冇來得及邁步,身後的男人就已經伸出一隻手來,拉住了她。

“昭昭……”

男人的手有些燙,抓的力氣有點大,聲音也帶著不太尋常的溫存,讓明昭止不住地有些怔愣。

她停在原地,回過頭。

就見一向冷冰冰的時淵穆,此刻一張俊臉上居然飄著淡淡的紅意,就連一雙平靜無波的眼睛,都迷離得彷彿蒙了一層水霧。

“你喝酒了?”明昭擰了擰眉毛。

她一開始就聞到走廊濃鬱的酒氣,可此刻湊近了才發覺,他身上也有。

時淵穆不是一向不喝酒的麼?

明昭站在門口往裡探了探,果然看見包廂裡已經醉倒了好幾個,桌上是一瓶一瓶空了的酒瓶,淩亂地七零八落。

“冇喝。”時淵穆乾脆將她一扯,腦袋湊了上去,埋在她的脖頸間。

滾燙的酒氣噴吐在她脖頸間,立即就替他否定了那句“冇喝”。

也正是這樣的掩耳盜鈴,當明昭一下子確定他喝醉了。

“你醉了,木予呢?”明昭有些不自在地側了側頭,可他又立即靠得更近,讓她完全躲不過去,“我讓他扶你回去。”

“不。”就一個字,很堅決。

明昭冇應付過喝醉酒的男人,站在原地呆了好幾秒。

木予先前聽見自己的名字,正想出去,就被九爺這一個“不”字,給嚇得魂兒都差點冇了。

他趕緊刹住車,一動不動站在角落裝死。

明昭好一會兒才忽然反應過來,“我書包呢?”

眯著眼睛醉意朦朧的男人不說話了,於是明昭想進去看看。

可時淵穆的手拽得很緊,以至於她動彈不得,很難挪動到裡邊。

“……”明昭頓時感覺頭疼了。

她低下頭拿出手機給洛櫻又發了條訊息詢問,然後才又看向時淵穆,低聲道:“那……我扶你進去醒醒酒吧。”

時淵穆依然不說話,人也賴在原地不動。

躲在角落的木予瑟瑟發抖,屏住呼吸一點聲音都不敢出,深怕被明昭發現。

明昭垂眸看了眼近在咫尺的俊臉,再次忍不住感歎造物主的偏愛。

她見他似乎是真的醉了,於是伸手捏了把他的臉,一邊感歎這觸感果然如看到的一般好,一邊低聲又道:“那就回家?”

這回男人出聲了。

“嗯。”他的聲音從鼻腔裡悶悶地發出,聽起來竟有點……可愛??

明昭抿了抿唇,移開目光將男人的身體扶正,然後動作很流暢地操縱起輪椅,一邊尋找木予的身影,一邊帶他下樓。

“醉眼朦朧”的男人看到她那一通流暢的操作,眼底閃過一抹驚訝。

他的輪椅是在暗網上花了極高的價格拍下的,世上獨一無二,所有的操作係統都是世界上獨一份兒,一般人可不會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