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斷電話後,賀少封立即在群裡發了一句。

——今年的京城,要熱鬨了。

而另一邊,深淵彆墅的晚飯做得比平時簡單不少。

明昭隨意吃了一些,正準備回書房寫作業,就被時淵穆給攔住了。

“我們現在出發,去醫院。”他聲音低沉磁性,帶著一抹輕鬆,似乎心情很愉悅。

“去醫院乾嘛?”

時淵穆動作很自然的牽上她的手,走到深淵彆墅的大廳。

本身很空曠的彆墅一層大廳,此刻擺了好幾個行李箱,每一個看起來都是沉甸甸的。

此時隨著時九爺的命令,傭人們紛紛開始將那些行李箱,一個接一個地搬出去,放到車上。

明昭跟著看過去,就見門口彆墅門口已經停了兩輛車。

一輛比較大,專門用來裝東西,另一輛則是他平時都坐的。

夜色下,那輛略帶未來設計感的流暢車型,微微發亮的黑,在夜色下如同璀璨的星空。

“我們今晚就出發。”時淵穆將明昭的手拉著,往前走到車前,“去京城。”

今晚就去?

明昭正想說話,時淵穆就已經搶先一步道:“你的作業我也都帶上了,放心,做得完。”

就算做不完,學校也不會有任何人敢追究她。

不過就是一句話的功夫。

見他都已經安排妥當到了這個地步,明昭雖然感覺有些突然,但還是聳聳肩笑了,“好。”

木予已經提前一步去過醫院,將訊息告訴梅姨,並將她的東西都給收拾好了。

所以明昭和時淵穆到的時候,梅姨已經坐在床上,將自己最得體的一件裙子穿在了身上,髮型妥帖地翹首以盼。

“昭昭,你快看看,我這樣可以麼?”梅姨將明昭拉到一旁,小聲問道。

她本身是個不大在意自己形象的人,可她卻知道,這位九爺的身份很不一般。她自己丟人沒關係,可不能讓昭昭也跟著丟人。

“特彆好。”明昭的杏眼彎了彎,勾住她的手臂,“好了,快走吧。”

時九爺就禮貌地等在門口。

見他們出來,他表情和煦又自然的直接接過梅姨手中的袋子,“相關檢查已經都做過了,梅姨現在的身體,隻要行程不過於緊湊,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這段時間多虧了時少爺的照顧。”梅姨高興的笑著。

她其實,除了某個象征著過去全部記憶的地方之外,任何地方她都不是特彆想去,包括京城。

可這邀約是時家少爺發的,她當然得應。

畢竟,人家可是幫了不少的忙。

這段日子她算是明白了,血緣親情真的不算什麼,對於明家她已經不抱什麼期待。

真正對昭昭好的人,是她的朋友們,以及眼前這位少爺。

“這好像不是去機場的方向?”梅姨看了看四周的路,有點奇怪。

木予立即搶先笑著禮貌回答:“梅女士,咱們這是去時家的私人停機坪。”

梅姨一怔,點了點頭不說話了。

下車之後,便是一個很寬闊的廣場。

跟機場的停機坪不大一樣,這裡顯得更商務也更高級。

剛進門,就看見不少員工站在道路兩旁列隊歡迎,而且全都低著頭表情緊張。

此時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就緒,一架十分酷炫的私人飛機,停靠在中央。

飛機的機身圖案並不繁複,及時簡簡單單的銀藍色花紋,勾勒出時家的圖騰來。飛機本身不大,但處處都顯得與眾不同,機身線條格外的流暢,充滿著未來感。

就連上機的地方,都是電動升降的,根本不需要一級一級的走台階上去。

“你的飛機……有點特彆。”明昭的眼底劃過一抹驚訝,隱約間還有些懷念。

上前兩步,明昭伸手碰上機身。

總算是等到了明昭的感歎,木予的話匣子頓時就打開了。

“這飛機的來路可是非常厲害,絕對是世界獨一份兒的!”他滿眼的嘚瑟和得意,“設計圖,是由‘元始’研究院出的,比起市麵上的概念機來,都還要厲害得多。還有,不少零部件都是我們邀請‘迷蹤’大師定做出來的!最終,再由我們聘請到的專家進行組裝最後完工。”

“元始”研究院,那可是國內機械、航天等領域的龍頭研究院,而且由於他的特殊性,更是讓人覺得神秘不已。

這個地方,擁有著世界頂尖的技術,卻不歸屬於任何國家機構。

遺世而獨立。

但是大概是由於裡頭都是科研人員,冇有生意頭腦,對經營賺錢這一類不擅長。

所以他們似乎很窮的樣子。

於是每一年,他們都會拿出一些設計圖或者作品,給外界的大佬們競拍,以此賺取下一年的研究經費……

“我們給它取名為‘時翼’,寓意為時間的羽翼,能飛過時間,超越時間。”木予說起這些來就停不住,“它的效能超級厲害,速度比普通的飛機要快上1.5倍!”

“哦,真厲害。”明昭的回答有點敷衍,但目光倒是一直停留在機身上。

自動升降梯已經降了下來。

幾個人一塊站上去,往上升的同時,木予忍不住歎了口氣,“隻可惜,這元始研究院每次賣完設計圖,都能全身而退,不留下任何一點蹤跡。還有這個迷蹤大師,更是隻存在於暗網上,就算是寄東西出來,也無法追溯。”

時淵穆想到這裡,也是眸光微暗。

時家想找這個人很久了。

可是不論花費多大的力氣,都仍然是一無所獲。

飛機的內部,更是奢華精美,處處都透著時家一貫延續的高級品味。

“梅女士,你坐這裡吧,這個位置離洗手間比較近。”

木予笑著開口:“九爺吩咐過的,我將東西都給您準備好啦。”

隻見那座位是最舒服的一個,此時角度已經調整成了半躺,下頭放著舒適的拖鞋,就連她一貫喜歡看的電視劇,都已經播放在了前頭的小螢幕上。

等安頓好梅姨,木予又一邊往自己的位置上走,一邊說道:“隻可惜,近兩年也不知元始研究院得罪了什麼人,竟然屢屢被重創……就連這一年一度的拍賣會,都取消了。”

重創?

明昭心臟一縮,猛地回過頭,“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