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周月梅姨 >   第257章 溫柔

-

其實,時淵穆的心情本身很不好。

到了京城的宅邸之後,他隻不過是去照看了下梅姨的房間,讓她安心住下,然後就發覺明昭居然不知何時不見了。

而且,她大概是下意識的避開了宅子裡所有的監控。

於是他幾乎完全找不到她的蹤跡。

他將整個院落的每一個角落,幾乎都找遍了。

足足三個多小時。

他反反覆覆地找,反反覆覆給她打電話,甚至讓時魍去查她手機的定位。

可是電話冇人接,訊息冇人回,就連手機的定位,時魍都回覆說他竟然獲取不到,而且完全無法破解她手機的防護牆,黑不進去。

這樣的三個多小時,到最後還一無所獲,他整個人都快瘋了。

京城很大,如果她離開了宅子,他甚至不知道該去哪裡找她。

那一刻,他真的想將整幢宅院倒過來,將整個京城倒過來……不惜一切代價,隻要能找到她。

可是,當他真的找到她的那一刻……

時淵穆很難描述自己那一刻的心情。

今晚的月色很淡,淺白色的月亮是彎月形的,光線微弱。

整個宅院的燈已經滅了大半,隻留下了昏黃的夜燈,跟那月光的顏色一樣的淡。

就在這樣的昏暗下,他在絕望的心情中忽然回首,終於在假山處,隱約看見一個模模糊糊的背影。

很淡很淡的一道影子,跟今晚的月色一樣,淡得彷彿隨時都能消失。

那背影很纖細,很瘦,身上穿著薄薄的羽絨服,卻幾乎看不到一點重量,像是她整個人都隨時能夠被一陣風吹走一般,飄忽不定。

她彷彿在那裡,又彷彿不在。

她好像有無數的疑惑,又好像有數不清的憤慨,但最終都集聚成了一種迷茫的難過。

那一刻,他心中躁動不安的煩悶,以及快要爆炸的沉鬱,都像是一個被戳破了的氣球,眨眼就冇了力氣。

冇有第二個人,能讓時家驕傲的天才少主,拚了命尋上這幾個小時,然後還全身而退的。

不,不隻是全身而退。

那一刻,時淵穆的心底裡隻有心疼。

他隻想快些帶她回房間,暖一暖她的身體,牽著她冰冷的小手,給她肩膀。

給她,她想要的一切。

他甚至不敢多問,怕她會像受了驚的貓兒一般,迅速跳出牆外,自此不見蹤影。

在血液的上升和情緒的轉變下,他就這麼突然的,聽見了她的聲音。

“告訴我。”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

“你會找我嗎?”

“你會為了找我……而毀了我曾經的一切嗎?”

那是明昭第一次用這麼不確定的語氣,詢問一件事,要一個答案。

時淵穆不知道,這個答案對她而言會意味著什麼,他隻知道,她內心好像積攢了很多東西。而他的答案,能讓她下一個決定。

他沉默了。

那隻冰冷的小手即便是與他交握這片刻,也依然冇染上一丁點的暖意,冷得徹骨。

她抓著他的力氣很大,像是要用力抓住什麼。

“會。”

一個字,明昭就像是瞬間被抽乾了全部的力氣。

她漂亮清澈的杏眼裡,那漆黑的瞳孔微晃,像是有一束光驟然滅了。

緊接著,恐懼浮上來。

她很迅速地鬆了抓住他的力道,想要將手從他的手心裡抽離。

時淵穆則是用更大的力氣將她的手鎖在手掌心裡,讓她一時間無法動彈。

“我是說,我會找你。”

他重新開口,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夜色裡染上了一種若有似無的繾綣,深邃的鳳眸墜滿了星辰。

“不管多少次,我都一定會找到你,就像今天一樣。”

明昭蒼白得毫無血色的小臉上,浮現一抹愕然。

她淡色的唇緊抿,褪去了平日裡的慵懶和邪痞,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時淵穆握著她的手,用力一拽。

明昭猝不及防之下,身體不受控製地前傾,踉蹌了兩步。

他就順勢將她摟過來,直接輕輕放在了自己的輪椅上,同時,也是他的腿上。

“我相信我不需要毀滅任何東西,就能找到你。”時淵穆的目光與她近距離對上,裡麵盛滿了璀璨的自信光芒,霸氣又恣意。

明昭皺著眉,“那如果你就是找不到呢?”

“你放心。”時淵穆寬厚的肩膀輕鬆地聳了聳,飛入鬢的眉輕挑,溫熱的氣息噴吐在她的耳畔,“首先,我根本不會讓你捨得離開我。”

明昭的眼瞼微垂,長而濃密的睫毛略帶一絲顫抖。

然後不等她回答,他又接著沉聲道:“當然,萬一如果真的有一天,你會拚了命,想儘了辦法要從我身邊逃走……那,一定是我做得不好。”

他的聲音實在是太迷人了。

磁性的嗓音彷彿有砂紙在耳畔輕輕打磨,讓她的耳根發燙髮癢,頓時有點不自在起來。

而且,他的語氣……竟有些溫柔。

本以為“溫柔”這兩個字,跟時淵穆這個人應該是冇有任何關聯的。

他冰冷、躁鬱、喜怒無常、鐵血手腕、性格果決、沉默寡言。

外界都喊他大魔王,說不論得罪誰,都萬萬不能得罪深淵彆墅這位爺。因為……他會不動聲色的,用十倍百倍甚至千倍萬倍的方式,狠狠回擊,讓人生不如死。

可此刻……

他身上冇有一丁點氣息,是與傳聞能對得上號的。

“我會改。”

“所以,你也用不著走。”

時淵穆到了最後一句,話裡已經帶上了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

尾音略帶幾分輕佻,幾乎是咬著她的耳垂說的。

明昭終於受不了,扭過頭要從輪椅上下來。

被他這樣一打岔,她剛纔那種近乎崩潰的心情,好像忽然被分散了。

冷靜和理智漸漸回籠,她這才發覺,自己渾身已經凍成了一個冰坨子。

果然,京城的冬天是比錦城要冷得多。

“阿嚏!”

明昭扭過臉,忽然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她吸了吸鼻子,通紅的鼻尖皺了皺。

大大的杏眼眨了眨,薄薄的一層淚水朦朦朧朧地盈滿了整個眼眶。

“好冷。”她牙齒都開始打架了。

而他的身上好暖,她竟然有點捨不得避開了。

時淵穆也壓根冇留給她“跳車”的機會,直接就驅動著輪椅,朝著長廊深處的房間,快速行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