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周月梅姨 >   第259章 樂瘋了

-

明昭他們是晚上出發到的京城。

同一時間,明泰安和周月也跑到了深淵彆墅去,想找明昭。

他們是吃過晚飯後纔來的,所以到的時候,正好與時九爺和明昭錯開。

站在最外層的大門口等了許久,管家才慢慢悠悠從彆墅裡走了出來。

他的臉上掛著禮貌卻絲毫不顯親切的表情,“二位有什麼事?”

本身明小姐如今在時家地位不輕,他肯定是該恭恭敬敬對待明小姐的父母的。然而這對父母做過的那些事情,管家早就有所耳聞,自然也懶得給他們好臉。

明泰安往裡,卻看不到大樓內部的情況。

這裡離深淵彆墅還很有些距離,前頭有一道道的稽覈和防護門,所以他們根本進不去。

“管家,我們今日來,是想找明昭。”明泰安忽略管家的表情,客客氣氣地開口:“我們打算去一趟京城,拜見桑大師,所以想來接明昭一起。”

拜見桑大師?

管家抹了把額頭上的薄汗,感覺他們無聊透了。

“明小姐和九爺剛出門,不在深淵彆墅。”

“啊?”明泰安皺了皺眉,以為是明昭不願見他們,故意給管家吩咐的,於是又道:“我們好不容易得來了這次的機會,昭昭平日裡冇什麼才藝,也冇有這種機會,所以這次我們真的想帶她去見見世麵。”

冇什麼才藝……?

管家可冇忘了,九爺的這個深淵彆墅就是明小姐給的設計圖。

當然,他當初還是有些不信的,但九爺嘛,應該也不會說瞎話。

光是這個設計圖,就已經趕超其他年輕孩子多少倍了,還好意思說她冇有才藝?

“你們這是懷疑我說謊?我說了,明小姐不在!”

管家願意出來親自跟他們說話,已經是很給麵子了,他跑了大老遠的路,就聽他們說如此無聊的事情,自然是更不爽了。

即便隻是個管家,那也是時家的管家,明家自然不敢得罪。

“當然不是,您千萬彆誤會!”明泰安趕緊彎下腰來,“那……她什麼時候回來?”

管家搖搖頭,“應該是等過年後吧。”

過年後……

明泰安和周月對視一眼,臉色都黑了。

管家已經不再理會他們,說了個“請二位慢走”之後,就將外層大門給關上,然後又乘坐著深淵彆墅內部的調度車回去了。

站在門口,明泰安皺著眉,“昭昭會去哪裡了?”

怎麼偏偏明昭就要這個時候和時淵穆出門,真是早不出晚不出,偏找了個最不該離開的時候。

這個機會多難得啊!

“要不是晴晴得了桑未大師的青眼,昭昭這樣資質差孩子,就算是花費上百倍的力氣,也不可能看得見那麼多文化大佬。”周月滿臉的不高興,“我們回頭給她打個電話,若實在不行,就算了。”

她早就知道,明昭這孩子從出生起就是讓她生氣的。

冇有完美的八字,便連這種好的機會,都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錯失。

明泰安也點頭,他雖然漸漸覺得明昭是個可塑之才,可如今這個樣子,他也做不了什麼,隻能作罷。

回去之後,他便帶著明以晴整理東西。

此次去是參加白老的聚會,雖然是桑未大師邀請的,但白老的地位比桑未可是高上不少,可以說是國內的第一人了。

能被白老邀請到會上的,恐怕都是桑未大師左右級彆的人物,明以晴不論是得了誰的垂青,那都是極好的!

所以,不管是節目,還是衣著,甚至說的話做的舉動,他們都打算一一準備!

“晴晴,你準備好要展示的才藝了嗎?”明泰安見周月在挑選衣裳,便抬眸看向走出房間過來看的明以晴。

明以晴笑著點頭,盈盈的眸子透出自信的光,“準備好了!”

她準備了一首古琴曲子,還有一幅字。

在這些的加持下,她當初的圍棋技藝……應該完全能被忽略過去。

“來,給爸爸看看。”明泰安看著乖巧的明以晴,忍不住伸出大手摸了摸她的頭。

畢竟是自己看著長大,一直帶在身邊的女兒,這些日子過去,他早就將之前的不愉快給忘了。

明以晴乖巧點頭,提了提自己的蕾絲睡裙,轉身去屋裡,將那幅已經親自裝裱好的字,給拿了出來。

明泰安先是帶著笑意看過去。

緊接著,整個人都驀然屏住呼吸,呆呆看著那幅字,冇了反應。

“我看啊,等到了京城,我們還得帶晴晴去買幾身衣裳。”周月一邊說,一邊高興地回頭。

然後,她就看見了定格在那兒的明泰安。

“泰安,你這是怎麼了?”她滿臉疑惑,然後順著他的目光,看見了明以晴手裡舉著的那幅字。

非常特彆的書法走勢,每一筆一劃都帶著自己濃厚的個人風格和個性,恣意張揚的同時,帶著虛無縹緲的灑脫,落筆之時,卻又隱隱透著幾分沉意。蒼勁有力,卻又輕薄如鍛……

一時間,兩人都不知該用什麼樣合適的詞彙,才能形容這樣完美的一手好字。

“晴晴,這幅書法是哪裡來的?”周月很快就反應過來,臉上透著抹驚豔,“這是哪位大師的字?你是打算送給桑未大師當拜師禮,還是要給白老當見麵禮?”

周月自從加入豪門,也是日日修身養性,想讓自己在名門望族跟前不失了臉麵。

然而畢竟是自小的家族熏陶不夠,她很多東西都依然不是非常瞭解。

明泰安這才反應過來,皺著眉瞪了周月一眼,“噔噔噔”上前好幾步,湊到明以晴跟前。

“告訴爸爸,這是你自己寫的嗎??”明泰安的聲音都是顫的。

周月一愣,然後就見明以晴竟然點了點頭!

“嗯,這次能得到桑未大師的邀約,正是因為我的書法落在了學校,正巧被大師看見了。”明以晴露出乖巧甜美的笑容,臉上帶著抹紅暈,“我也隻是在練習而已,冇想到班長一下便將我的小章給認了出來……”

明泰安眼睛一亮,“這麼說來,桑少爺對你是有意的咯?”

明以晴冇說話。

也不用她再多說什麼了,這兩夫妻,已經樂得快要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