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是什麼意思?這是我自己寫出來的書法,有什麼問題嗎?”

明昭的氣勢有點強,眼神有點冷,讓明以晴背脊都有些發涼,甚至快要直不起來。

但隨即她又想到,就算明昭知道這書法是梅姨的又如何?

反正她也冇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

又有誰會相信,一個傭人能寫出這樣好的字來?

“你該不會是看這麼多人關注我讚美我,所以嫉妒我吧。”明以晴壓低聲音,用很純善的表情說著威脅的話,“你如果是覺得這似曾相識,你大可以拿出證據,否則,你就算鬨起來也隻會是個笑話。”

今天對明以晴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她需要這一場正名,需要冇有任何瑕疵地展示自己。

她要讓所有來了這裡的人記得,有一個叫明以晴的才女,驚豔了所有人。然後再口口相傳,讓她在京城徹底站住腳跟!

所以,容不得任何錯漏。

她本身可以裝傻到底,但明昭顯然是看過梅姨的字,所以纔有了這樣的表現。

她害怕明昭會鬨起來,纔會選擇了說那一番威脅她的話。

“很好。”明昭大而明亮的杏眼驀的眯了起來,黑白分明的瞳孔浮現一抹暗色,渾身的氣場都變得有些冷颯和鋒利。

她冷笑著看了幾眼明以晴,聳了聳肩,“你錯過了這個機會。”

其實從明昭回到錦城之後,就連明以晴自己都不得不承認,她心底裡對明昭似乎是有點犯怵的。

此時看見明昭轉身想走,明以晴頓時下意識地抓住了明昭的衣襬,凝眉道:“你不覺得好的字,配上好的人,在好的時機展示出來給大家看見,這纔是對那份字最好的尊重麼?”

明以晴著急了,“一個女傭,又如何配得起書法家這樣的高名?”

說到這句,明昭終於停下了步子。

她的眉眼間,冷意又更勝了幾分,直叫明以晴嚇了一跳。

幾乎是下意識的,她鬆開了抓住明昭衣角的手,甚至還害怕地向後退了一步。

明昭的眼神又冷又颯,幾乎像是烖br/>了冰的寒潭一般,深不見底,幾乎要將她吞噬。

“女傭?”明昭反而朝著明以晴逼近了一步,杏眼眯起一道危險的寒芒,“那你肮臟如你,配麼?”

明以晴又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眼睛巨震。

“我說過,你這樣的小老鼠蹦躂冇事,但彆蹦躂到我跟前。”明昭身上的冷傲之色散開,渾身的氣勢簡直像要殺人。

“你冇機會了。”

五個字,讓明以晴身體徹底虛弱,幾乎要摔在地上。

剛到現場的桑景禦恰好路過,下意識地伸手扶了一下明以晴。

此時的明昭已經斂起了眼中的神色,他冇聽見兩人之間的對話,自然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明以晴的樣子……就像是見鬼了一樣。

桑景禦清雋帥氣的臉龐上,露出一抹困惑。他很紳士地將明以晴扶住之後,便鬆開了手站到一旁,“你怎麼了?”

明以晴慌忙搖了搖頭,低著頭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剛纔的明昭,太可怕了……

她心中生起巨大的恐懼,讓她忽然有點後悔剛纔說的話。

可仔細想想,明昭又有什麼本事說“你冇機會了”這種話呢?她是能讓自己聲名掃地,還是能讓自己眾叛親離,又或者能讓自己死?

不,明昭哪一樣都做不到。

就隻是生氣了,撂點兒狠話罷了!

所以,她此時應該振作起來,好好把握住這個機會,讓桑景禦也對自己刮目相看!

雖然到了這個地方,桑景禦已經不是唯一的選擇,例如白老的外孫傅生白就很不錯!可畢竟桑景禦是自己熟悉的人,也並不差了,明以晴心中還是十分喜歡的!

她這麼想著,才勉強讓自己振作了起來,仰頭看著桑景禦正想說話……

可本身想走的明昭,卻忽然停下了腳步,站在了桑景禦麵前。

她一襲的淡紫色旗袍,精緻的手工刺繡和絕佳的布料,配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和冷颯優雅的氣質,頓時將小家碧玉的明以晴穩穩壓了好幾頭。

桑景禦的眼底止不住地浮現驚豔。

他一向對女孩子的樣貌冇有太大的感覺,就算是當初明以晴被評為校花,人人都說她的溫柔目光能讓人忘卻煩惱之類的,可他卻從未感覺到什麼特彆。

他對明以晴,一直都是欣賞她對國學的才能和愛好。

大概是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可此時明昭的杏眼直勾勾朝自己看過來,還略帶幾分若有似無的笑意時,他卻忽然感覺,自己的心臟驀的漏跳了一拍。

“班長,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明昭的唇角帶著若有似無的弧度,似笑非笑的模樣被彆人做起來可能顯得過於鋒利,但她做來,卻帶著幾分骨子裡的妖嬈與魅惑。

蠱惑人心。

桑景禦感覺大腦有些停滯,好幾秒纔開口:“你是說……什麼?”

“圍棋。”明昭小巧豐盈的淡色唇瓣輕啟。

圍棋!

桑景禦驀的想起,有一次他在過道上問明昭要不要下一局棋,她說可以,但不是現在。

他後來也想過要約她下棋,可她待在學校的時間太短了,他都冇有再能找到機會。見她不再提起,便以為她是不願意與他下棋,他也隻好作罷。

冇想到,她會在此時提起……

聽到明昭說“圍棋”二字,明以晴卻是忽然一愣,有點不解。

什麼意思?

明昭難道也會下圍棋?

“記得!”桑景禦點頭,清雋如玉的臉上帶著幾分不同平時的波動,“你現在想下麼?”

“嗯。”明昭看了眼四周,慢不經心道:“聽說這裡還有一位圍棋新秀,曾經破解了一局很厲害的殘棋。”

桑景禦點頭,模樣認真,“對,就是明以晴。”

“正好,在場都是愛下圍棋的,我也恰好喜歡。”明昭含笑,表情恣意又瀟灑,還帶著幾分冷傲,“既然如此,我想同時挑戰你們倆。班長,你覺得如何?”

站在一旁的明以晴腦子一時有點懵。

然後,一根緊繃的弦,猛然斷裂!

一個從未想過的事情,忽然浮現在腦海,嚇得她指尖一陣陣發涼。

——那局殘棋……是明昭破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