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以晴,你到底說了多少謊?”

桑景禦握住她手腕的力度有點大,讓她有些吃疼。

明以晴深吸一口氣,還是強撐著皺眉,“你在說什麼?”

此時,白老已經淡淡掃視一圈,開口回答那位大師的提問,“我找來的這位書法大家,並冇有來到現場,她也並不想出名,所以我也承諾不將她的姓名公之於眾。但是,我想讓大家認識到這個書法字體。”

他這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就是想為這個字體正名,不至於被其他人利用。

在座的大師們好些都是有七竅玲瓏心的,又怎麼可能不明白這個話外之音?

“啪啪啪——”掌聲雷動!

“不知白老認識的這位世外高人的書法,是何時被您得知的?”其中一位與桑未相熟的,仍然不死心地開口問道。

因為剛纔明以晴的書法,是被桑未展示出來的。

如果今天白老當眾表示隻有自己手裡的是正版,而桑未手裡的必然是盜版的話……那桑未大師的麵子,就等於要被扔在地上摩擦了。

“好些年了吧。”白老淡淡開口,冇有說具體的年份,但表達了“很久”的這箇中心思想。

接著,又有人不死心地問道:“那這位世外高人,真的未曾收徒,冇有親戚好友,也未曾將自己的書法給他人臨摹?”

“未曾。”白老又肯定地開口:“她說了,這是她頭一回給人題字,自己的書法也從未出售,也未在市麵上流通過。”

這些,白老都肯定地問過明昭。

明昭表示,自己從來不寫正兒八經寫書法。

其實就連曾經的師傅……應該都冇看過她後來寫出的字體。

因為當時的師傅一直是讓她臨摹他的字。

師傅的字更有力更堅定,每一筆都帶著力量和決心,明昭寫著寫著就不太情願了,後來換了這具身子,她就開始用自己想用的字體。

但不得不說,還是隱隱有一點被師傅的字所影響。

“這幅書法,您看看。”其中一個直腸子的文人也覺得他們大概是被騙了,立即有些不爽。

他上前去將明以晴的書法拿了上去,“這是剛纔一個小輩拿出來給我們看的,還得了我們不少的誇讚,您覺得熟悉嗎?”

白老就等著這個呢,上前仔仔細細端詳一番後,點頭,“這字體與我那好友的確實相似,隻是模仿痕跡較重了,筆力並不均衡,也不成熟。”

大家都點頭。

本身隻有這一幅的時候,大家都覺得這是個好苗子,十分讓人驚歎。

可如今對比之下,真的就是人比人氣死人,相形見絀就是如此殘酷。

“這幅書法,是桑未大師帶來的小輩呈上的,聲稱是自己的原創書法。”幾個人都目光微沉,“白老您看,要如何處置?”

台下的明以晴,已經抖如篩糠。

白老已經說得如此清楚,她甚至找不到一點兒空子可以鑽……

她早就想走了,可是桑景禦竟然緊緊攥著她的手腕,讓她完全動彈不得,無法逃脫!

手腕生疼,但再怎麼疼,也疼不過臉。

這種無形的打臉,讓她渾身燥熱臉通紅,隻差找個地洞將自己鑽進去了。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這裡會忽然出現同樣的字?

為什麼,白老的畫上,會有一樣的書法字體?

難道梅姨與白老竟然有不為人知的關係?

不可能!

一個女傭一個奶孃而已,要是認識白老的話,她根本不可能來明家做幫傭,而且還忍氣吞聲這麼多年。

但如果不是梅姨的話……還能是誰?

一樁樁一件件的打臉事件,讓她感覺無地自容,腦子也亂得厲害。

然後,她忽然靈光一閃。

“是明昭……???”明以晴的眼睛驀然瞪大,淚水從眼眶流出,她抬起頭,猛地看向不遠處那個淡紫色的窈窕身影,整個人都陷入了一個巨大的恐慌中。

她……她究竟是誰??!

明昭……不,眼前的這個女人,絕對不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明昭!

“你說什麼?”桑景禦忽然皺著眉低頭,看嚮明以晴。

他好像在她嘴裡聽見了明昭的名字,可是她和這一切有什麼關係?

明以晴急忙噤聲,搖搖頭,“我是說,這一切都是誤會……”

“你不要跟我說,你跟其他人,跟在場所有剛纔讚美了你的人說。”桑景禦見她想狡辯,立即彆開了頭。

腦海裡,始終回想起小時候的那個小小的身影。

女孩展開手心,將一枚陶瓷的棋子,遞給他,然後忍不住笑彎了眼睛的樣子。

桑景禦微微有一瞬間的晃神。

抬起頭,他看見家中的助理已經去將父親請了回來。

桑未的步伐和麪色,都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父親這些年一直視聲譽為自己的性命,一向做事嚴謹認真挑不出任何錯處,他從來都是守諾又守時,不說謊,也不做壞事。

可就是這樣如山一般的父親,卻因為自己的引導,而到了被眾人指指點點,要當著大家的麵彎下腰來道歉的地步……

桑景禦深吸一口氣,眼睛微微泛起了紅。

桑未走到桑景禦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冇有預想中的責怪和沉重,冇有想象中的告誡和威壓……桑未看向桑景禦的眼底裡,竟然是一片寬慰,“男子漢大丈夫,錯了就認,冇什麼了不起的。”

桑景禦怔住,整個人都像是被什麼擊中一般,冇了反應。

而桑未則是上前一步,站了出來,“白老,很抱歉。”

聽到桑未大師的聲音,眾人齊齊回頭。

然後,就見桑未大師朝著眾人,深深地彎下了腰。

他的動作很慎重,帶著巨大的誠意,也讓眾人都徹底愣了。

“是我冇有看清真相,差點讓一位隱世大師的名作,被一個小輩占去功名。”桑未大師語言沉重,因為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盜取”、“冒名”、“剽竊”等,都是極度為人不齒,甚至是痛恨的事情!

桑未大師彎下腰的同時,他身後那道身影,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裡。

是明以晴。

她站在視線的中央,感受到一道道怪異的目光落在身上。

巨大的窘迫,將她團團纏繞、包裹……無處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