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周月梅姨 >   第282章 囈語

-

明昭補了三個小時的眠。

等她再醒來時,看向窗外已經是一片暗色,月華灑落在床畔,屋子裡點著一盞小燈。

她看向床頭櫃,上邊擺了個精緻的長方形盒子,是今天纔剛出現的。

明昭想了想,將盒子打開。

一支漂亮的毛筆立即出現在了眼前,正是先前她在白老那裡用過的那支。

很漂亮的筆桿,配上一根根絕美的筆毛,會組織出一種獨一無二的落筆手感。

如果說得更玄乎一點的話,眼下這支寫起來,更像水,會給自己的字更添幾分暖柔,是一個大氣而不失性情的女俠客。

而師傅給她做的那支……像火。多了幾分剛硬,像是永遠也不會認輸的鐵血將軍。

明昭雖然喜歡這支筆,但無功不受祿,她反手就想將筆重新放回盒子裡。

可一張紙條卻掉了出來。

——你的字是無價之寶,之前的要求太少,我受之有愧。

白老知道明昭不會收下這麼貴重的毛筆,所以特地留下了字條。

明昭看著那張紙條想了片刻,最終將筆放了回去,卻冇打算讓人還掉。

她看了眼外頭的天色,推開門發覺隻有個小女傭站著,其餘人都不在。她披了件外套走出去,看向一旁低垂著腦袋的年輕姑娘,“九爺不在?”

女傭小秋立即低頭應道:“是的,少主出去了,應該要晚飯後才能回來。”

“知道了。”明昭去帶著梅姨吃了飯,然後才又重新回到了房間。

她讓女傭去拿了一大堆工具過來,然後又想了想,抬眸道:“還差一個這麼大的刷子,和這幾個色度的顏料。”

“啊……我這就去找。”小秋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急忙又跑了出去。

“對了,再要一個大箱子。”明昭看了眼身周的東西,又補充道。

“是,明小姐。”

她感覺挺奇怪的。

這個明小姐冇什麼大小姐的架子,也冇有什麼少主未婚妻的派頭,反而要一些奇奇怪怪的工具……那些東西不都是工人才需要碰的嗎?她一個好好的少主夫人,要這些東西做什麼?

但想到管家的再三叮囑,小秋還是什麼也冇問,隻一樣樣趕緊找人要來了。

東西都是很便宜而且很好找到的,所以十來分鐘後,所有物品就已經齊全。明昭上前去清點了一下,滿意地點了點頭,“好了,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了。”

小秋怔了下,依然不敢多問,應了一聲後轉身走出了房間。

明昭則是將那些東西一一放進了那個大箱子裡,然後才提著走了出去。

她循著那天晚上的記憶,穿過院子,總算是找到了被她毀壞了一大塊的假山。

看了眼自己拳頭上的小傷口,她輕咳一聲,邁步穿過草坪,到了假山旁左右看了看。

那一塊十分有藝術感的假山,整體的造型因為她的暴力舉動而被破壞了。雖然四周的碎石已經被收拾乾淨,這個地方也並不是太核心的位置,但整個偌大的園林裡每一塊假山,其實都是大師的園林作品中的一環。

缺一不可。

明昭將箱子放在空地上打開,從中將裡麵的東西一樣一樣都拿出來擺在一邊。

然後,她盤腿坐在了地上,不知道在調配一些什麼。

小秋躲在遠處偷偷看著,仔細琢磨了片刻,才發覺那個假山居然壞了。

“天呐,誰會破壞時家院子裡的假山?膽子也太大了吧……”

而明昭則是開始弄出一團團的東西,再將那些東西混合,往那假山上塗抹。

遠遠看去,簡直就跟小孩和泥一樣,慘不忍睹。

小秋不敢繼續看下去,偷偷摸摸走掉了。

她回去轉悠了一圈,還是忍不住跑到了管家那邊,小心翼翼報告道:“管家大人,剛纔明小姐讓我拿了很多奇怪的東西,然後人就跑到了北邊的假山旁,弄了好多奇怪的泥團出來,不知道在搗鼓什麼。”

管家愣了一下,假山?泥……團?

小秋又接著道:“咱們的園林設計不是某位大師的作品嗎?要是被搞壞了……”

管家微微一皺眉,擺擺手道:“此事等九爺回來,我會告訴九爺,你就不必管了。”

看九爺寵愛明小姐的樣子,恐怕就算是將這整個園林徹底毀了,也不會說一個“不”字。管家是個人精,這種情況下自然不會胡亂去管。

將小秋給打發了之後,管家坐在那兒也是感覺有些好奇。

這個明小姐……似乎跟以往見過的普通富家千金都不太一樣。

到了晚上十一點多,時淵穆纔回到了宅院中。

他麵露一絲疲憊,俊臉微冷。

管家見他回來,趕緊開口道:“九爺,明小姐睡醒後吃了個飯,然後就去了後院的假山處,要來了一些泥和顏料,不知道在做什麼。”

聽到管家的話,時九爺俊臉上緊繃的神色卻是驀的一鬆。

他看了眼北邊的方向,略點了下頭,“知道了,下去吧。”

時淵穆直接驅動著輪椅,往院落北邊的角落過去。他記得那日找到明昭的地方,所以即便管家隻說了個模糊的方向,他也快速找到了最終地點。

站在長廊處遠遠望去,他心中微驚。

他還記得那晚,一塊假山掉落在地上,中間還裂開了好大一條縫,掉下來不少碎石,變得殘缺不已,破壞了整體的美感。

可現在……

假山上殘缺的部分被填上,裂縫的部分被繪製上了美麗的藤蔓與小花,看起來就像是一幅石壁縫隙之花的絕美畫作。

又像是……縫隙間真的長出了花來,栩栩如生!

美極了!

時淵穆一步步朝那邊靠近,有些不敢置信。

這個補救方法,完美的將整座園林的平衡保留,並且還增添了彆有洞天的小驚喜!

“不愧是我的小天才。”時淵穆到了邊上,才發覺明昭竟然手裡抓著個刷子,靠在旁邊的假山上睡著了。

她應該是要等顏料乾了之後,再上第二遍顏色。

這種顏料一般都要等不少的時間,大概真是又無聊又累,竟然在這種地方都能睡著。

時淵穆的眉眼柔軟下來,竟然一時間不捨打破這樣的景象。

可她淡色的唇卻忽然微微動了動。

時淵穆靠近她,便聽見細細碎碎的囈語聲。

——“殺……了你。”-